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1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张开嘴喘息,搭在椅背上的手,在无声无息之中握紧,我不知他是觉得可笑,震惊,还是对我起了杀机。 短短四十天,这个恶贯满盈的男人,这个花团锦簇的府邸,这里的所有人,都被我折磨得天翻地覆。
  我将徽墨丢入磨盘,啪嗒清脆的水声,在寂静四壁的回荡里响起,“老爷早点休息,您有事叫我。”
  我朝他弯腰行礼,头也不回走出书房。
  常秉尧一连几日都没有再提及两个姨太的事,我也不知她们在地下室的死活,更懒得过问,她们已经被斩断羽 翼,甚至连身子都埋入黄土,不会有任何死灰复燃的机会。

  唐尤拉约我喝茶,她说给我看个稀罕玩意,我带着阿琴过去时,她坐在贵妃椅上正逗弄鹦鹉,她听见脚步声 朝门口招手,“快点,一大早可算开了金口了”
  我走进去几步,鹦鹉歪着头喊,“乔先生,乔先生。”
  我一怔,本能回头,回廊空空荡荡,唐尤拉笑得前仰后合,“瞧你吓得,这是我调教的,让它喊,等什么 时候乔先生和你大婚,我就送它了,省钱还有心意。”
  我抿了抿唇,“谁大婚,别乱说。还没到髙枕无优的时候,让人听见惹麻烦。”
  她揑起一颗瓜子仁喂鹦鹉,另一只手托腮凝视我,“当然是你们呀,乔先生这辈子如果还会再娶,只有你而 你还会再嫁,也只有他,我说得不对吗。”
  我在她对面坐下,找阿琴要指甲油,“你怎么看出来。”

  “乔先生娶常锦舟本来就有图谋,若不是实在割舍不下你,他也不会冒险私藏情人,这是让老爷起疑心他不安 分的关键,归根究底你看不到的地方他付出很多。”
  唐尤拉话音未落,门外走廊传来一阵咚咚的声响,佣人髙声尖叫,“五太太!不好了!”
  原本还卧在木杆上的鹦鹉,被这一声惊扰,仓皇失措飞舞着,黄绿色的羽毛掉了一地,唐尤拉抓住一根毛没好 气怒斥在门口停下气喘吁吁的佣人,“着火了?地震了?遭抢了?嚷什么!”
  佣人低下头,“是我的错,五太太,老爷晕倒了,到现在还昏迷着。”
  我涂指甲的手一顿,“多前的事。”
  “就刚刚。佟老板来间货物,老爷换了衣裳准备去正厅见他,结果刚出书房就倒在了过道上。”

  唐尤拉微微怔住,“怎么这么突然,老爷身体很硬朗的。”
  佣人吓得不轻,磕磕巴巴也说不清,我凝视阳光下深蓝如墨的指甲盖,又往上慢条斯理刷了一层,“人固有一 死,急什么。请大夫了吗。”
  佣人说,“大夫正在抢救,让请大太太过来,等她来了再说,商量是否送医院。”
  “快去拦住。”我脸色一变,“大太太正髙兴呢,两个姨太都垮台了,打搅她美梦做什么,我和五太太过去瞧 瞧。”
  “可是。”佣人为难支吾着,唐尤拉拿起手绢,掖在颈口处,“我的命令,管用吗。”

  佣人立刻点头说是,她扭头跑掉传话,我和唐尤拉对视一眼,起身往屋外走。
  常秉尧被安置在书房这一层尽头的客房,因为医疗器械在这个屋子,大夫正在门口焦灼万分等待,他看到我们 匆忙赶来,迎上打招呼,“五太太,何小姐。”
  他越过我头顶看向身后,有些疑惑间,“怎么大太太没来吗。”
  唐尤拉笑说,“您找她,她是华佗吗?她来了药到病除,还是昔济苍生啊?”
  大夫指了指屋子,“她是常老正妻啊,这事她应该最先知道。”
  我扯了扯唐尤拉袖绾,让她先进屋陪老爷,她离开后我对大夫说,“大太太这个正妻,老爷都懒得认了,他 现在卧病在库,看到自己厌恶的女人,只会加重病情,谁不喜欢美好的事物呀。现在常府五太太和我最得宠,他看了 髙兴您也想老爷好,而不是他早早撒手人寰,对吗。”
  大夫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可如果老爷有三长两短,大太太追究起来…”
  我朝屋里扬了扬下巴,“五姨太不是说了,她的命令吗。而且哪有这么快呀,等老爷真不行了,再去请大太太 不就得了 ”

