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3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一刻,顾秋无形之中感染了很多人。
  尤其是那些刑警同志们,保护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是他们的职责。可是今天,市委书记给他们上了生动的一课。
  收队之后,顾秋回去洗澡。
  宋清珍也回到家里,洗了澡后,她就躺在沙发上。本来要送她去医院,宋清珍坚持不去。

  既然没有受伤,就不要这么娇贵。
  何少丽赶过来,想跟宋清珍陪不是,发生这种事情,她一直在心里感觉到不安。
  宋清珍道:“这个跟你无关,那些亡命之徒都是边境过来寻仇的。”
  何少丽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说了很多话。宋清珍道:“别这么在意,相反我们应该高兴才对。至少把这些人一网打尽,解除了一个危胁。”

  的确,从这方面想,倒是真的。
  既然这些人要寻仇,迟早会上门来的。现在他们都落网了,以后就踏实多了。
  宋清珍心里明白,如果不是以前自己作风过硬,对这些人打击过于严厉,自然就不会有今天这事。
  只是她却不知道,这幕后还有另一出戏。
  顾秋只是洗了个澡,回到办公室后,迅速召开会议。
  就今天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然后强调了要加大打击力度,对武源地区进行严厉的犯罪打击。
  指示曾开源,马上审理这个案子,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散会的时候,大家都站起来跟顾秋握手。表示对他安全归来的庆祝。
  顾秋拍拍他们的肩膀,各自回了办公室。
  张部长吁了口气,回去之后马上开会,要把今天的新闻制作出来。要突出班子的团结,突出顾书记的大义凛然。
  他的工作比较忙,这次是他要亲自审稿,不能有半点疏忽。
  随后,顾秋把江龙请到办公室。
  站起来跟江龙握手,“江龙兄弟,你怎么来了?”
  江龙道:“我是有事情过来看看,刚下飞机就听到司机说出了大事。赶出去的时候,你已经跟匪徒面对面了。”
  顾秋道:“今天要不是你,这面就丢大了。”
  江龙摆摆手,“没我什么事,我只是一个打枪的。倒是你,在刑警们的心目中,影响很大。说实话,我还从来没见过有哪位领导干部,能象你一样。难怪武源市群众对你好评如潮。”

  顾秋苦笑,“这高帽子你就不要带了,没有出事,宋清珍同志安然无恙才是皆大欢喜。”
  自从认识了顾秋,江龙对他的好感与立俱增。
  顾秋说,“晚上一起吃饭,我今天陪你好好喝几杯,感谢兄弟救命之情!”
  江龙道:“喝酒没事,但这话千万不要这么说。否则就见外了。”
  顾秋站起来跟他握手,送他到门口。
  下午,顾秋去看望宋清珍。
  这次他是来到宋清珍的房子里,进了门,看到宋清珍一个人在家里。顾秋打量着这房间的一切。比较简单,实在,没什么太多花俏的东西。
  他知道宋清珍是个实在的人,顾秋坐下后,宋清珍亲自倒茶。

  顾秋问,“身体怎么样了?要去检查一下吗?”
  宋清珍道:“我没事,谢谢顾书记关心。”
  顾秋说,“一个班子里的同事嘛,相互帮助是应该的。只要你身体没事就好了,我们市政府很多工作还要依靠你来主持。”
  宋清珍看他说得轻巧,什么叫相互帮助?

  很多时候,体制内那种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很严重,哪象今天这般,拿自己性命来拼的。
  她很感谢顾秋大义,顾秋说:“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我请了江龙同志。”
  宋清珍知道,江龙就是那个神枪手,在关键时候,将石老三一枪击毙,也可以说,他是整个事情成功的关键。
  如果没有江龙,顾秋真没什么把握反败为胜。要是他被这些歹徒劫走,就算是不死,也会出丑出大了。

  宋清珍当然要去,参加这样的宴会,那是对救命恩人的感激。于是宋清珍说,“好的,我一定到!”
  顾秋也不逗留,站起来就走。“那我就告辞了,你好好休息。”
  看着顾秋离开,宋清珍的目光有些呆滞。
  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错觉。总是认为,关心自己的不应该是顾秋,而是那个与自己结婚多年的男人。
  可那个男人又在哪里?他的心里,是否依然还有自己的存在?
  于是她又想到那句话:当所有的一切都已看淡,是否还有一种坚持藏在心间?

  当初的坚持,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
  被抓到的三名匪徒,他们的身份很快就查清楚了,是滇缅边境的亡命之徒。
  这些人常年在边境从事贩毒活动,那边的贩毒集团,可谓是层出不穷,宋清珍在那边当了几年县委书记,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扫毒行动。
  当时的县公丨安丨局局长不得力,宋清珍一介女流之辈,亲自率兵缉毒。这在边境也是一段佳话。
  此番这些人过来,就是找宋清珍报仇的。

  顾秋很快就知道了这一切,曾开源说完,顾秋就问,“他们是怎么找到宋清珍同志的?”
  这个……
  曾开源还在纠结这事,因为这案子牵系到另一个重要人物。
  顾秋又问,“还有那个被枪杀的人,他是什么身份?”

  曾开源汇报的时候,故意把这些撇开了。
  但是顾秋问起,他不得不说。
  新年开张第一天,就发生这种事情,当然大家心里都不爽,紧张得个半死。顾秋问起后,曾开源只得如实相告。
  据这伙人交代,他们是在郊外找到宋市长的。我也找宋市长证实过了,昨天晚上她和何少丽在一起吃饭。宋市长心情不好,喝了不少酒。随后她在酒店入住。
  我们在酒店展开调查,发现酒店一名服务员给人通风报信,把宋市长入住酒店的消息,告诉了另外一伙人。
  除了在案发现场找到的死者,我们还抓获了一名本地流氓混混。是他们两个把宋市长带出了酒店。这一切,都从这些人口中得到证实。

  顾秋听后,冷静地分析一下。
  目光落在曾开源身上,他感觉到曾开源似乎有顾忌,还有些东西没有说出来。于是,顾秋的目光变得凌利起来。
  “给你一天时间,揪出幕后真凶,否则你这个局长就不要当了。”
  顾秋没有权力拿下他政法书记的位置,但是公丨安丨局长的权力,他还是有的。

  曾开源言欲又止,他立刻起身,回到局里。
  虽然他抓到了一名疑犯,但是光凭这人的口供,无法将曾少定罪。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要怎么样才能证明,他是幕后指使呢?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他觉得有没有必要这么做?
  就他这个局长而言,他可以适合而止,有些事情涉及到高层,要回避。顾秋给自己一天时间,其实已经不需要了。

  他心里清楚,现在要做的决定,就是要不要把这事情捅出来。
  可是不捅出来,他能回避么?
  顾秋追究不追究,他不知道,至少宋清珍不会放弃。曾局猜测着,是不是因为上次打耳光事件,引起的报复?
  显然,这中间是有隐情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