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0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裴子衿淡淡一笑,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听你们说那位萧老师说的越多,我就越觉得他似乎无所不能的样子,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庐山面目了,还真有点期待呢!”
  田新桐斜乜她一眼,安静片刻,说:“一路上我都觉得不对劲,但又想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劲,听完你这句话,我终于明白了,似乎你对萧晋有种超乎寻常的好奇,这不应该只是一个来问几个问题的人应有的状态,为什么?”
  裴子衿微笑看着她:“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为什么还要问?”
  田新桐神情一肃:“你们果然在怀疑他!”
  “我们怀疑很多人,包括田警官你在内。”
  “凭什么?”田新桐怒道,“嫌犯可是来杀萧晋的,你们凭什么要怀疑一个受害者?”
  “抱歉!按照规矩,你没有资格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另外,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你这么紧张萧晋,却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被怀疑呢?”
  “我……”田新桐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低下头说,“嫌犯是从我手上逃脱的,被怀疑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那你就该明白,在案件水落石出之前,所有参与进来的当事人,都是嫌疑人,我还没有见过萧晋,也没有排除他的嫌疑,对他好奇一些,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
  田新桐呆住,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这时,门帘外面传来一道清脆的童声:“娘,我们回来啦!”

  紧接着周沛芹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嗯,去放下书包出来洗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接下来,外面安静了一会儿,然后门帘被人掀开,随着一阵冷风袭进,一个瘦却绝对不弱的男人走了进来。
  农村平房的采光不如城里的楼房好,尽管外面已经是傍晚,但外面的光线依然比室内亮,所以,萧晋刚刚进门的那一瞬间,坐在屋里的人是看不清他的相貌的,只能看见一个背光的轮廓。
  瘦,却不弱,就是萧晋给裴子衿的第一印象,也是最深的印象,直到很久以后,她依然会时不时的想起门帘掀起的那个瞬间。
  “桐桐你来了,”就像是压根儿没看见裴子衿一样,萧晋直接走到田新桐的面前,笑着说,“怎么不事先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呀!”

  上次见面的时候两人刚刚发生过别扭,所以田新桐很不习惯这货没事儿似的亲昵,眼珠子往旁边一斜,没好气道:“你能怎么接?还不是得姑奶奶自己走过来?”
  “哪能让姑奶奶您自己走呢?”萧晋很不要脸的顺嘴说道,“是抱是背,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儿?不过,我个人建议您选择抱,毕竟您的规模不小,要是背的话,这一路按摩下来,我怕您管我要钱。”
  田新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规模”“按摩”的,顺着他的目光往下一瞅,视线被两团傲人的球体给挡住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熟练的探手揪住一块软肉,用力一拧,她咬牙切齿道:“混蛋!几天不收拾你,又皮痒痒了是不?”
  “饶命!壮士饶命!”萧晋一如既往的没骨气求饶,“这是我家,孩子随时都会进来,姑奶奶你好歹给留点面子啊!”
  对于萧晋的无视,裴子衿一点都不介意,相反,她还有点兴奋。
  因为这代表萧晋对她是抱有敌意的,进而也就说明他知道她是来做什么的,这虽然还不足以证明他就是嫌疑人,但起码嫌疑又增加了几分。
  毕竟,一个无辜的人可以不喜欢丨警丨察,却没理由表现的这么明显。
  听完萧晋的求饶,田新桐才想起旁边还坐着个裴子衿,俏脸一红,就松开了手,口气生硬道:“别闹了,老实坐好,这位是国安的裴同志,关于沙夏越狱的事情,她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不准胡闹,知不知道?”
  “什么?沙夏跑了?”萧晋大惊失色,“天呐!那个人是来杀我的呀!你们丨警丨察是干什么吃的?那么重要的犯人怎么就能跑了?”
  田新桐被他的反应给弄懵了,旁边裴子衿却开口说:“萧先生,这点戏就不要演了吧!关于你已经知道嫌犯越狱的事情,田警官在来的路上就告诉过我了。”
  萧晋一呆,随即便满是幽怨的看着田新桐,撇嘴说:“桐桐,没想到你出卖我,我的心好疼啊!必须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
  说着,这货就要往小警花的怀里钻。
  “举你妹!”田新桐满脸黑线的一脚把他踹到一边,哭笑不得道,“你有完没完?就不能正经一会儿吗?”
  “在你面前我什么时候正经过?”萧晋完美诠释着什么叫恬不知耻。
  田新桐彻底没了办法,有气都不知道该怎么发。
  这时,裴子衿笑了一声,说:“好了,萧先生,田警官,你们不用紧张,这外面天都要黑了,而且我现在肚子也很饿,问问题什么的,还是等明天再说吧!就是不知道萧先生愿不愿意招待我这么个不速之客呢?”
  像是才看见她似的,萧晋眼睛一亮,朝她伸出手,一本正经的说:“哎呀!这位姐姐好气质,鄙人萧晋,姐姐怎么称呼?”
  这么不要脸的人,裴子衿似乎也是第一次遇到,愣了愣才握住他的手,说:“姓裴,裴子衿。”
  “是《诗经》里的那个子衿吗?”

  “不,是《短歌行》里的那个子衿。”
  “哦,那就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萧晋摇头晃脑的念完,然后就不客气的评价道:“不好不好,没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的意境好。”
  裴子衿剑眉微挑:“萧先生认为女人的主旋律就应该是情情爱爱,对吗?”
  “不,”萧晋摇头,“我只是觉得,女人不管心中如何定位自己,终究都不是男人,柔美一点并不影响志向宏伟与否,没必要非得标榜出硬邦邦的样子来,那样反而让人觉得很心虚,好像不敢正视自己女人的身份,自己就看不起自己似的。”

  裴子衿脸上的笑意终于收敛起来,眼睛也缓缓的眯起,注视萧晋片刻,忽然一耸肩,说:“萧先生说的有一定道理,但这好像都是无所谓的事情,没什么可探讨的价值。另外,我好像闻到了饭菜的香气,是不是可以开饭了?”
  萧晋目光一凝,然后笑着道:“当然,裴姐姐请吧,尝尝我们正宗的农家饭味道如何!”
  两人的这一番对话,听在田新桐的耳朵里,每一个字、甚至每一句话的意思她都明白,可细细一想,她却糊涂了,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其实,他们说的基本上全是废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