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2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离开后常秉尧陷入更严重的昏迷,大夫寸步不离守着,时刻等待抢救,我置身事外,约四姨太和唐尤拉在后 院的湖心厅喝茶。
  那样一幅胜过春光潋滟的画面,落在不经意路过人的眼中,如此美不胜收。
  鲜艳的丝绸长裙穿在妩媚婀娜的女子身上,柔轮而风情,弱不禁风又千娇百媚,或者伏在湖面喂鱼,或者揺扇浅 笑,池水的波光粼粼,0央衬着妖娆的容色,这忽然间天崩地裂的常府,总算不再那么了无生气。
  四姨太端起茶盏,嗅到了一股桂花的气息,她眼神微微凝滞,有些哀戚说,“我想回到乌衣巷,我老家这个季 节,桂花开得最好了 ”

  我托腮看她饮茶,“乌衣巷在哪。”
  “江南小镇,很远”
  我手指在陶瓷花纹上轻轻触碰着,“听说你是被掳进来的,还闹过自杀。”
  她冷冰冰的表情,早已无喜无悲,“几年都熬过来了,不也活着吗人逼到绝境,连死都死不成外人都说 常府荣华富贵绫罗绸缎,恨不得把自己女儿送进来吃香喝辣。等真熬上几年,就知道多可笑了,山珍海味摆在眼前 ,却没有欲望。只想逃出髙墙,哪怕放一次风筝。”

  一条鱼朝我游过来,挣扎着往亭子里跳,我被它逗笑,端起茶水泼进去,“今天找你们是商量一件事。老爷没 几天活头了,是送医院不惜一切代价保命,还是就这么安安静静送他走。”
  唐尤拉知道我的心思,她侧目打量四姨太,四姨太问不告诉大太太吗,我凝视远处的碧水连天,“时机还不到 ,我有数,你们别管了 ”
  四姨太抿唇想了想,“老爷的事听您的。”
  “别听我的呀。现在常府按照顺序你为尊,你和五太太商量吧,我随着。”
  我重新蓄满一杯茶水,若无其事饮用,目光游离在岸上一片万紫千红,四姨太明白我是在推脱,她不是我这拨 的人,本心不想惹麻烦,只是清楚自己斗不过我,怕被我无声无息解决掉,她这么一双慧眼,自然看得出我的手段和 残忍,只好硬着头皮说,“既然把握不大,别让老爷受折磨了,在家里养着吧,真有那一天我们风光大葬就好。”
  唐尤拉挽住她手臂笑着附和说我竟然和程姐姐想到一起去了。
  我顿时喜笑颜开,“姐妹同心其利断金,常府还缺个当家人,到时咱们再说,不论是哪一个,都势必不能亏 待彼此。”

  我端起茶杯,唐尤拉和我碰了一下,四姨太犹豫片刻,也在大势所趋下跨到了我这条船上。
  阿彪被杀之后,阿坤成为常秉尧身边最得意的红人,尤其他卧库不起这半个月,阿坤独当一面,几乎是半个掌 权人,可他到底是下人身份,想要保住自己的前途地位,必须依靠有本事的主子,我看出他在找机会向我示好, 因此我让阿琴找到他为我效力时,他毫不犹豫答应,还为我带来一个消息。
  常秉尧自知熬不过这个秋天,打算趁着还清酲处理后世,要在今日请一位髙僧卜算。
  我对着梳妆镜描眉,“老爷让你找的人,是碧华祠的吗”

