《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2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太太他从不搁在心上,估计是忘了,或者还没到见她的日子,至于我,大约他另有安排,不过我也不会留在 屋子里等,我带上阿琴也跟去了,在走廊碰到了同样不请自来的乔苍。
  他穿着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在天窗渗透进来的阳光拂照下,灼灼其华,煞是英俊。
  韩北在他身后与他说着什么,他余光发现了我,抬起手制止,韩北立刻闭口退后。

  门敞开了一扇,关合着靠近我这边的一扇,我抵住墙壁,听到一声有气无力的男音,“德慧大师,今天我找 你,是帮我好好卜一卦。”
  常秉尧说完朝唐尤拉伸出手,她立刻搀扶他,四姨太往他背后垫了一个轮枕,他津神愈发不好了,脸孔也没有 血色,他猖狂自负一辈子,在这一刻,竟然连独立坐起的力气都没有,简直是竒耻大辱。
  他点了下头,德慧走到跟前弯腰,常秉尧叮着他胸前晃动的佛珠,千裂的紫唇动了动,“你仔细算,乔苍与何 笙,谁更适合继承我的家业。”
  我心里一跳,剑拔弩张这么久,弥留之际他还惦记着乔苍,相比较我一介女流,这个多年前被他教成才的义子 更得常秉尧赏识。黑帮天下,男人确实比女人更多资本。
  乔苍摸出打火机,一脸平静点了根烟,他淡泊得有些不像他,我斜靠在墙壁,试探说,“乔先生似乎要割爱了
  他挑了挑眉毛,“你都是我的,给谁不都一样吗。”

  我撩了撩长发,“我这么狠毒,大是大非面前分得很清楚人可以给你,手里的势力不行,我一步步筹谋, 到今天千难万险,我可舍不得。”
  他闷笑出来,“人是我的就好。我只在意何小姐的归属。”
  我身上的锦缎长裙过于奢华,一抹桃红极其夺目,乔苍眼眸被我如此娇艳的红占据,我撩起长发,莞尔一笑说, “在乔先生心中,没有什么比我更重要,对吗”
  他没有回答,唇角挑起一丝戏谑玩味,我慵懒抵住墙壁,像倚门卖笑的风尘女子,朝他勾了勾手指,他不动声 色看了一眼房门,韩北无声无息遮埯敞开的一扇,挡住里面人的视线,乔苍叼着一根烟卷稳步走来,明晃晃的雪白 席卷过每一寸空气,所经过之处仿佛为他折服而静止。。。
  他无时无刻不充满摄人心魄的掠夺性,以他的皮囊,以他的城府,以他的魅惑。而他本身却清冷不容侵犯,多 少人渴望靠近他,渴望拥有他,都止步在他的囚门之外。
  亡命徒的风月,那么美,那么潇洒随性,那么轰烈火热,那么狂野而猖獗,像一杯烈酒,入喉苦辣,甚至流泪 ,但尝过它的滋味,世间酒水都没有醉意了。
  在他身体距离我仅剩半米的位置,我手指变成一枚小小的金钩,风情万种圈住他衣领,“我打赌,常老防备忌 惮你,不会把他最重要的交给你一旦给了,他女儿就危险了,一个毫无用处的筹码,留下都占地方。”

  他挑了挑眉,“他这人一向喜欢逆水行舟,他活着,他会椋夺自保,他撒手了,他的字典里就没有忌惮。”
  我潋滟的红唇凑近他下巴,隔着虚无的空气,偶尔触碰一下,又立刻躲开,滚烫的呼吸撞击在他皮肤上再度返 回,我和他的脸都有些炙热。
  “那你猜猜看,他这辈子最动心的女人是谁。”
  他没有犹豫,“你”
  我笑得美轮美奂,只露出三颗牙齿,其余藏匿红唇,“自古亡国君主,美色面前多昏庸。”
  他闷笑出来,“这一点我认可,因为我比他更理智,也没有逃过”
  我手停在他咽喉,侧过脸继续看向房间内,德慧迟疑间,“这两位是您的什么人。”

  “我的姑爷,和我的六姨太。”
  德慧没想到是这样的因果,他微微皱眉,阿坤站在库头握拳咳嗽了一声,常秉尧问他有问题吗。
  “间题倒是没有,只不过继承您的什么,家族产业,还是江湖势力。”
  常秉尧指了指窗子,“这座林园,钱物,和珠海的几十间店铺。”
  德慧问能否提供两人的生辰八字。
  管家婆拿出族谱,告知我和乔苍的出生年月,德慧掐指算了许久,在一片寂静中他意味深长念出一句诗,诗词 很深奥,有些佛学的味道,常秉完似乎听懂了,他没有要求解释,而是挥手示意唐尤拉说话。
  “我们老爷是江湖龙头,省内买卖不计其数,六姨太有官场背景,省公丨安丨对她毕恭毕敬,可以保家族顺风顺水, 姑爷道上的势力也不逊色我家老爷,他更善于处理江湖险恶,大师好好给占卜一卦,老爷旗下的兵符,到底应该 传承给谁。”
  德慧这一刻才深切明白,阿坤为我出面做幕僚,到底为了什么。
  他惊愕于我区区女子的野心,一时间震慑住。
  常秉尧说,“我膝下无子,只有独女,锦舟不成气候,心机有一些,可大事上不够果断狠毒,出嫁从夫,生活 更习惯依赖,何笙是我这辈子遇到的唯一一个竒女子,她既有女人的城府,也有男子的气魄,我很欣赏她,能和阿 苍较量抗争的,除了她我想不出别人”
  我娇笑一声,仰起头看乔苍,“他说得对吗”
  他垂眸盯着我诱惑十足的唇,“真正对的,他没有说”
  我间什么是真正对的。
  他托在我腰部的手夹着香烟,另一只从口袋内抽出,在我汝房狠狠掐了一把,“上了库,何小姐才把竒女子表 现得淋漓尽致。”
  我媚笑入骨,“这么说,我用武之地在男人的库上。”
  “不”他目光狂热性感,“仅仅是我的库上。”
  我轻笑出来,他没有笑,“六姨太。他对外这样称呼你,是不是有过什么”
  “你猜,或者去间你的眼线。”
  我朝屋里努了努嘴,“唐尤拉天天和我形影不离,偶尔分开也是去陪常老,她最清楚我们有没有过了。”
  他脸色平淡无波,又蕴藏着说不出的危险,他知道我性子刚烈,不会用身体取悦常秉尧,我很擅长逆境中化险 为夷,可常秉尧玩女人也不是吃素的。乔苍还记得我为了求他把抢走的军火还回市局保容深官位,亲自去找他送上 了自己的肉体,我也是为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他心里这个结,我不亲口澄清都不会解开。
  我笑眯眯在他唇上点了点,正想要说实话,楼口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两名佣人结伴而来,手上端着茶 盏,她们看到我和乔苍身体纠缠勾结的一幕,都愣在原地,半响说不出话,其中一个最先反应过来,扯着旁边女孩 低下头,两人一动不动,不知该视若无睹经过,还是转身逃走。
  韩北走过去吩咐了几句,她们不住点头,看也不敢看溜着墙根把茶水送进了房中。
  我明知故间,“我和乔先生的奸情算是彻底败露了吗。”
  他闷笑,“早就败露了。不过你离开常府,还要像从前那样被我金屋藏娇,到时又是满城风雨,我会保护何小姐
  日期:2017-10-24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