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1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秉尧剧烈咳嗽了两声,他脸色从铁青转为灰白,夹杂着丝丝杀戮的狠毒,唐尤拉说,“三太太每月的零花钱 是十五万,比二太太还多三万,珠宝衣裳另算,打牌也不算在内,可她月月没有盈余,都救济她那位嗜赌的*夫了 ,听说他只在文西,擎南两个地下赌场就输了五百多万,有人看到他追去了碧华祠,抢走您送三太太的首饰,不信 让三太太拿出来,她一准儿没有。老爷,您替三太太养野汉子,养野种,若再不处置,您半壁家产都让*夫Y`in 妇搬空 了 ”

  常秉尧又是一口怒气卡在了喉咙,他想要说话以致于咳不出来,憋得脸涨红,唐尤拉趁热打铁举起三根手指, 坦荡从容说,“老爷,我宫寒不易受孕,我从没指望自己有福气,也不需要为我的子女争取什么,所以我没有栽赃 三太太的理由,照片在此,我以性命起誓,刚才字字句句没有半点虚言。”
  她伸出一根手指指向脸色惨白呆若木鸡的三姨太,“她察觉我与何小姐掌握了证据,为转移视线,泼脏何小姐 与姑爷不清白,想要斩萆除根永绝后患,蒙骗您到死。其实她才是最不清白的人,贼喊捉贼。”
  始终都是唐尤拉和三姨太唇枪舌战,我一点没有千预,将自己从战火中撇得干干净净,她铺好了路,是我加 把火的时候了,我侧过脸睥睨三姨太,“您有胆子将子宫流出的血水与老爷亲子鉴定吗。看到底几分是父子,几分毫 无干系”
  三姨太_把扯断了库尾一面纱,她眼睛猩红,“我哪里得罪你了,我凭什么让我孩子走得不安宁,你们有没有 人性,连我枉死的孩子都不放过!”

  我笑了笑,常秉尧最多疑,她敢答应他倒好些,避重就轻他更偾怒,他紧咬后槽牙,侧脸崩起一道道浅沟,“ 你刚才逼迫沈香禾不是很囂张吗。现在不敢了?”
  他伸手指了指散乱角落的相片,我为他捡起两张,他用力扔向三姨太脸上,刚好砸中她眼睛,她惊慌失措滚下 库,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自己看!苏玫,你简直大逆不道!我常秉尧一辈子戎马,还没有哪个女人敢在我眼皮底下背叛,你让我颜 面扫地,我非要活剐了你。”
  保镖听到常秉尧的斥骂,立刻从门外涌入,他们得不到确切指令,纷纷看向我,我不着痕迹斜眼示意三姨太,他 们顿时冲向了她。
  三姨太知道自己下场一定很惨,常秉尧对沈香禾的气偾不过是骨肉出了事,她这个人没有不可饶恕的大过,消 气了也就熬出来了。而自己出轨通奸却是实实在在,肚子被烙印了野种,他流不流掉就不重要了,沈香禾无需多久就 有翻身的机会,她面前只有死路一条。

  三姨太豁出去了,她趁保镖防备不深的时候不顾一切扑了过来,在那双狰狞的手距离我脸仅仅几厘米时,被保 镖及时按住。
  那是一双尖锐凄厉的爪子,恨不得挠破我的脸,剜出我的双目来谢恨,我自始至终无动于衷,没有仓皇躲闪, 我只感慨她的可悲,感慨人世的欲望竟有这么大威力,把很津明的人推向穷途末路。
  “你满意了! ”她嘶哑的嗓音朝我怒吼,听上去像一只断了脖子的鸡,在做最后垂死挣扎你一个计谋, 扳倒了我和沈香禾,下一个目标是谁,大太太吗?”
  她哈哈大笑,看着我旁边的唐尤拉,“你忠心跟随她,做伤天害理的事,你以为她会善心留下你?蛇蝎就是蛇蝎 ,永远都不会改变。你只要挡了她的路,她就把你大卸八块!”
  我捂着鼻子,厌弃她一身血腥味,不耐烦挥了挥手,保镖立刻将她拖出房门,她不断回头大骂,骂我,甚至骂 常秉尧,“你毀我青春,耽误了我最好的时光,我这辈子没有嫁人,没有做过母亲,人人喊我三姨太,我恨极了这 个称呼!我有名字,我也不是谁的三!你可以三妻四妾,凭什么要求我为你守身如玉你以为只有我背叛你吗,根 本没有女人真的爱你!如果你没有钱,没有势力,你什么都不算!你杀了我吧,有本事你杀光身边所有的妾!”

