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8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周瑶,就苦笑起来,我说:“好像,你是我徒弟,也是我的员工,但是,你却为别人争取利益。”
  周瑶抱着胸,说:“梁先生他告诉我,他已经失去了先机,但是他又告诉我,我们两家合作有多少好处,我知道你这个人,小心眼,所以,我不得不以副总的身份来说这件事,我警告你,不要把公司的利益放在你的心情之下,公司的利益应该是至上的。”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知道了,梁律师,找陈辉过来。”
  听到我的话,几个人都皱起了眉头,梁斌说:“邵先生,你这也未免。。。”

  我笑着说:“我曾经说过,梁先生如果没有抓住机会,那就要很艰难的在创造机会,我并不是不给你机会,但是,要怎么争取,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陈辉是陈发的儿子,你是知道的,你应该尝尝这个小年轻的滋味。”
  梁斌皱起眉头,很严肃的说:“邵先生的小心眼,果然是出了名的,我梁斌受教了。”
  我笑了笑,这个时候,陈辉走进来了,我说:“什么事情,跟他谈吧,我专门找了他,来负责你的事情,祝你们谈判愉快。”
  陈辉看着梁斌,笑着说:“梁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请。”
  梁斌深吸一口气,站起来,看着我,说:“邵飞,你果然厉害。”
  他说着,就跟陈辉出去了,我靠在沙发上,捏着手指上的戒指,梁斌的实力,毋庸置疑,拥有缅甸最大的矿,最老牌的原石开采区,但是,他失去了最好的话语权,所以,他就得受我刁难,当然了,我最后还是会与他合作的,只是,没有那么便宜他罢了。
  周瑶坐下来,点了颗烟,抽了起来,我看着她,现在有点烟酒不离手的感觉,他看着我,说:“希望不要我再警告你,梁斌与我们合作,有多大的好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人家也不是好惹的,我希望你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我说:“我当然知道,不用你教我,放心,我都准备好了。”
  周瑶点了点头,说:“马玲跟马帮的人,已经去泰国万养地区认亲了,那帮老家伙,还搞了一个海外马帮恳亲大会。”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马玲他们办事,我还是很放心的,周瑶说:“那地方挺穷的,我真的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认那些穷亲戚。”
  我听着就说:“所以,你现在只能做副总,那个地方虽然穷,但是靠近金三角地带,是最老的缅甸通往泰国的入口,占领那个地方,就等于占领了缅甸原石进入泰国的源头,这里面的经济价值,你知道有多少吗?”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知道了,难怪花那么多钱,去讨好那帮穷鬼。”周瑶说
  我靠在沙发上,周瑶把烟头灭了,说:“我一直在查找冷超跟苏芮的下落,但是他们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也联系不到,我让阿宝去联系,但是同样联系不到,这说明,他们很有可能死了,你真的残忍,让他们落在魏忠的手上,那滋味,一定很酸爽。”
  我听着就眯起眼睛,这并非我的本意,我想让他们彻底的消失,但是,不是去死,如果他们落在了魏忠的手上,那么一定是极其凄惨的,我真的不敢相信魏忠会对他们做出来什么,如果是这个结果,那么,我当初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
  但是我相信,以冷超的能力,他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魏忠给干掉了,至少,也会挣扎一下,这种人,死也会咬掉别人一块肉的,比如我。
  我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会,门开了,我看着陈辉跟梁斌进来了,两个人都带着笑容,但是有人的笑,是藏着刀的。
  我问:“谈的怎么样?”
  “很好,邵先生果然是找了很厉害的年轻人,天生的生意人,那批料子,直接给我抹了五个亿,邵先生,你又教会了我一招,做生意,还是签好合同的好,哼。”
  我听着,就看着陈辉,我笑了起来,看来,陈辉没少为难他,我站起来我, 说:“梁先生,之前说过的,依旧算数。”

  梁斌看着我,说:“邵先生,我梁斌还不差那点钱,这就当是我的赔罪的钱,之前,我没有看清楚形式,不知道谁是泰国的狼,所以丢掉了先机,所以,这五亿该交,但是邵先生,该报复的也报复了,该交的学费也交了,我希望,我们在泰国的合作,不会有任何问题。”
  我站起来,说:“你提供原石,我加工出售,我要一半的利润,你占一半的利润。”
  “你更狠,你们分明就是空手套白狼。”梁斌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我有三大市场在手,你怎么看,都是赚的,绝对,比你以前吧原石批发出去,只做原石生意来钱。”
  梁斌笑着说:“那我跟他谈的,算什么呢?他给我六成呢。。。”
  陈辉说:“我只是跟你谈一谈,最后做决定的,还是我师父。”

  我听着,就说:“要不要,随便你,反正,我们也可以直接跟政府军合作,我们也可以自己买矿区,三大市场所能凝聚起来的财力,是你无法想象的,对了,我马上就要做广东玉石协会的会长了。”
  梁斌看着我,脸色阴沉,说:“翡翠皇帝,果然不一样,厉害,我梁斌服了,一半就一半,但是,我希望这次,我们能纸质的合约。”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梁律师,拟定合约吧。”
  听到我的话,梁英就去拟定合同,很快,他就写了两份合同,然后交给我还有梁斌,我们相互看了一下,主要就是对于投资比例的规定,没有问题之后,我就签了字。
  我们交换合同,梁斌伸手跟我握手,说:“翡翠毛料非常贵,但是,都掌握在缅甸政府手里,我们这些原石商人,只有靠走私,避税,才能得到利润,以前也只是卖原石,但是现在成品加工可以赚更多的钱,我当然会选择后者,而邵先生我也希望我们能诚心的合作,做大事的人,心眼一定要开放,否则,只会局限于眼前。”
  我笑了笑,我说:“梁先生,不用担心我的小心眼,我只对我的敌人小心眼,既然我们已经合作了,所以,你大可放心好了。”
  梁斌点了点头,说:“我混迹于商场一辈子,遇到你,也算是一个缘分,明天拍卖会见。”

  他说完就跟我握手,随后转身就走,显然,他不是很高兴,我看着陈辉,我说:“你还真够狠的,见缝插针,白白的从他的手上挖下来五亿这块肉。”
  “早就提醒过他,但是他不听,商场如战场,没有合同,他只能吃哑巴亏,对了师父,我给他六成,其实是考虑再三之后,你在泰国有。。。”
  我打断陈辉的话,我说:“我知道,但是,利益不能这么分,我们一定要占最大的话语权,给他六成,他就会主导话语权,对我们不利,这件事,就算谈不下来,也不能让他主导,所有的主动权,都要抓住手里。”
  日期:2017-09-29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