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0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副班长伍国心到处转着催促新兵们动作快点,他是有些特殊的,一般来说,资格老的班长都不怎么管事,主要是副班长在做,也算是给副班长锻炼的机会。他都会在熄灯之后新兵们都躺下了检查完内务卫生,再抹黑洗澡。新兵连的副班长是蛮辛苦的。
  他下巴抬了抬对钱多多说,“放着吧,来不及了。”
  钱多多哦了一声把脸盆放好,伍国心说,“摆好!和别人的脸盆成一条线!”
  钱多多赶紧的调整好。
  李少东笑着走开,去拿了拖把把地板拖了一遍。
  伍国心拽住钱多多说,“我再说一遍,要答是,哦哦哦你哦个屁啊哦,你当你还是老百姓。”
  “是!班副!”钱多多站直了答。
  动作快的这会儿已经把小板凳摆好,把迷彩服叠成豆腐块,和小板凳的边沿成一个面摆好,然后床坐着用活络油擦双臂双腿按摩几下,一边低声交谈着,莫家伟压着声音说,“哎,咱们班长的吊真大,狗-日-的。”
  马启才放下了心事轻松了不少,打着眼神说,“别乱说话,小心班长搞你。”
  莫家伟缩了缩脑袋继续忙活自己的了。

  马启才低声说,很激动,“今晚开始咱们要岗。”
  “是吗?太好了!”莫家伟精神一阵,当兵不是为了站岗放哨保家卫国吗。
  “一会儿肯定会通知。”
  果然,他话音刚落,刚洗澡出来的邵强被跑进来的连部通讯员拦住,道,“七班长,连长通知所有班长到会议室开会。”
  邵强赶紧的穿了衣服出去。
  很快要站岗的消息都传开了,第一次站岗啊,新兵们一个个都非常的兴奋,因为那意味着可以摸枪,还能带着站好久的岗哨,怎么会不兴奋!
  莫家伟握着一根木棍心无可恋,他此时太冲动,太想揪住连长的衣领质问老子裤子都脱了你给我这?
  说好的荷枪实弹呢,说好的95步枪呢,说好的威风凛凛呢,全他妈被手里这根烧火棍给浇灭了胸腔里的热血。

  没错,是木制步枪,简称木枪,三八大盖的造型,是个后拉栓膛的全手动步枪的造型。
  站岗放哨居然使用的是木枪!
  伍国心的木枪枪口朝下戳在地面,两手搭在枪托尾端,笑呵呵的看着莫家伟一副便秘似的样子,心情是很不错的。但凡看到有人正在步自己后尘承受自己曾经承受过的感受,都会有特别的快感。
  “班副,不是吧,站岗发个这?”莫家伟是忍不住吐槽了,“用这玩意儿杀敌,这不扯淡吗。”

  简直匪夷所思啊,不发子丨弹丨你给配把真枪也行啊,木枪算怎么回事。
  伍国心笑着说,“没让你空手不错了,你看我不也是木枪。”
  “唉……”莫家伟长叹一声,又满怀希望地说,“那什么时候给配真枪?当个兵连枪都不给配也太……”
  “你急什么急,废话多,你要真有能耐,木枪也能杀敌。”伍国心道,“为什么不给你配真枪,你们新兵本来是下连后才能安排站岗的,这不是为了防备小偷,你连木枪都摸不到。”

  “木枪怎么杀人,还没西瓜刀来得好。”莫家伟说,班副总是班长更好说话,平时兵们和班副说话更放得开没那么多顾虑。
  伍国心说,“熄灯前排长说的话你没用心听啊,驻地周边出现了职业的偷盗团伙,听说手法很专业,很多地方都是失窃了,县政府停车场都被偷了车。”
  莫家伟没放在心,道,“这么厉害,再厉害也不敢到咱们部队来吧,怼不死他们。”
  “谁知道,来了更好,活动活动筋骨。”伍国心做着舒展运动。
  莫家伟忽然的认真问,“班副,不会真的敢进部队偷东西吧?”
  “那可没准。”伍国心说,“听说早些年出现过小偷溜进来偷菜,丢了好几麻袋的包菜。”
  “不是吧?怎么可能。”莫家伟压根不信,还能从部队这里偷到东西。
  伍国心无奈地说,“岗哨早发现了,可你没办法啊,都是附近的穷老百姓,你打不能打骂不能骂,几颗包菜,眼睁睁的看着被背走了。”
  莫家伟跟小孩子听童话故事一样充满了兴趣,“还有这事,那这么算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回头到炊事班领了种子补呗。”伍国心耸耸肩说。
  一些老百姓也的确如此,仗着当兵的不会动手总溜进部队里偷东西,偷菜算了,居然还出现过偷小锹小镐这些的。那不行了,那说什么也是属于装备器材,坚决不能丢的。
  这样打击了几次才消除这样的现象。

  “不过你得打起精神来,面这么重视那伙偷盗团伙,说明这个事情不简单。”伍国心严肃地说,“我从来没遇到过为了应对小偷小摸这样来加强岗哨的,连你们新兵都用了。”
  莫家伟让伍国心的严肃样给吓到了,忐忑地问,“班副,他们,他们不会有枪吧?”
  伍国心摇头,“不知道,可能有。”
  莫家伟打了个冷颤,嘴唇都发抖了。
  “也可能没有。”新兵蛋子被吓得脸都青了,伍国心很开心。
  莫家伟很严肃,低声说,“这要是遇了,怎么办。”
  伍国心抖了抖手里的木枪,道,“你不也有枪吗?”
  “这?木枪??Are you kidding me?”莫家伟瞪大了眼睛。
  伍国心两眼一瞪,“**** you 菊花!怎么跟班副说话呢没大没小!班副也学过英语!”
  莫家伟汗颜,道,“班副,不开玩笑,真用这玩意儿啊?”
  “木枪怎么了?”伍国心瞪眼说,“木枪也能杀人,别说木枪,咱们连长有根鞋带都能杀敌!”
  “可,可这也太玩笑了吧,歹徒那边是真家伙,咱们这……冷兵器也不算吧,怎么打。”莫家伟苦着脸说,“我可不想才来一个多月光荣。”

  伍国心看差不多了,笑着拍了拍莫家伟的肩膀,说,“行了,你看看咱们的位置。”
  他指了指十几米开外的营房,道,“在营房边,胆子长了毛的贼也不敢跑到这里来。看见那兵器室没有,一分钟之内,我敢说所有的骨干都能把枪给配齐了,你还怕打不过。”
  “小同志,我跟你说啊。”伍国心拍着身的迷彩服,道,“这身衣服是最厉害的武器,你是手无寸铁,我也敢保证没有人敢拿枪指着你。”
  莫家伟半信半疑,“真的?”

  “放心吧,踏踏实实站岗。”伍国心笑道。
  雨萧萧风淅淅,忽然的下起了小雨。
  冬天南方的天总是这么的任性,要么一连的几天阴沉沉的是不落泪,要么是偶尔的总在你不注意的时候飘洒下了细雨,绵绵无声的,夏天暴躁的雨来温柔太多。
  “你在这看着,有人来记得喊站住问口令,我回去拿雨衣。”伍国心抬头看了看黑洞洞的天,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