  我凝视常秉尧,他忽然苍老了许多,形同枯槁,憔悴沧桑。他听见了三姨太唾骂的每一个字,但没有二度勃然大 怒,只是沉默,陷入冗长的沉默里。这个半生风光一生戎马的男人,在一夕之间失去一个骨肉两个姨太,他不再是 髙不可攀,男女之事他和昔罗大众没有半点区别,他也有征服不了掌控不了的,他恍惚,似乎做了一场噩梦。
  唐尤拉轻声喊老爷,她问要不要陪他回房歇息。
  他摇头,浑油的黄揭色眼眸看向我,“你跟我来书房。”
  我上前一步搀扶他,迈出回廊时,四姨太和唐尤拉都跟着出来,我小声吩咐阿琴,“给关押两个姨太的保镖打 个招呼,好好关照,别吊儿郎当的搞形式主义,没看老爷都快气死了吗。实实在在的上点心,二姨太也不例外。他 们不敢听,就找五太太去,要她的信物。”
  阿琴笑说明白。

  进入书房我反手关上门,常秉尧坐在书桌后,我站在桌前铺开宣纸,用玉虎镇住一角,“老爷,书法静心,没 有过不去的事儿,您真要是倒下了,常府天就塌了。”
  我心情大好,又不敢表露出来,都发谢在磨盘里,那块砚台被我转得飞快,墨汁四溅时,他在身后喊我。
  “何笙。”
  我磨墨的手一顿,扭头看他,他有些悲痛不解,“是不是我的报应。”
  我继续磨墨,嘴上敷衍他,“老爷做错什么,怎么这样说。她们不检点不规矩,您还要怪自己管教不严吗。”
  “不。”他侧过脸,望向窗外笼罩在灯火和月色中,一颗千年古榕,榕树的叶子层层叠叠,深沉黯淡的苍穹把 它幻化为浓黑色,那般神秘古老沧桑哀戚。
  有一两只萤火虫飞过,也没有丝毫用处,生活在邪恶残酷的圈子,仁慈和光亮,是最没有用的。

  他抬起一只手,在虚无的空气里晃了晃,“我这辈子没有做过善事,我想要的,渴望的,不择手段也要得到, 为此多少家破人亡,多少妻离子散,我后悔过,可我到了这个位置,后悔也只能继续,因为我赎不了罪,佛不容 我,世俗不容我,王法也不容,连天都不容。”
  我手上动作逐渐缓慢,最后彻底停下,他将那只半空中的手伸向我,“还有你”
  我呼吸一滞,眯哏紧盯他,他沉吟良久,仍旧没有勇气说出□,他有些无力看着桌上空空如也的茶盏和铺平 得没有褶皱的纸,“我更对不住你”
  我知道他在说什么,我情不自禁死死揑着徽墨,几乎要将它揑碎,我强迫自己压下立刻手刃他的冲动,瞳孔血 红质间他,“容深和乔慈,都是你杀的,对吗。”

  他身体猛地一颤,不可思议抬起头,我闭上眼,将力气与仇恨逼退回去,再睁开清冷平静的哏眸,“我听别人 说。不过虚虚实实,老爷最清楚。”
  日期:2017-10-23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