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3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开源在心里想,秘书长此举,的确是很不明智的行为。做为一个省委领导,一旦发现自己的子女有错误行为,并造成了不良后果。

  首先要做的,并不是急于擦屁股。
  借自己手中的权力,干预司法进行。
  他更应该主动的,积极地配合司法工作顺利开展。也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脱离干系,不被牵扯进去。
  而大多数人,往往在这个时候选择第一种。
  亲情大于天?
  真的是这样吗?
  在法律面前,那些被亲情迷失的人,最终都成为了牺牲品。曾开源在心里嘀咕,秘书长真要是这做么,肯定要出事。
  关键就看,有没有人要搞他。
  不要说秘书长是省委常委,平时高高在上,人见人怕。一旦被卷入那种大势力之争,他也只是其中的炮灰而已。
  所以曾开源不吭声,任他骂,任他出气。
  秘书长足足骂了他半个多小时,这才坐下来。

  “你回去好好想想!”
  在见到阳书记,可必须经过他这个秘书长。曾开源和宋清珍可不能象普通群众那样,拦路告状。
  这样影响不好。
  曾开源离开后,他在心里暗道,自己能入常,肯定不是他秘书长的功劳。如果没有顾书记的举荐,自己肯定没戏。
  这一点,他心里非常清楚。

  宋清珍在省里二天了,一直没有等到消息。
  曾开源跟她碰了面,“我们这样是见不到阳书记的,还是另想办法吧!”
  宋清珍心里也明白,见阳书记的难度有多大。象他们这样的领导,他不主动见你,你根本没有机会见到他。
  而且曾开源透露,一些人已经在想办法干预这事了,自己已经感受到了这种压力。
  宋清珍相信他不会说谎,既然他来了,肯定是站在自己这一面。

  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打电话过来了。
  打这电话的,居然是组织部长。
  “小宋啊,你到我这里来一下。”
  组织部长的语气很好,听不出他是什么立场。宋清珍心道,他都知道自己到了省城,看来自己的行程一直受人关注。
  宋清珍道:“好的,我马上过去。”

  曾开源有些紧张,“我陪你过去?”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
  宋清珍拒绝了,独自一个人来到组织部部长办公室。
  组织部长,并不急于见她,而是让她等了好久。
  快下班的时候,组织部长才叫人把她喊进办公室。宋清珍进来了,部长喊,“坐,坐啊!”
  直到秘书倒上茶水,他才吩咐,“没有特别情况,不要打扰我们。”
  秘书带上门,守在外面的秘书室。
  组织部长的目光,落在宋清珍身上。
  “小宋啊,你是一位很有前途的干部,我听说过你在边境那边的事迹。不错,不错!”
  宋清珍不说话,她想知道组织部长今天究竟要说什么。

  组织部长说,“我们对于你的任命,是非常慎重的。组织上曾经也有过争议,不过我们还是坚持让你和顾秋同志搭班子。足可以说明省委领导对你的重视。”
  宋清珍说,“我知道,谢谢部长的好意。”
  组织部长道:“听说你最近受了委屈?”
  宋清珍抬起头,“不是委屈,是屈辱!一辈子都无法原谅的屈辱。”
  组织部长叹了口气,“我知道,我能理解。不过我还是劝你,要以大局为重。毕竟事情还没有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嘛。也没有造成不良后果和阴影。有些事情,抬抬手就过了。不必太放在心上。”
  果然是个说客,宋清珍心里不服。
  这样的事情,能说算了?
  什么叫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他一个秘书长侄子而已,凭什么逍遥法外?

  宋清珍本来就是那种很固执的人,今天这事你说要她算了,绝不可能。
  换句话说,如果这样发生在组织部长女儿或媳妇身上,他会算了吗?
  宋清珍果断拒绝,“对不起,我无法说服自己。我会把这些材料亲手交到阳书记手中。如果阳书记不管,我将进京!”
  心意已决,谁也阻止不了。
  当然,宋清珍是个识大体的人,她不会盲目上丨访丨。
  去京城,那只是万不得己的最后选择。
  组织部长看到宋清珍这表情,不由皱下眉头。自己出面跟她谈话,她居然不上道?
  在组织部长那里的一个多小时里,宋清珍始终如一,坚持自己的立场不动摇。组织部长没折了,看看表,“你回去好好想想吧,今天就到此为止。”

  宋清珍离开组织部的时候,程暮雪已经带着人赶到省城。
  并且跟曾开源取得了联系,顾秋当时在武源做了分析,曾开源之所以去省城,这是一种态度。
  但这并不是正确的方式,他应该做的,就是抓人。
  只有抓到曾少,把他带回武源之后,一切就好说了。
  但是这种机率很少,在省城抓人,必定受到干涉。程暮雪还是带人过来,力求一试。
  秘书长在心里明白,这件事情要完全压下去的可能性不大。首先,要顾秋不站在宋清珍的立场上。
  其次,要打点方方面面的关系,联手向宋清珍施压。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让宋清珍屈服。
  如果顾秋出面公然支持宋清珍,这件事情又麻烦大了。以顾秋这种能折腾的劲,再加上他和杜省长的关系,曾少的问题,只怕迟早要捅出来。
  为了摆平这事,秘书长做了多手准备。

  程暮雪跟曾开源汇报,要防止曾少逃离出国,一旦他离开大陆,再想抓到他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而这件事情最终也会随之不了了之。
  曾开源心道,都已经豁出去了,那就行动吧!
  因此他亲自下令,让程暮雪暗中追捕。
  至于宋清珍去见组织部长的事,曾开源能猜测个大概。肯定是当说客的,要宋清珍放弃上诉。

  可他却不知道,同一时间,秘书长在阳书记那里进言,他就是根据武源市发生的市长被挟持一案,在阳书记这里说武源市的治安工作不行,堂堂一个市长,居然被匪徒劫持。这也太不象话了,必须追究曾开源的责任。
  阳书记问究竟是什么原因?
  秘书长说,“据我了解,这个宋清珍也是有问题的。她和丈夫的关系一直不和,而当天晚上,她又醉酒夜宿酒店,估计是房门未关,或还有其他方面的因素,导致了这种事情的发生。身为一个党员,一名女同志,在生活上应该非常注意,检点,她这样子,怎么当代市长嘛?”
  的确,从这些方面入手,可以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损坏宋清珍的形象。阳书记对她并不了解,很多方面的了解,自然听身边的人说起。
  就如秘书长说的,先抛开了治安问题不说。
  就是宋清珍这样,一个女同志喝得七荤八素的,跑到酒店开房,成何体统?再加上秘书长说,她有可能喝醉了酒找公关男,这才发生了绑架事件。
  世界上很多事情,原本没有黑白可分,有人说白它就白,有人说黑他就黑。秘书长这一说,阳书记也不悦了。
  这个同志品行有问题!
  当然,一个女同志,半夜三更的在外面喝醉,又入住酒店。
  说不定就是她品行不端,才发生这样的意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