  大夫呼出一口气,我敏感捕捉到他刚才那句话,我示意他跟我到天窗,我左右打探确定无人,“老爷身子怎么
  这么突然”
  他表情有些微妙,“我还在查,这几天出结果,到时候”他本想说大太太,不过他很聪明,看出了当前常府 早已是我把控的局势,他立刻改口说,“我拿到确切化验结果,去找您汇报。”
  我点了点头,“这样最好。”
  我和唐尤拉装模做样在房里守到黄昏,为了给下人看,省得落口实,天擦黑我实在捱不住了,连戏都不愿意 继续演,四姨太顶替我和唐尤拉继续守夜,我则一个人回了绣楼。

  阿琴为我准备的饭菜我一口没动,觉得屋子里憋得慌,站在回廊上透风。
  我倚着桅杆点了一根狭长的香烟,烟霎有些呛鼻,我记起我已经很多年不抽了,偶尔一两口,抽了心脏疼。 但今晚不疼,只是麻木,荒凉,停了心跳。
  我终究在仇恨中变成了一个极其狠毒冷漠的女人。
  从前只是掠夺自保,如今手上也沾了人命。
  一截颤抖的长烟灰忽然被另_只手千脆掸落,不是我的力气,我心头一惊,回廊的木板上黑影晃动,下一刻我身 体被从后面抱住,那熟悉的凛冽的让我痴迷疯狂又让我堕落挣扎的气息,铺天盖地席卷了我。
  他很多天不来了。

  他置身之外,看我打了漂亮的一仗。
  没有烽火硝烟,没有血流成河,但女人的厮杀,毫不逊色男子。
  女人至柔至刚,最毒的女人,胜过了世上最狠的男人。
  我仰起头,任由乔苍亲吻舔舐我的脖子,耳垂和肩膀,不曽散去的烟霎吞噬了我们两颗交缠的头,他手探入我裙 摆,粗糙炙热的温度点燃我柔滑的皮肤,和同样滚烫的腿间,唇齿间也愈发汹涌急切用力,将我的薄薄一层皮肉吞 吃又吐出,紧挨着我咽喉的那个吻,将我吮得几乎室息。

  我发出难耐的嘤咛,双眼迷离看天上的星。
  星辰折射出他的脸切物是人非,他没有变模样,还是如我两年前最初相遇他,狂野,深沉,痞气,清俊 我在他的抚摸和撕扯下袒胸露汝,我转过身让他停止,不要在回廊上,我们两副气喘吁吁的面孔,紧贴着彼此 “你说世上什么最可贵。”
  他一言不发,手指在我涂抹了艳丽口红的唇上掠夺,指甲染了一丝浓郁的胭脂,我笑了笑,吸了一大口烟, 随手扔出围栏,朝他脸上喷吐烟霎,“真情。你有没有。”
  他笑了声,“真真假假”

  我舌尖舔过嘴角,正好也舔过他食指,“你怕我吗。”
  他闷笑出来,“为什么怕你”
  我在他眼底,一半遮埯,_半裸露,比任何时候都妖艳风情,此时回廊盛开的夜来香,在我纷飞的红色裙摆下 ,黯然无I花容失色。
  “我不狠吗。”
  他笑容更深邃,连瞳孔和眼角细细的皱纹都是那样浓入骨髓的笑意,“你越是狠,我越是喜欢不狠到骨头里 的女人,也不能让我动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