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5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长的脸色就不好看了,“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关注一下?”顾秋就在心里暗自琢磨,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又扯到阳书记大儿子身上了?
  自己是真的没有关注阳书记儿子的事,听到秘书长这么说,他只是隐隐觉得,这个事情莫非与宋清珍有关?
  秘书长叹了口气,“好吧,今天晚上的谈话就到这里。等你明白了我们再谈。”
  顾秋只得站起来告辞。

  在回去的时候,又碰到宋清珍。
  也不知道她要去哪,顾秋在宾馆的大厅里看到她,她也看到顾秋,只是笑了下,出门了。
  顾秋回到房间,心里就在琢磨秘书长的话。
  这什么意思?
  刚才秘书长批评自己不关心领导,难道阳书记的大儿子出什么事了?

  琢磨了一番,看到时间还早,就给杜小马打电话。
  杜小马听说顾秋问阳书记儿子的事,杜小马说,没听说有什么事啊?
  阳书记的儿子,女儿,一直都不在南阳,他们的事情,杜小马又哪里知道?
  他就问顾秋,发生什么事了?
  顾秋说没事,我随便问一句。
  看来这事,只有求二叔。

  二叔这会,肯定没有睡,接到顾秋的电话,他就笑了,“你小子倒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打电话给我了,说吧,是不是遇到了难题?”
  顾秋道:“我想知道阳书记家那个大儿子的情况。”
  二叔哦了一声,“原来是这事,他有三个儿女。二男一女,女儿是第二个,大儿子在几年前丧妻,他的小孩都有十几岁了。”
  听到这句话,顾秋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想明白了,他就苦笑。
  搞了半天,今天晚上这客请的,可是要自己去做媒啊?
  二叔问,“为什么突然问这事?”
  顾秋说我也就是好奇,打听一下。

  二叔道:“老阳马上就要退了,他退下来,应该去京城休养。南阳的情况就难说了。”
  顾秋道:“杜省长就没有机会上去?”
  二叔摇头,“那是一个未知数。多少双眼睛盯着南阳,不要说他杜一文,一般弱势一点的家族都没有机会。”
  当然了,省委一把手这个位置,那可是不说着玩的。一方大员,有多少人能爬上这个位置?

  省长和省委书记,看似平级,实际上,还是有很大差距的。顾秋听说杜省长又无缘上去,不禁在心里叹息。
  不过这也正常,他刚刚上任才担任了一届省长,估计要连任二届或许有机会。
  跟二叔谈了一阵,顾秋又回到刚才这个问题上。
  阳书记居然有这打算?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笑了。要是宋清珍知道这事,还真不知道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门,顾秋喊,“谁?”
  “是我,宋清珍!”
  顾秋这才过去开门,看到宋清珍站在门口,应该是刚从外面回来,顾秋就喊她,“请坐!”
  宋清珍道:“你还没睡?”
  这才九点,顾秋一般都没有早睡的习惯。给宋清珍倒了杯水,两人在沙发上坐下来。宋清珍说,“我是想跟你请个假,明天回老家一趟,把孩子接过来。”
  顾秋心里正琢磨着,怎么跟宋清珍开口呢,他就说了句,“我看孩子的事,还是暂时不接的好。”
  宋清珍奇怪地看着顾秋,“怎么啦?”
  顾秋想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事,太令人尴尬了!
  “今天晚上阳书记请客,你有什么看法?”
  顾秋想了想,还是开口了。
  他相信这应该是阳书记的意思,秘书长也许会捏造这么一个故事,但从阳书记今天的情况来看,不会有假。
  听到顾秋这么问,宋清珍很奇怪,“能有什么看法?只不过阳书记亲自请客,的确有点令人意外。”
  顾秋想,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跟她说了吧。
  所以他看着宋清珍,“阳书记有二子一女,大儿子几年前丧偶,至今未娶。”
  “等等……”

  宋清珍急了,“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又扯到阳书记大儿子身上去了?”
  顾秋心道:“你还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成?这不很明显嘛,你离了婚,又是正厅级干部,阳书记是省委一把手,如果你做了他的儿媳妇,栽培起来的力度肯定也不一样。”
  看来这次,秘书长也是有备而来,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宋清珍放下杯子,“我真不明白,顾书记你怎么管起了这种事来?”
  顾秋苦笑,她一定在认为我是拍领导马屁,把她拱出来当牺牲品。不过阳书记的大儿子,顾秋倒是没有见过,究竟什么模样?
  也不知道宋清珍愿不愿意?难道真要她为了某种原因,屈服于领导么?这显然是不太合适的。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认为这会是我的意思吗?就算是我的意思,又有什么用?在这种问题上,我能决定什么?”

  顾秋说的是事实,今天晚上的宴会,可不是他发起的,而是阳书记提出来。很明显啊,阳书记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当然,这也只是他的一个想法。
  能不能成?就要看宋清珍的了。
  宋清珍的脾气,还是比较了解的,她这人,牛鼻子。
  宋清珍一想也对啊,这事好象不是顾秋有意安排的,那又是谁?除了秘书长在阳书记耳边吹这个风,她还真想不出其他人。
  于是她咬牙道:“不可能!”
  看她的表情,顾秋心里就明白,这事要黄了。

  如果她这么容易屈服,就不叫宋清珍了。
  但顾秋只能这么说,“你别急着回绝,好好考虑一下,或者说见个面,说不定有惊喜。”
  宋清珍正色道:“他们太不了解我了,我这个人,很执固,也很保守,从一而终的思想根深蒂固,改变不了的。”
  从一而终?
  你们不是已经离了吗?顾秋在心里暗道,我就知道会黄,真不知道秘书长为什么会想出这种馊主意。
  可他哪里又知道,这是阳书记的想法。
  当然,从一个省委一把手来讲,好象不适合谈这个问题。可人家毕竟也是身为人父,做为一个父母,为儿子考虑是应该的。
  做父母的,最放不下的就是儿女们这些事,哪怕他们再大,再老,在父母眼里,总归是他们的儿女。
  大儿子单身多年,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过日子,这叫什么事?
  真要是有机会,能物色到一个,那当然是好了。
  在阳书记眼里,宋清珍自然是最佳人选。首先,他这个一把手要退了,家里总得有个传人。
  身在体制内的他,太知道大陆的办事风格了,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能象寡妇睡觉一样,必须上头有人。
  当然,现在的社会,性质变了。
  越漂亮的寡妇,上头人越多。

  但这是他们家的事,他也总想着补救一下。
  顾秋呢,根本就不想掺和这种事,但是秘书长却把他拉下水,这让顾秋心里左右为难。
  搞好了,皆大欢喜,搞不好,岂不是要连累自己?
  真要是被连累了,他倒也不怕,只是感觉就象被人挖了个坑,赶着往下面跳。
  宋清珍说,“也许你们会在心里这么想,我都已经离婚了,但是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还会回头,觉得我是最好的。这一点,我非常自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