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0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开始,萧晋不过是用自己最擅长的调戏来试探一下裴子衿的成色,而裴子衿自然体会到了这一点,于是便借着他提及《诗经》的机会用曹操的《短歌行》反试探了一下。
  两人的目的无非就是都想占据主动,而且结果也很明显,萧晋一针见血窥破了裴子衿话里的漏洞,原本应该是胜利者,可裴子衿却也不是省油的灯,见自己落了下风,立刻就耍起了太极,一句“无所谓的事情”就四两拨千斤,将话题轻飘飘的放下,然后再提及饭菜,干脆利落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可以说,两人的第一次交锋,是不分胜负的。
  吃饭时,郑云苓的出现又让裴子衿大大的惊艳了一番,直言这囚龙村一定是女人的福地,要不然怎么会有从不用护肤品、皮肤却像仙女一样的存在?
  至于饭菜的味道,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彻底词穷,好吃到已经无法形容的地步。
  她这样的表现,在周沛芹和郑云苓看来,只会觉得她是一个很直爽热情的人,并很快就喜欢上了她。
  而田新桐却始终都处在惊讶的状态之中。因为,在她的印象里,裴子衿是一个不苟言笑、气场能给人以压迫感的人,很符合她心目中特务的形象,此时这个邻家大姐一样的女人,让她根本没办法跟之前的印象当成是一个人。
  至于萧晋,则在心里将对裴子衿的看法又往上提高了半级。
  一名本该机关气质很浓、或者盛气凌人的调查员,却是一副百变的模样,让你根本就捉摸不透她的风格,与之相比,一般派出所的小民警倒往往牛逼更像是天子脚下来的锦衣卫一样。
  萧晋是个习惯装神弄鬼的人,因为他知道,在跟暂时还不能信任的人打交道的时候,越让人看不清,局面对自己就会越有利,浑水总是好摸鱼的。
  现在来了个在这方面一点都不比他差的女人,这由不得他不提高警惕。

  况且,国安的人可不是严建明那样的小丨警丨察,别说轻易不会让他抓住小辫子,就算抓住了,他也不敢像对待赵姓警官那样对待裴子衿。
  同为京城出身的公子哥儿,他早就听说过,这帮调查员看似做的是基层工作,权力却大的吓人,查案对他们而言不过是小打小闹,反恐才是他们真正的主业。
  对于国家来说,这个群体是默默无闻的英雄,萧晋那套装疯卖傻耍纨绔的伎俩,在人家面前,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裴子衿,是一个劲敌!
  “裴同志,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晚上,田新桐问睡在身边的裴子衿道。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喊我一声子衿姐,我也叫你桐桐,同志同志的,听着跟时代剧似的,把人都叫老了。”裴子衿闭着眼说。
  田新桐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心说你在龙朔举手投足都跟个男人似的,怎么爬了趟山,身体里的女性灵魂就苏醒了,人格分裂吗你?
  吐槽归吐槽,该问的还是得问。

  “好吧!子、子衿姐,见到萧晋之后,你为什么只字不提案子的事情?调查询问时,不是应该给嫌疑人一个措手不及么?为什么你要等到明天?”
  “哦?”裴子衿睁开眼,似笑非笑的说:“我以为,我给萧晋一夜的准备时间,你应该会高兴才对。”
  田新桐俏脸一红,随即便转过脸,非常认真的看着裴子衿说:“不,你错了!相比起所谓的准备时间,我更希望你早早的问完、早早的排除掉他的嫌疑,因为,我相信他一定是无辜的。”
  “为什么?”裴子衿好像来了兴致,侧过身,一手支着侧脸,“恕我直言,萧晋在其他方面的为人如何,我不了解,也不妄加评判,但在感情方面,他的人品似乎并不怎么样,你为什么还会如此笃定的相信他呢?”
  田新桐微微有些慌乱的把目光移开,看着上方的房梁说:“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相信不相信他,跟他的感情生活有什么关系?”
  裴子衿淡淡一笑,也不坚持什么,顺着说:“抱歉!是我表述不清,我的意思是,从萧晋对待女人的风格上来看,他并不是一个值得托付和信任的男人,你这么相信他,是基于什么原因呢?”
  “他是一个好人!”田新桐沉默片刻,幽幽地说,“虽然他确实是个渣男,但也真的是一个好人!”
  “理由呢?”裴子衿又问,“因为他帮村民们致富吗?”
  “不,”田新桐又把脸转回来,看着她的眼睛说,“因为他对弱者从来都会保持尊敬和怜悯!”

  裴子衿一怔,默然不语。
  她不知道萧晋是不是真像田新桐所说的那样,但因为职业的关系,她见过太多太多的普通人见不到的社会阴暗面,所以,田新桐话里的观点,她非常同意。
  在如今这个时代,知名的儿童慈善家很可能是个恋童癖;电视上天天宣传的道德标兵很可能在家里特别喜欢殴打老婆;为国为民呕心沥血的基层领导或许家里就藏着上亿的现金……人人都有两副或以上的面孔,不把皮都揭掉,你根本分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如果硬要分辨的话,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看一个人会不会恃强凌弱。
  对弱者怜悯,不是指在大街上给乞丐钱的那种简单善良,而是在事情有可能会损害到自己利益的时候,依然对弱者怀有一颗悲悯的心。
  它看似简单,可世间百分之九十九的圣母都做不到,要是有人做到了,那他即便是个坏蛋,也比那些道貌岸然的好人要强得多。因为,至少他的坏所带来的危害,不会落在无辜弱者的头上。

  第二天,萧晋去上课的时候,裴子衿提出要旁听,他没有拒绝。孩子们也早已习惯了教室里时不时会有新面孔的出现,不再像几个月前那样拘束,课间活动的时候,甚至还主动邀请她们做游戏。
  如果放在以往,一位颜值不俗、气质更是绝佳的中性美女扮老鹰的的画面,一定会引起萧晋极大的兴趣,说不定为了占便宜还会主动去当老母鸡,但现在,他却只是远远的靠着教室门框看。
  从一个专业案件调查员的角度来讲,裴子衿的表现简直莫名其妙。因为她做的这些既起不到麻痹嫌疑人的作用,又没有一点执法者的威严感,看似毫无意义。
  但正是由于这种毫无意义,萧晋的心才始终放不下来。
  就像是高手之间过招,对方越是大开大合全身漏洞,他越不敢轻举妄动,谁知道那全身的漏洞会不会瞬间变成全身的陷阱呢?
  “萧老师,你教课也是准备好详细教案的吗?”中午放学时,裴子衿走到讲台上问。
  “当然,”萧晋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答道,“要同时教六个年级的孩子,如果没有教案的话,我脑袋会成浆糊的。”
  日期:2017-09-29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