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4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长倒也没有对双语学校进行批评,说哪里不好,什么之类的话题,相反倒是觉得,工作还做得不错。
  然后说了一些没什么实际意义的话,宋清珍倒是没有听出来,他有什么具体的指示。
  回来后,她终于长长地吁了口气,总算把工作做完了。
  武源班子送走秘书长之后,宋清珍感觉到压力少了许多。这几天她一直在想,秘书长这么明显地告诉自己,他看好自己,究竟是什么意思?
  当然,秘书长不能在权力上拍板,但是他真若是看好自己,就可以在阳书记面前说上话。再说,在平时工作中,有上级领导的支持,他还是有一定的作用。
  不过宋清珍又在心里苦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前后两种态度截然不同,她是不敢相信,秘书长真会把自己当他的人。再说,宋清珍还是有些怀疑的。她也在心里反复分析,觉得秘书长招安是假,劝自己不要再对曾少的事情追究了才是真。
  除了这个,他还真想不出其他的原因。
  宋清珍知道自己的脾气,她是个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人。太耿直了,这样不好。
  在这样的环境里,必须学会收敛。

  其实她每次都这么想的,只是碰到一些事情,她又忍不住要发火,要暴露自己的性格。
  果然,秘书长从武源回去之后,曾少的问题就有了结果。
  因为证据不足,无罪释放。
  这个消息,的确令人震惊。
  不过他这次做得很低调,几乎没有什么传闻,所以知道的人很少。顾秋倒是听说了这事,显然,宋清珍也是知道的。
  顾秋就在心里暗道,看来宋清珍果然与秘书长达成协议,还是没有追究了。
  这个消息,是杜小马告诉顾秋的。
  顾秋听了之后,当时就说,“好啊,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杜小马倒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后来他一想,还是顾秋说得对,这个结果未免不错。秘书长肯定在中间打了招呼,曾少才安然无恙。
  顾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曾少是个祸害,他身上的劣迹不知凡几,象他这样的人,居然没有受到法律的严惩,说明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越是这样,留下的隐患更大,说不定到什么时候,砰地一声炸了。
  到那时,秘书长再想收拾这摊子,恐怕不太可能。

  所以杜小马就笑笑,不过杜小马不擅长打这种牌,打这种牌的人,需要有极好的耐性,你要经得起等待,伺机而起,一击溃敌。
  顾秋呢,也不是一定要和秘书长做对,他只是不希望看到有这种事情发生。
  象秘书长这人,以前他一直是抱着尊重的态度,现在倒是发现一些问题,所以他必须警惕。
  不要看省委班子表面上很平静,曾少无罪释放一事,引起了好些人的关注。杜省长做为一省之长,他自然也在看这个问题。
  杜小马和父亲在讨论,杜省长为了培养儿子的观察力和洞悉力,他就问儿子,“这事你怎么看?”
  杜小马说,“玩弄权术罢了,还能有什么看法?”
  还是阳书记说得好,在南阳这个圈子里,只有杜省长的儿子最有用。当然,这话是私人场合下说的。他们这些第二代,很多人不务正义。
  不知是社会风气问题,还是这些人本性使然。
  反正,能象杜小马这么正经的人很少。也许这与他的老婆有很大的关系。
  黎小敏是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相夫教子,这方面的工作做得不错。以她的内涵,她的见识,一直在杜小马耳边说一些积极的话,这肯定也是有一定关系的。
  杜省长听到杜小马这么说,“你还是没有看到问题的根本。”
  杜省长喝着茶,在心里暗道,儿子将来的成就,估计远远不及自己。能做到厅级,估计就了不起了。
  当然,能不能在仕途上再进一步,那也是需要机遇和实力。以前他总是说顾秋在这方面比杜小马强,现在呢,还是如此。
  不过顾秋的政治背景,远远胜过杜小马,这一点,杜省长倒是心知肚明,他要是想把儿子扶上某一个位置,急于求成肯定不行。因此他不怎么在这方面下功夫,反倒是没杜小马没有了压力。
  杜小马以为老爸要干涉这事,没想到杜省长道:“如此更好!”
  杜小马早就和顾秋讨论过这事,他故意问,“为什么?”
  杜省长道:“你的政治觉悟,还有待加强。”
  杜小马说:“是不是这样反而给秘书长挖下一个坑?曾少这人是个祸害,救了他反而是害了他,只能让他以后更加肆无忌惮。如此一来,很多问题将会慢慢暴露?”
  杜省长看了儿子一眼,微笑了下。

  象是赞许,儿子能有这点远见,倒是进步不少。
  杜小马明白老爸眼中的含义,在心里暗道:没想到顾秋居然和老爸的想法出奇一致。看来我在这方面,的确不如他了。
  但是这话,他不敢跟老爸说。
  杜省长说,“所以你要记住一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只要你犯了错,我不会出面干涉,更不会有那种作为。”
  杜小马当然记得,在南川的时候,差点被人害得坐牢,要不是顾秋极力奔波,他这辈子就完了。当初老爸就是极力主持司法独立,不让人干涉法院的判决。

  他相信自己的儿子。
  杜小马能理解他这种想法,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和黎小敏谈起这事。
  说顾秋难怪可以爬得这么快,在很多方面还是比自己强的。
  黎小敏却说,“这不是你的缺点,反而是你的优点。不要跟人家比心机,现在的你就是最好的。你不一定要去主政,在纪委这块抓纪检工作,你就比别人强。你的性格,决定了你在体制内的发展方向,这样挺好的。”
  黎小敏从来都不看轻自己的男人,只能说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不象有些女子,碰到一些事情,总是拿自己男人做比较,说人家男人怎么怎么强。
  显然,这是一种极不理智的行为。
  黎小敏在这方面,倒是体现出了她的不凡。

  双语学校建立起来了,从彤也随顾秋去看过几所学校,虽然市委花了钱,把学校建起来,可学校在很多方面还是有欠缺。
  从彤发现那些学校,很有少图书室,孩子们的课外书籍几乎没有。从彤反正也没有上班,她的时间很宽裕。
  因为她决定为当地孩子们做点什么。
  在三县二区中,要数桑木县最贫困。
  从彤把自己手里的钱拿出来,一共有十六万多。全部买了一些课外书籍。这事,顾秋倒是一点也不知情。

  从彤说我要出去玩二天,顾秋当然不要计较。
  从彤把书买好,喊了一辆皮卡车。叫了江世恒帮忙,一起去桑木县。
  去桑木县足有九十多公里,从彤问,“我叫你出来,上面不会骂人吧?”
  江世恒说没事的,我请了假。
  从彤笑了下,她倒是喜欢这个勤快的司机,平时的时候,一旦有什么事,他总抢在前头。

  而且江世恒也有些身手,一般情况下,三五个人不是他的对手。听说江世恒要准备结婚了,从彤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大红包。
  从彤问,“你结婚的事都准备好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