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5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闻言立刻愕然的道:“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我见那小子轻浮傲慢,生怕他扫了你的面子。这才装出一副白痴相,好好配合他。努力的衬托他,让他显得高大一点。如此良苦用心你们居然都没有看的出来?这真是三月飞雪啊。”
  温莹莹听了这话,立刻高兴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大呼道:“老公你真棒。我说怎么你只知道喝酒吃菜,合着你的眼中只有菜呢。”
  陈九江掏出那张名牌顺着车窗就丢了出去:“那是,这样的人,根本入不了你老公的法眼。若不是为了前面这位大姐的面子,我才不用装的这么辛苦。”说完又问温莹莹:“老婆,吃饱了没有?”
  温莹莹开心的摸了摸肚子说道:“老公净挑好的给我吃,我都吃撑着了。”

  陈九江郑重的道:“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干革命工作。”
  温莹莹一听就知道他没说好话,小手就按到了他的嘴上。陈九江顺势就咬了她一下,二人在车子后面,悄声细语的打情骂俏起来。
  吕潇潇此时却气的不轻。原本以为今天晚上看了宿敌的一场好戏,不想却是被陈九江当成了猴子,耍的体无完肤却还茫然不知。此时听陈九江点醒,这才想了明白。
  人家陈九江好歹也是九江师范大学的高材生,在省城也混了四年。现在又当上了实实在在的副乡长,就算红酒没有喝过,难道饭还没有吃过?
  这餐桌上的礼仪只怕没有几个比官场中人,研究的更加透彻的了。陈九江今天晚上的作为,自然不是发挥失常,显然是有意为之。
  想到这里,吕潇潇的心中真是懊恼无比,即为卓越的轻浮无知,也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更为陈九江的成心作弄。让吕潇潇更加恼火的是,陈九江和温莹莹居然当着她的面打情骂俏,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司机一般。
  吕潇潇忍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怒气冲冲的道:“陈九江,要是再在我车上打情骂俏,就给我滚下车去。”

  陈九江道:“大姐,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怎么还火气那么大?经常生气上火,小心脸上长皱纹。”
  吕潇潇道:“谢谢你的好意。我的事情就不要你关心了。再者说,刚才那人也不是我的男朋友。”
  “卓大哥这么优秀的人,你怎么就看不上呢?”
  温莹莹也连连称赞卓越,还学着他的样子道:“兄弟,吃好喝好,不够还有。服务员,再上一瓶红酒。潇潇姐,你看,多好的人啊,年少多金,还身居高位,简直是无可挑剔呀。”

  吕潇潇听了更是生气,道:“温莹莹,你就少说两句,小心我把你赶出门去,让你无家可归。陈九江,你还是为你自己想想吧。下次遇见,看他不整死你的。”
  陈九江就道:“大姐,你就省省吧。我和卓越的感情你们刚才都见到了,跟亲兄弟差不多,下次见到,一准又是不醉不归。”
  吕潇潇恨恨的道:“这还不简单,我只要告诉他,因为你,我才看不上他的。你想他是不是要弄死你。”
  陈九江哈哈一笑道:“这样的话,傻子都不会信的。更何况是卓越这样的人才呢。对了大姐,卓越这小子什么来历,年纪轻轻就是副处了。”
  吕潇潇道:“说出来吓死你,他的叔叔就是卓不凡。”
  温莹莹接口道:“卓不凡,这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呢?哦,我想起来了,他是省委的副书记。前些天才来过我们厅,还和我握过手呢。”
  陈九江点了点头道:“怨不得他升的那么快,原来是有这么强劲的关系啊。”
  温莹莹道:“可不全是关系,刚才你没听他说吗?都是靠打拼呢。”说完就在那嘻嘻的笑个不停。
  陈九江就道:“是啊,省城里的公子哥,果然是出类拔萃。奋斗个三年五载,够我们乡下的土包子开车追一辈子的。”
  吕潇潇被这夫妻二人调侃的无地自容,若不是开着车,早就找个地缝钻了进去。到了家门口,吕潇潇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再也没有出来。不过关门的时候倒是撂下了一句狠话,绝不许陈九江和吕潇潇再在她的房中行苟且之事,否则就将他们赶出家门。
  陈九江答应的倒是爽快,只是进了房间,立刻就涛声依旧。夜晚吕潇潇被温莹莹欢畅的歌声,吵的难以成眠,却又无可奈何。
  第二天,吕潇潇和温莹莹去上班了,陈九江就去了九江师范大学,拜师访友,顺便重温了一遍学路。

  陈九江在省城逍遥,暂且不表。却说河西乡围绕着救灾补助,展开了一场争斗。
  从县里开会回来,金波就将路爱国叫到了办公室。金波问道:“老路,这次救灾款的发放,你是个什么意见。”
  路爱国道:“能有什么意见,还不得按照吕书记的安排来。吕书记可是在会上拍了桌子,说谁要敢动救灾款,就摘谁的帽子。”
  金波道:“你呀,还是胆子太小。哪一次开会不是这样说呢?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罢了。这还都是小事,关键是,要真正的领会吕书记的意图,将这笔救灾款用到实处,发挥它最大的作用。要让人民能够通过这笔救济,抓住发家致富的契机,真正的富裕起来。”
  金波的一番弯弯绕,换做别人早就被绕晕了。幸好路爱国也是老江湖了,自然品出了他的意思,说了半天,还是要将这笔钱截留下来:“按你的意思是?”
  金波道:“按我的意思,就是将百分之七十的钱,发到村里。另外的百分之三十留下来,发展大棚种植。到时候,你我一人负责一半,你看如何?”
  大棚种植是于大乱提出来的,要求大河县的每个乡镇都要开展。最好是每家每户都要弄上两亩。路爱国对此嗤之以鼻,心说要真是每家每户弄上了大棚,种出来的菜卖给谁去。
  对于路爱国的疑惑,早有人提了出来。于大乱的解释是,城里上百万的人口,一人一口就将我们的菜吃个干干净净。到那时,不是卖不出的问题,而是供不应求的问题。
  更何况这是市里开展的菜篮子工程中的重要一环,市里对此是有补贴的。只要市里的检查通过了,就会获得大棚专项补助资金。而且钱还不少,几乎是建大棚的全部资金。

  既然市里支持,而且前景还如此的广阔,所以下面的乡镇应着如云,老百姓纷纷筹集资金,准备建造大棚。有的乡镇早已建的是白茫茫的一片,看的于大乱心花怒放。
  想到这里,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市里有专项的扶持资金,金波还说要将截留下来的钱用在大棚建造上,这就是明晃晃的挪用侵吞了。
  这正是路爱国想看到的,但是面对这么大的诱惑,路爱国不由沉默了。是搞了这笔钱,和金波携手共进;还是借机出手,反戈一击。其中利弊参半,可以说每一种选择,都需要冒着极大的风险。
  金波见路爱国沉默了,以为他被自己的提议吓住了,吐了一个眼圈问道:“老路啊,你可不要告诉我,这样的事,你从未做过。”
  日期:2018-03-05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