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4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撇撇嘴,“怎么搞成这样?”
  顾秋说:“没办法的,领导来了,不喝不行。”
  “那他有没有怪宋清珍?”从彤问的是宋清珍跟曾少的恩怨。顾秋说看不出来。
  曾少都已经被抓起来了,只不过没有判而已。

  顾秋在想,秘书长这么做,是不是想让宋清珍放他一马?如果宋清珍不追究这个问题,法院就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运作一下。
  想了想,觉得真有这种可能。
  洗了澡,上床睡觉的时候,从彤早到床上去了。。
  顾秋洗了澡出来,两夫妻躺在床上聊天。
  从彤抱着他的胳膊,爬到顾秋身上。这段时间,从彤比较主动。这倒是让顾秋感受到那种不同的享受。
  从彤问,“你是不是更喜欢陈燕姐一些?”
  前段时间,三人同床睡了一个星期,顾秋夜夜旌歌,连续作战。那个时候,三个人都抛开了一切顾忌,尽情狂欢。

  在这种情况下,从彤也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激情。两个人结婚这么久,不是说有什么七年之痒吗?
  陈燕的加入,效果完全不一样。
  虽然事后在心里觉得荒唐,但是在玩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而且很刺激。
  从彤之所在问顾秋,那是因为她发现顾秋对*特别喜欢。陈燕的胸,跟从彤比,略有些下垂。

  而且陈燕也瘦一些了,两个人在一起,各有特色。
  刚开始这样的时候,从彤一生气,就坐在顾秋脸上,结果被顾秋的舌头,挠得魂都快丢了。
  现在她又问起这个问题,顾秋说,“你难道不了解我吗?不管任何时候,你都是我最爱的人。”
  从彤说,“我才不信,现在是越来载不了解你了!”
  以前她哪里想过,会玩这种游戏?
  估计从彤绝对是想不到的,可现在,她就这样答应了,而且还参与进来。不过能玩得起这种游戏的,自然要男人的身体好。
  否则给你一堆女人也是白搭。

  顾秋说是真的,从彤趴在他身上,“看来我得厉害点,否则还真收拾不了你。从现在想,我要象个妖精一样缠着你,看你哪有精神到外面乱来。”
  顾秋说我本来就没乱来,这一点你要坚决相信我。
  从彤坐起来,在他身上快马奔腾。
  。
  第二天,秘书长要下乡检查双语学校的项目,他对顾秋说,“你们不要派这么多人跟着我,大家该忙什么就忙什么,顾秋同志,你也不要去了,让小宋同志去就行。”
  宋清珍打了一天的针,倒是好多了,秘书长点名要她去,顾秋当然乐意。
  宋清珍呢,推不掉的,这本来就是她的本职工作。政府不管这些,管什么?
  下乡,不能再坐大巴了,因为有些地方大巴车不好走,必须坐越野车。
  顾秋听秘书长说了,刚好落得个轻松。
  宋清珍带着秘书,陪同秘书长下乡,去视察双语学校的建设情况。
  关于双语学校的情况,顾秋当然知道一些,宣传部张俊同志,在年前做了调查。四月份又去看了一次,把这些情况都反馈到了顾秋这里。
  宋清珍下乡去了,秘书长把她喊到自己的车上,让她坐在自己身边。不知为什么,宋清珍总觉得秘书长这么热情,这态度很怪,让她心里没底。
  在车上,她也不敢说话。
  坐在那里,总感觉到秘书长的目光在看自己。宋清珍坐得直直的,很恭敬。如此一来,她的胸部,格外突出。
  她这个年纪,应该是刚好成熟的时候,也可以说,是女人中,最美丽的时光。三十出头嘛,怎么看,都是那种很有气质的*。

  秘书长看着宋清珍,终于说话了,“小宋,你到武源刚刚上任,政绩显著,前途无量啊!”
  宋清珍一直琢磨不透他什么意思,但是秘书长说了,“武源市一直是个受省委关注的地方,你能在这里上任,说明省委对你非常看好。”
  宋清珍说,“非常感谢秘书长栽培。”
  秘书长哎了一声,“不谈这个,不谈这个。你能有今天,那是你的能力。我以前对你了解很少,这次过来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要多了解了解你。以前对你可能有认识上的不足,我可是听说你在工作上雷厉风行,干劲很足,我们正是需要象你这样的干部嘛。”

  停了下,秘书长说,“顾秋同志你应该了解的,他这个人也是个不错的同志,放在武源这地方,盘子小了点,省委会适当考虑他的去向。”
  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完全不再是什么暗示。
  宋清珍心里一跳,让我当市委书记吗?她又觉得不太可能。自己怎么能当市委书记?这才上任多久?
  宋清珍倒不希望顾秋这么快离开,因为到现在,她发现顾秋还是非常不错的,不象其他的一把手,只弄权术不作正事。
  跟顾秋的合作,也越来越融洽,他要是离开,武源又要进入青黄不接的现状了。
  但是你能说,不让他走吗?那不是防碍人家的前程?
  秘书长的话反而让她紧张起来,而秘书长则一脸微笑。伸手拍拍宋清珍的手,“好好干,我看好你的。”
  。
  秘书长的态度,总让人觉得怪怪的,宋清珍感觉到很不自在。
  顾秋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仔细一想,肯定有原因的。
  身在这个圈子里,任何事情都要在脑子里多琢磨几番,不管人家是什么心态,什么动作,他们的心里活动,往往会反应在表情,行动,语言上。
  顾秋昨天晚上琢磨了一番,发现秘书长这么做,无非是两点。
  要么就是为了安抚宋清珍,不让宋清珍再折腾,毕竟曾少的事情,马上就要定案了,直接受害人是宋清珍,她不出来说话的时候,其他的屁事没有。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想借这个机会,把宋清珍拉到自己麾下。顾秋反复分析了,的确有这两种可能。
  怎么说,宋清珍也是一个正厅级的干部,能够站在这个位置上,肯定有她的原因。
  真要是能把她拉过去,这倒也是个机会。
  只要宋清珍上道,秘书长不介意两全其美。
  既解决了侄子的问题,又招了一员大将,何乐而不为?
  其实有时反过来一想,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了。
  如果一直抱有敌对的态度,只能让事态恶化。这一招,是从“水浒传”学来的。
  对于敌人,打不过,可以采用招安的方式。
  当然,也不一定要是敌人,可以是不听话的下属,不一定要一棍子打死,招安反而是最好的办法。

  顾秋倒是想得明白了,也分析出了秘书长的心态。
  宋清珍当然不可能把她陪秘书长视察工作的途中所说的话,都告诉他,这一切,只能凭自己的观察力去分析。
  在秘书长视察的这两天里,顾秋倒是问过张俊,对双语学校的现状,做了详细的了解。觉得应该没多大问题。
  双语学校从建设到完工,还没有一年时间,顾秋当初就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探讨。今年九月一定要开学的。
  宋清珍陪着秘书长,去了整整二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