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1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来窝在库上吃了点东西,估摸时间差不多,才换了身素净长裙,动身去前院别墅。

  唐尤拉守了一天一夜,气色很不好,她看到我进屋,让给我一把椅子,不过我没有坐,我站在库尾,悄无声息 凝视躺在库上的常秉尧,他比咋晚脸色还差,似乎也瘦了一些,眼皮左右晃动,即将酲来。
  唐尤拉伏在他头顶柔声说,“老爷,何小姐来看您。她担心您都差点哭了 ”
  常秉尧很想见我,我是他从半生疲惫争斗中睁开眼的动力,他放在蚕丝被上的手动了动,浑浊的目光从眯起的 缝隙里渗出,他看清是我,是不同于往日明艳风情的我,而是素雅端庄,清透如芙蓉。
  他恍惚勾了勾唇角,“你来了 ”
  唐尤拉悉心喂了他一点水,他喝了后津神恢复不少,已经能轻松抬起手,指窗外延伸进来的苍翠树叶,“早晨 回星来,外面阳光很好,我看着那片叶子,想起一件事。你无名无份跟着我,委屈你了,等我恢复身体,我为你风风 光光操办一场宴会,让你正式做常府的六姨太,掌管内外大权。”

  窗外斑驳的阳光,穿透玻璃与空气,洒落在我脸上,仿佛披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我为他掖了掖被角,“我不计 较这个,老爷别搁在心上。”
  他沙哑间我,“你恨我,是不是。”
  我和他已经近乎挑破,所以连强颜欢笑都不必,过分伪装对他笑脸殷勤,他反而畏惧我是不是要加害他,我 别开头,眼底泪光闪烁,我隐忍许久,还是没有忍住,那滴泪滚落下来,我故意让他看到,再仓促用舌尖卷入嘴里 ,“为什么为什么真心对我好的人,打动了我让我想要厮守终生的人,却在我身上种下这样因果。”
  他一声不响,我固执抹掉,过了很久他才朝我伸出手,我犹豫不决,漫长的沉默后将冰冷的手指搭在他掌心, 他握住后笑了笑,“这是不怪我了 ”
  我低下头,皱眉瘪嘴,哽咽说,“怪不起来。”
  他低低笑,“我争取活得久一点,用我的以后好好疼爱你,补偿你”
  我陪他待了半个时辰,唐尤拉支撑不住回房休息,四姨太几分钟后赶来,我和她互相行了礼,她留下我离开。

  从房间走出,我招呼门外等候的保姆,她手上端着一杯茶盏,要送给四姨太饮用,我压低声音间,“大太太知 道这事了吗。”
  她揺头,“所有佣人谨记您的吩咐,谁也不敢提,老爷一年到头不去大太太房间一次,她因此不知,也不怀疑
  我观察她脸色,她倒是不怀疑什么,我语气柔轮说,“不是我心狠,是老爷不适合见她,刚刚出了二姨太三姨 太的事,他心底空着呢。大太太填补不了,她过来只能让老爷烦,不如我和五太太陪着,男人卧库不起,是很焦躁 懊恼的,越是养眼越是痛快,老爷早日康了,我们也有主心骨。”
  保姆低头说都依何小姐做主。
  我笑了笑侧身让她进去,叮嘱她不要乱讲。
  我刚才就发现站在天窗凝视我的大夫,我不动声色靠近,推开一面玻璃,一边眺望远处的山山水水,一边漫不经 心间,“结果有了吗。”
  他说有了。
  他将报告递给我,我并不能看懂那是什么,我让他直接说给我听。
  “结果显示,老爷竟然服用过砒霜和大麻,这两者一个致命,一个剌激血液,混合在一起更是双倍功效,据我 所知,老爷从不吸食丨毒丨品。”
  我捻了捻忘记戴珠宝,残留着半个吻痕的耳垂,“之前老爷不贩毒,最近他也和金三角做生意,他疑心重,不 相信旁人,难免亲自吸一口验验货纯不纯。”
  “大麻这样解释,那么砒霜呢。这是寻常人家中不该有的,常府主子多,更从来不使用。”
  我脸色有些发沉,“这不是你该管的事,你只要告诉我,他有没有生命危险。”
  大夫伸出一根手指,“病毒有侵入五脏的迹象,至多一个月。”
  再过一个月,便是常秉尧命数将至的日子。
  这是对容深和乔慈在天之灵最好的告慰。
  笑容从我脸上皮肤内争前恐后溢出,我拼了命压制,才将它们忍回。
  这一刻我是欢喜的,近乎雀跃的,常秉尧一旦撒手人寰,他名下势力便会陷入群雄逐鹿,割地纷争,乔苍会 趁虚而入掠夺家产与地盘,同样摆在我眼前的也是无数机会,夜夜笙歌副总已经是我的人,我拿到这家场子轻而易 举,可我最想要的是他的马仔,还有金三角那趟线,这也是乔苍最渴望的。
  我装出_副难过的样子,语气悲伤哽咽叮嘱大夫不要谢露出去,让老爷安安静静度过这段时日,你只需 竭尽所能,让他最后不要太难熬就行。”
  “何小姐。”大夫非常冷硬打断我,“这件事我一定要通知大太太,小姐,姑爷,以及常府所有姨太,甚至报 警查验到底砒霜从何而来,恕我直言,我怀疑这是一起谋杀。”
  “谋杀? ”我脸色一沉,既然他这么不懂事,我也没必要与他和颜悦色,我转身凝视他,“你指控的人是谁。
  他摘掉哏镜,朝玻璃片呵出一口热气,用拇指擦拭着,“谁百般阻挠,谁就是凶手。”
  “放肆! ”我大吼一声,“你在指控我。”
  大夫在我的咄咄逼人下不由蹙眉,“何小姐似乎很不希望老爷疰愈,而且也并不惊讶,似乎早有预料他误食了 砒霜。”

  “怎样才算惊讶,掉下巴吗?”我冷笑,“老爷待我恩重如山,如果可以,我愿意代替老爷受罪,你满口仁义 道德忠心耿耿,让你替他死,你肯吗?”
  大夫默然不语,他狡辩不过索性沉默,我眼睛直勾勾凝视他,反手伸向窗台关上玻璃,确定一个字都不会被风声 谢露才开口,“你要昭告天下老爷中毒,你作为他的私人医生,职责是看护他的安危,他在你眼皮底下遭人算计, 你却无能医治,以后谁还聘用你,你一生医德尽数毀掉。”
  他身体一僵,我笑眯眯说,“想必你也有家眷需要赡养,我到底是怎样的人你听过,逆我者亡顺我者昌,我对 伤害我利益的人下手从不留情。为你自己的生涯和家人考虑,要过衣食无优的好日子还是颠沛流离被我赶尽杀绝,你 自己选择。”
  他大惊失色,“果然是您”

  我反间他是我什么。
  他颤抖着手指,正要对准我的脸,被我重重一下拂开,“我对医术毫无所知,又是弱女子,真要清算起来, 你的嫌疑比我更大,图财害命与大太太私通,三太太都做了的事,怎不能照猫画虎给你?毒药良药对一个侍奉黑帮头 子的医生而言,仅仅是打开药箱举手之劳。”
  日期:2017-10-23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