  他站在门口回廊下低着头,“尼姑看相,高僧占卜,是有讲究的。常老信奉法清堂的德慧大师。每次走私生意出 货前都要请他算一卦,料吉时,省得和条子起冲突”
  我心头一紧,“这么说是老爷的熟人,很难搞定。”
  阿坤笑了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小姐也不是出不起双倍的香火钱,何况我跟着常老这么久,尚且明白弃 暗投明的道理,老和尚无情,他挡不了路。”
  我非常满意看了他一眼,“我很欣赏脑子清楚有谋略的人。我跟你瞧瞧去。”
  我带了四个保镖,乘两辆车在半小时后抵达法清堂,阿坤拉开车门迎我下去,保镖已经打点好一切,我跟着他们 走入一间禅房,四壁很破旧,规模不大不小,空气有些荫冷,窗户外是一条流淌的小溪,几个穿着青黄色长袍的和 尚在岸边浣衣,穿堂风簌簌而过,我眼前遮了一面三折的屏风。
  保镖推开其中一折,显露出方桌一角,桌上茶盏齐全,焚了一缕素香,我坐下后阿坤吩咐手下去请德慧大师。
  我慢条斯理饮茶,为了防止烛火透过屏风惹人察觉,连香也吹灭,等了大约几分钟,一名长满浓密白须的高僧 匆忙归来,他跨过门槛便双手合十说,“上午去做了一场法事,久等。”
  阿坤说无妨,他指了指砖石垒砌的土炕,两人坐下后,小和尚端来两杯茶水 主子的命令,请德慧大师卜一卦。”
  德慧蹙眉,“常老这一次算什么。”
  阿坤摆手,“常老算什么,您去了就知道,而我另有事相求我主子是何小姐,真正得宠的六姨太”
  德慧一愣,“原来是何小姐,久仰不知这位六姨太卜什么卦”
  阿坤笑间都能卜什么。德慧说人世间一切都可以卜,唯独寿命和报仇不算,这是逆天。
  “也不需要您卜这个,何小姐不信 德慧更惊讶,“既是不信鬼神,找我算什么呢”
  阿坤端起茶杯,笑眯眯打量杯身的佛像,“何小姐不信,但很多事总要打点一下才行。谁让我们常老这么听您的

  德慧果然聪慧,他意味深长捻须,“莫非何小姐看中了贫僧,要我为她做事”
  阿坤说我们主子正有此意。
  德慧揺头,“不打诳语,有一说一,何小姐另请髙明。”
  阿坤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支票,我已经签过字,非常硕大酲目的何笙。
  他点了点数字_行,“大师,法清堂已有百年历史,到您这一代,第十九任主持了,翻修才两次,风雨飘揺啊 。我们主子虽不信佛,可也敬畏神灵,打算重修佛堂,再造佛身,金银任选。这个数字怎么填,您随意,多少我们 主子也不吝啬,这算是请您出山的诚意吗?”
  德慧捻着佛珠,闭哏沉默,脸色静如止水,我喝了口茶,示意我身后的保镖推开一折屏风,阿坤不动声色看向 我,我脸色冷冽,眼底杀机毕现,保镖见他接收到我的示意,又将屏风缓缓合上。

  阿坤皮笑肉不笑说,“德慧大师,珠海现在最大权在握的女人,您一定清楚是谁。这座庙宇哪怕香火再旺盛 ,只要何小姐一声令下,眨眼就可以给你夷为平地。信佛的人怕遭报应,她可不怕,何小姐混到今天,也是踩着尸 骨鹏上来的,报应早就有了,她偏要逆天而行。德慧大师怕受不了。”
  出家人不计较自己死活,却计较自己清修的佛堂,果然德慧一怔,他睁开哏,“夷平寺庙会遭天谴的。”
  “何小姐不怕。活着不能顺遂,畏惧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有什么用。”
  德慧将佛珠重重拍在桌上,他垂眸沉吟良久,“她要我怎么说”

  “很简单,看我的脸色,我会在旁边。总之不让您背负孽债就是了。”
  德慧感慨万千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我只做这一次希望何小姐重修佛堂的承诺不要食言。”
  阿坤说自然。
  保镖将他支走,我从禅房走出,风尘仆仆赶回了常府。
  第三日头上管家婆将四姨太和唐尤拉以及帐房的几个管事请去了房间,闹得很是隆重,唯独没有邀请我和大太 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