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1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唐尤拉小声留下一句“一会儿用得着你。”便匆忙跟了进去。
  二姨太对这副兴师问罪的阵仗早有预料和准备,常府吵得这么热闹,她自然有所耳闻,我以为她会立刻服轮认错 ,她肚子里揣着底牌,而且是唯一的底牌,下场怎么也不至于太捿惨,然而她没有,她平静得比往常都要深,“和 我有什么关系”
  屋子里鸦雀无声,常秉尧也不由自主看向她,她站在房间中央,小佣人给她搬了把椅子,她毫不客气坐下去, 腰板挺得笔直,“听你的意思,你是在怀疑我,我有动机吗。”
  三姨太没想到她这样嘴硬,她五官抽搐了几下,咬牙切齿指着二姨太咒骂,“你怕了,你怕我诞下儿子,怕我 母凭子贵不容你,怕我威胁你的地位!在常府里,大太太人老珠黄,四太太不争不抢,五太太侍奉年头短,论旧情和 心机,只有我能与你匹敌,你怕自己生女儿,就朝我下毒手,你知不知道,常府没有儿子,如果这一次你真的毀掉 -个男胎,你是让老爷绝后!”

  “话可不要乱说,你现在是血口喷人”二姨太脸色一沉,“生男生女谁也无法预料点眉目都没有,我会 冒险害你流产吗?就算我福薄,生了女儿又怎样,我位置排在你前面,我犯得着和你过不去吗。”
  她这副撇得干干净净的委屈样子,倒真不像罪魁祸首,我有些竒怪,朝门口看了一哏,阿琴心领神会,她挤 出佣人群,溜墙根站在我身后,我小声问她,“到底是谁。”
  “按照您的吩咐,我买通了给三太太洗衣服的小晴,她每日都留意着,她看到是曽经受过二太太恩惠的一个打杂 的下人,经手了三太太傍晚饮用的牛乃,往里面下了滑胎药。是二太太房里的佣人指使的。”
  我点了点头,朝她伸出手,她将纸包塞进我袖口,然后无声无息退出,我凝视坐在椅子上稳如泰山的二姨太冷 笑,她在深宅大院熬了十年,推脱责任的演技练得真是炉火纯青,虽有几分垂死挣扎的迹象,可不得不说漏洞瑕疵 很少,如果不是我在府里安C`ha 了眼睛,连我都能骗过了。
  她的孩子三个月,三太太才一个月,下人们聚在_起说是二太太有了喜,三太太沾了她的好运,才也怀上一个 。两方较量孰轻孰重很明显,常秉尧恐怕割舍不了旧情。

  三姨太知道自己敌不过,她不甘心挣扎着鹏起,苍白的脸上泪痕斑驳,“我只恨,我没有你这样的先见之明,没 有狠毒残忍到连一个未成型的胎儿都不放过。你早就算计好了,老爷失了一个子嗣,不会再失第二个,我的孩子死也 是白死”
  二姨太声音冷冰冰,“你自轻自贱不要推到我身上,我如果没有怀孕,我伤你还有缧由,都是碧华祠拜过佛祖 的人,谁没有一副轮心肠,我看不惯你,却不会加害你的骨肉。”
  阿琴不动声色推搡一个佣人,小声警告恐吓了她几句,我故意让出一条路,佣人几乎从这条笮笮的路滚进来, 她被屋子里的寒意和煞气震住,脚下一轮直接跪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干干瘦瘦的女孩,十七八岁,脸上还有火烫出的疤痕,她嘴唇泛起苍白,脸色铁青,似乎被阿琴吓得 不知所措,她颤颤巍巍好半响,才哇一声哭出来。
  “我都说!求老爷对我家人网开一面,我也是迫不得已,主子让我做什么我怎么敢违抗。我是奉二太太吩咐在 三太太的牛乃里加了堕胎药,药是西街中药房拿来的,有药单子为证。小晴姐姐也看见了二太太的佣人找我。”
  二姨太脸色一变,这大约是她这辈子最难看最崩渍的模样,她不可置信看向出卖自己的女孩,女孩换了个方向 ,朝她用力磕头,“二太太,我老家还有母亲和残疾的哥哥,我不敢拿家人性命赌注,您已经自身难保,怎么还保 得住我。”
  “够了!”
  常秉尧忽然开口,他这_声怒斥,吓得二姨太从椅子上跌落,佣人急忙扶住她,才没有让她肚子触碰地面,她 身体颤栗,惊慌与恐惧取代了刚才的镇定,她犹如置身悬崖哨壁,身后无数双手在伺机推她坠崖,她躲避呼救,仓 皇绝望。
  常秉尧极其偾怒失望,他看着轮成一滩泥的二姨太,知道她百口莫辩,他痛心疾首指着她的脸,“香禾,我待你 不薄,常府这么多女人,只有你被我宠爱了十年,大大小小的错你犯了几百件,我没有处置过你一次,你和小三怀 着都是我的骨肉,她咽不下这口气,我不能让她受委屈。”

  二姨太大喊不!胜算大势已去,她哭着鹏向常秉尧,一边磕头一边痛哭流涕,“老爷,我知错了,我一时糊 涂,我求求您,看在我们这么多年情分和我肚子里的骨肉,您饶过我,孩子不能没有一个髙贵的母亲,他已经是私 生子了,您只当饶恕我可伶他。”
  她凄惨的哀求,狼狈的面容,早已不见往日的风光,此时她就像一条狗,徘徊在被抛弃的边缧,常秉尧一声 不吭,别开头不再看她,她死死扯住他裤腿,“老爷,您是常府的主子,所有人都看您脸色而活,您哪里知道我的 苦楚啊!我真的怕,镜子里的我,一天比一天衰老,失去了胭脂的遮盖,那一道道皱纹令我不安,我已经在您心上 逐渐淡去,天下哪有男人,愿意看一张日益残破的面容,而不去观赏娇艳的鲜花。五姨太那么年轻,何笙那么讨您喜 欢,这个孩子是我唯一的筹码,如果您只有我,谁会愿意沾染无辜人的血!”

  她无意识提到了我,身体忽然一僵,似乎反应过来什么,她颤抖中抬起头,一双眼睛波涧乍起,紧紧锁定在我 脸上,短短几秒钟她便清酲,怒不可遏指着我,“是你!你才是真正恶毒的人,你是幕后军师,你算计了我和三姨太 ,你挖坑让我跳,却在背后坐收渔利!”
  常秉尧刚刚被她哭得动容的心肠,又一次冷硬下来,他重重拍打椅背,“事到如今,你还要泼脏别人为你垫背 吗?何笙没有身孕,她也没有陪寝过,她有什么目的这样做。你这么容不下她,她就算怂恿你会听吗。”
  二姨太被间住,她也猜不到我的目的,我肚子空空,灭了三姨太的子嗣又能为自己换来什么,她不停念叨一句 一定有,她是魔鬼,我上了她的当。
  常秉尧厌恶透了她此时百般推脱嫁祸我的模样,他挥手吩咐保镖将她带到地牢关禁闭,保住孩子的前提,吃喝 从简,每日罚跪两个小时,常府从今日开始再没有二姨太,只有沈小姐。
  这是深宅之中,对女人前途最残忍的宣判。沈香禾整个人呆愣住,她凝视着某一处,眼睛也不眨,似乎丢了魂 魄。

  当保镖触碰到她手臂,将她托着往房间外走时,她忽然回过神,一边奋力挣扎一边朝云淡风轻的我破口大骂, “何笙,你会遭报应的!你这辈子作恶多端,你最后的结局一定生不如死!人在做天在看,就是你愁恿我做了这件 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