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4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宋清珍,顾秋心里暗道,省委究竟是什么个态度?
  下了飞机,各奔各的,顾秋直接到省委去了,江世恒则坐了车子回老家。估计是去谈结婚的事。

  这事儿他没有跟顾秋提,但是周琴那边已经商量好了,两人准备结婚,所以他急着回家打点。
  跟顾秋这么久,最大的收获,就是娶了一个外国老婆。江世恒想到这里,总是嘿嘿地笑。
  周琴呢,此刻不在大陆,早就随白若兰回了新加坡。
  白若兰的肚子目前还看不出来,但她想在新加坡把孩子生了。这事,也一直瞒着白家的人。

  到了省委,阳书记让他等了一阵。
  顾秋和谭秘书聊了会,谭秘书似乎很忙,说话有一句没一句的。今天过来,倒是没有看到秘书长。
  等谭秘书通知他进去的时候,顾秋见到了阳书记。
  阳书记看起来很累,毕竟年纪大了,精神状态不是太好。其实顾秋心里明白,人家阳书记这么给面子,也是没有办法。

  象当初,左系左安邦,宁系宁雪虹,顾家顾秋,这些人哪个不是大豪门里的人物?他们这群孩子在这里打架,你还不能劝。
  劝不好,人家就认为是你偏袒,阳书记心里也很不舒的。人都是这样,一旦到了阳书记这级别,他也不想折腾出太大的浪子。
  用某人的话说,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可顾秋他们这些年轻人,个个锋芒毕露,哪个不给他整出点事来?阳书记在心里暗暗叫苦啊!

  别人不说,光是顾秋。
  把他扔到达州,达州班子沦陷。
  把他扔到武源,武源班子沦陷。
  到哪里,哪里就会惊天动地。
  当然,群众对此拍手称快,支持率奇高。
  但是对于上面来说,发生这样的事情,有利有弊。
  有利的是,反贪反腐,打击犯罪,稳定社会经济发展,为群众,为社会创造了条件。

  不利的是,暴露出来的问题越大,说明存在的问题越多。上面会有人反过来问,为什么你们这里问题如此之多?
  问题多,就是没有管理好。
  上次万天海的事情,闹得很大,京城都知道了。但是没有人出来说什么,这毕竟只是地方上的事情,而且摆平了。
  但是足可以说,这件事情的影响力。
  阳书记的神色不是太好,这倒不是说,他心情不好,而是休息不够。
  顾秋喊了句阳书记,阳书记的目光投过来,“最近武源的情况怎么样?”
  看来他是想听听顾秋的说法。
  顾秋心里明白,便据实汇报。
  “武源的现状,目前一切正常。新班子成立以后,各方面都得到了改善,大家都各尽其职,工作没有落下。”
  阳书记听着这话,没有反应。
  顾秋道:“双语学校将在今年上半年交付使用,九月初就可以正式开学了。高速公路的建设,预计在未来二到三年完工。接下来我们的目标任务,就是把那些山区少数民族部落,给他们通上公路,让他们能够走出大山,跟外面的世界融洽相处。”
  当然,别看这些工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度大了。
  阳书记当然心里有数,要把这些部落的路都打通,太难了。
  有些人住在绝壁之上,而且一般人根本爬不上去的。他们在这种地方,简直就是个世外桃园。
  自娱自乐,也不跟外界打交道。
  生儿育女什么的,他们有自己的族人。
  但这种部落,已经极少了。
  大部分的少数民族,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渐渐开放出来。
  顾秋说完,阳书记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宋清珍这个同志怎么样?”
  顾秋明白了,这才是重点。阳书记并不是想要听武源的工作汇报,而是要听听顾秋对宋清珍的看法。
  顾秋沉默了一下,这才道:“宋清珍这同志,挺好的。工作责任心很强。”

  阳书记的眉毛动了下,顾秋看在眼里,估计阳书记对这个笼统的说话不感兴趣。顾秋就说,“她老公前段时间来了!”
  说到这里,顾秋停顿了下,阳书记问了句,“有同志反映,她有作风问题?”
  顾秋愣了下,居然有人跟阳书记说这样的事?这个人除了秘书长,不可能有别人。
  所以顾秋说:“这可能是个误传。他老公过来,的确是要找她离婚的。真正的原因是,他老公受不了宋清珍同志的工作态度和作风。一个女同志,为了工作长期奔波,没日没夜,很少有时间照顾孩子和老公。把家里的事情都搁下来了,时日一久,他老公终于提出来要离婚。这事情是曾开源同志,亲眼所见。”

  阳书记又端起杯子,慢慢地喝着茶水。
  有人说在平时情况下,有端茶送客的含义。但顾秋却知道,阳书记在琢磨这话里的真假。或许,他在思考一个问题。
  的确,阳书记不了解宋清珍的性格,但是宋清珍亲自到他家里,上交材料,可以说是弹劾秘书长。
  秘书长对她的评价,可以说是巅倒黑白。跟顾秋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现在顾秋如此评价宋清珍,他当然要斟酌一番,到底谁的话更可靠?
  顾秋不敢断定,阳书记会相信自己,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说明真相。
  顾秋说的真相,的确是很感人的。
  当一个女人,把自己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扑在工作上,没有得到认同,反而招来质疑。你说这是一种多么心寒的事?
  顾秋只说事实,不讲空话。
  他相信阳书记心里自有公道。

  从阳书记这里出来,顾秋去见了夏芳菲。
  夏芳菲也知道白若兰怀孕一事,白若兰一旦怀孕,夏芳菲的担子就更重了。当然,她不可能去管白氏汽车产业的事。
  但是双娇集团,只有她一个人承担了。
  顾秋今天不准备回家,在夏芳菲那里歇。

  两人同床的时候,夏芳菲头一次让他用套子。顾秋感觉到怪怪的,不过他心里明白,要夏芳菲去买套子,这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用套子,只是为了防止怀孕。
  白若兰已经怀上了,夏芳菲要是再怀上,岂不乱套了?公司归谁来管?
  顾秋还是头一次用套子,看到这套子,他又想起以前陈燕的事情。不过他还是接受了夏芳菲的建议。

  当然,他可以不用,但是对女人的伤害太大,他不能这么自私。
  夏芳菲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她也是观察入微,看到顾秋用了,她带着一丝歉意,“谢谢理解!”
  顾秋直接晕死,咱这关系,还要说这些?
  后来两人躺在床上,夏芳菲说,“我决定把陈燕调回来,在公司里给她一些股份,让她给我独当一面。”
  顾秋当然不好说什么,“这个你自己决定吧!我不干涉你的事情。”
  陈燕也是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至于她的婚姻状况,夏芳菲当然不知道,也没有去打听。
  陈燕要是回来的话,顾秋也好些。
  否则把她一个人扔在上海,每年都难得回来几次。
  要是夏芳菲再给她一些股份,陈燕以后的日子根本不用愁了。

  当然,就算是夏芳菲不给她股份,顾秋也会想办法照顾她们母女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