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4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宋清珍说,“我真不能喝酒,秘书长。”
  秘书长道:“为什么啊?我们现在不早就讲究个男女平等了吗?”
  宋清珍面有难色,“我身体不舒服,不能喝酒。”

  这时一名工作人员过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秘书长的面子都不给?宋清珍同志。”
  秘书长也说,“那我喝一杯,你随意!”
  晕了,领导喝一杯,她能随意吗?
  顾秋看到宋清珍勉为其难喝下去,不由就想到当年陈燕的窘境。身在官场上的女人,真的不容易。
  当初也有人一个劲地劝陈燕,要陈燕喝酒,陈燕也是没有办法。
  现在看到宋清珍迫不得己陪着领导喝酒,顾秋却不好说什么。
  看到宋清珍喝了一杯,秘书长笑了,“也不是非得要你喝,只是有件私事,我得向你赔礼道歉。既然今天大家都在这里了,我呢,就以这杯酒向你赔礼道歉。大家做个见证。”
  在座的人心里都清楚,秘书长和侄子,也就是他的继子曾少跟宋清珍有过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秘书长居然在这个情况下,把这事情提出来。
  顾秋暗道,他这时把两人的恩怨提出来,倒是显得大度了,不计较个人恩怨。
  可曾开源在旁边,感受截然不同。
  他可是被秘书长叫过去批评了的,他心里最清楚秘书长什么心态。估计这道歉是假,让宋清珍难看是真。
  宋清珍果然不好意思了,“秘书长,您不要这么说。我哪敢让您敬酒,我敬您吧!”
  秘书长摆摆手,“我可是诚心诚意的,那个臭小子不听话,出来惹是生非,子不教,父之过。他犯的错误,我绝不包庇,但是我既然做了他的叔父,我应该跟你道个歉。在这里,不论身份职位,我以一个叔叔,一个普通群众的身份,跟你喝这杯酒。小宋同志,希望你不要放在心里去。”
  宋清珍自然就不好意思了,端起杯子跟秘书长喝酒。
  喝完这一杯,秘书长道:“小宋是个不错的好同志,我一直欣赏这样的干部。为人正直,有胆识!不错!”
  当一个领导夸你正直,有胆识的时候,并不是件什么好事。
  正直,说明你这个人不会变通,不会拐弯,不知道如何迎合领导。有胆识则更加,另一种解释就是,你胆子不小,敢顶撞领导。
  这就是正直,有胆识的另一种解释。
  顾秋看到秘书长一直在说宋清珍,他就举起杯子,“来,我们敬秘书长,感谢秘书长长途跋涉,给我们带来组织上的温暖与关怀,也感谢秘书长对我们武源班子工作的支持。”
  大家纷纷举杯,秘书长看了顾秋一眼,你这是为宋清珍解围是吧?市长和书记搞到一起,还真是个麻烦事。
  不过喝酒,他倒是不怕,你们喝一杯,他舔一舔。所以,秘书长可以千杯不醉。
  当然,最尴尬的,还是宋清珍,秘书长居然如此坦诚布公跟她说话,倒是让她无法接受。
  这个时候,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宜喝酒,她也不能不喝,不得不喝。
  一顿饭下来,宋清珍又喝高了。
  有人看到她匆匆跑出去,在卫生间的洗手盆那里,吐得一塌糊涂。
  她的秘书走过来,递给她几张纸巾,“我送你回去吧,市长!”

  宋清珍摆摆手,把手指抠进喉咙里,又吐了一堆。
  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喝了几口水嗽口,然后回去继续喝。
  秘书长看到她,“小宋,你酒量不错嘛。”
  宋清珍在心里苦笑。
  秘书长表扬宋清珍,“你们看,人家一个女同志,能有这份干劲,这种精神,你们要多学学。要把小宋今天在酒桌上的精神,带到工作中去。”
  张俊在心里道,这不是说宋清珍市长是个酒囊饭袋?
  领导说话,就是有艺术性,让你们无从捉摸。
  又一轮酒,这时有人说,秘书长果然是海量,千杯不醉。
  顾秋等人看得清楚,秘书长顶多喝了三杯酒,其他的都只是舔一舔。有人敬酒,秘书长就把矛头引向宋清珍。
  这天中午,宋清珍吐了三次,不行了,就跑到洗手间去用手指抠。顾秋看到她喝得实在不行了,私下里叫韩琛找两个女同志,把她扶回去。

  不过刚到路上,脸色苍白的宋清珍就有些不行了,韩琛马上叫人送她去医生打针。
  中午这饭,折腾了足足二个多小时。是顾秋最近以来,吃得时间最长的一回。散了会,秘书长去休息了。
  韩琛回来汇报,宋市长喝高了,已经去了医院。
  顾秋沉着脸,回到办公室小憩一会。
  高学海过来了,顾秋看着他,脸色不好。高学海本来就是过来解释这个问题的。看到顾秋这脸色,马上道:“书记,关于今天中午换餐的事情,是这样的……”
  高学海过来了,顾秋看着他,脸色不好。高学海本来就是过来解释这个问题的。看到顾秋这脸色,马上道:“书记,关于今天中午换餐的事情,是这样的……”

  顾秋挥了挥手,高学海就悄悄离开。
  看来顾书记喝了不少,需要休息。高学海也是个奇怪人,本来他现在是常委,可以不必要这么小心翼翼。
  身份的转换,他没有实应过来。
  不过他在别人面前,自然不一样了。当了常委,必须有常委的姿态,但是他心里清楚,顾书记跟常人不一样,在他面前,必须低调。
  今天这事,也是必出来的,秘书长身边的人,架子大,要求高。显然对今天的规格十分不满意,没办法,只有换餐。
  顾秋用手撑着头,他是没有喝高,只是在心里觉得郁闷,自己一再强调要节俭,可总有一些事情,一些人,破坏他的禁制。

  这种风气,就是平时接待过程中带起来的。
  自己初来武源,花了不少力气才把这股风气给压下去,哪知道事情会这样?要是再出现反弹,之前所做的努力,岂不是白做了?
  想到这些事情,顾秋都觉得头痛。
  今天宋清珍算是完全被他们搞垮了,喝了这么多酒,吐了三四次,人家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打针呢!

  下午二点半上班,顾秋去市委宾馆看秘书长时,工作人员说,秘书长正在休息,下午的行程取消。
  顾秋这才回到办公室,正常上班。
  快四点多的时候,宾馆那边打来电话,说秘书长起来了。
  顾秋又赶过去,秘书长睡了一觉起来,精神不错。

  看到顾秋过来,他就问,“小宋同志呢?她怎么没事?”
  顾秋本来不想说她去打针了,但是考虑一下,也没有隐瞒。秘书长哦了一声,“这么严重?看来以后要少喝酒。”
  这个下午,主要问了一些双语学校的情况。秘书长说,“明天去看看吧!这个项目一定要抓紧,保质保量。”
  晚上,又搞了一顿。
  顾秋尽量让自己少喝,最近他烟也抽得少了。
  折腾了大半夜,回到家里,从彤已经在沙发上困了。一般情况下,保姆都在九点前回去睡觉,从彤听到门响才过来开门。
  闻到一股老大的酒气,她就递过一双鞋。“喝这么多?”
  顾秋道:“我已经算是没有喝酒的了,宋清珍同志都住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