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0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裴子衿又笑了起来:“田新桐同志,我可没你那么大的面子,能一个电话就让人家千里迢迢的跑过去接受我的问询,再说了,听闻萧晋是个支教老师,山里交通那么不便,专门让他跑一趟,就等于村里的孩子好几天上不了课,我有手有脚的,为啥非得耽误孩子?”
  这解释简直滴水不漏,但田新桐的心里还是很不踏实。她总觉得裴子衿对萧晋下这么大的功夫,肯定有什么猫腻在里面。
  可惜,她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领路的向导,根本就没资格参与进案件之中。

  人生第一次,她有点后悔非要从一个基层民警做起了。
  田新桐只来过囚龙村一次,虽然还记得路,但速度肯定快不了,当她们走出大山到达村口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空气中也充满了炊烟的味道。
  裴子衿远眺西边山后火红的天空,深吸一口气,感叹一般的说:“这里真美。”
  “嗯,”田新桐点头附和道,“这里不光风景很美,人也非常的淳朴善良。”
  “淳朴善良?”裴子衿神色一变,似笑非笑道,“那就是说,这里的人一定会帮亲不帮理喽!”
  田新桐警觉的问:“裴同志,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咱们赶紧进村吧!走了这么长时间的山路,我饿的前胸贴后背了都。”
  说完,裴子衿就大踏步的向村里走去,田新桐皱皱眉,跟了上去。

  在一个村民的指引下,两人来到村后,裴子衿远远看见萧晋所住的地方,嘴角一翘,说:“这位萧老师在村里的地位果然很高啊!连住的地方都是最大最气派的。”
  田新桐下意识的就撇撇嘴,替萧晋辩解道:“别急着阴阳怪气的说话,这院子原来只是三处没人住的危房,萧晋为了种草药才把它们修整之后又连在一起的,再说了,他不但是村里的老师,还给村民们带来了不少的收入,就算受尊敬一些,也很正常吧?!”
  “当然,你说的很对。”裴子衿呵呵一笑,就不再说什么。
  因为天还亮着,萧晋家的院门没关,裴子衿一点都不客气,抬腿就直接跨进了门槛。
  “请问,这里是萧晋萧老师的家吗?”
  她唤了一声,首先冲出来迎接她的,是那只身上绑着纱布和夹板的泰迪狗的吠叫。

  “萧晋还是个兽医?”她诧异的回头问田新桐。
  田新桐很自然的回答:“他是什么我都不觉得奇怪。”
  这时,听到动静的周沛芹从厨房走了出来,看见是两个女人就愣了愣,再仔细一瞧,才认出田新桐,就笑着迎上来,说:“田警官,您怎么来了?快、快屋里坐。”
  “沛芹姐!”田新桐上前拉住周沛芹的手,“好长时间没见了,你还好吧?!”

  “谢谢,我很好!倒是你,不穿警服,我都差点没认出来。”说着,周沛芹的目光就转到了裴子衿的身上。
  “周女士,您好!”不等田新桐介绍,裴子衿就伸出了手,“我叫裴子衿,是新桐的同事,早就听她说这大山里藏着一个风景秀丽的山村,所以这次趁着放假的功夫,就让她带我过来看看,希望不会给您带来太多的麻烦。”
  一听这话,周沛芹明显松了口气,赶紧握住裴子衿的手,说:“不麻烦不麻烦,来了这里就当是回了家,不用客气的。来,外面怪冷的,先到屋里坐,我给你们倒杯热茶暖暖身子。”
  两人跟着进了堂屋,趁着周沛芹去外面拿热水的功夫,田新桐压低声音问:“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说是来玩的?”
  裴子衿撇撇嘴,说:“平白无故的,哪个好人家会喜欢丨警丨察登门?虽说我只是来问萧晋几个问题,但能不让人家女眷担心,何乐而不为呢?难不成你喜欢看人家戒备的脸色?”
  田新桐一滞,尽管还是不服,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这位来自国安的调查员绝对可以称得上心细如发。
  周沛芹拿了热水回来,为两人泡茶,裴子衿上下打量她一番,开口问道:“周女士,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孩子和她爹都在学校呢,不过看时间也快回来了。”周沛芹随意的回答说。
  “她爹?”裴子衿诧异的瞥了田新桐一眼,又问:“萧老师是您的丈夫?”
  周沛芹倒水的手顿了顿,然后继续边倒边笑着说:“不是,我们没有结婚,但他是我的男人,也是孩子的爹。”
  裴子衿虽然年纪只有三十多岁,但经手的案子却已经不少,一双最善于发现细节的眼睛更是被国安调查部内部称为“鹰眼”,所以她很轻易的就发现了周沛芹说话时表情中那隐隐的骄傲和自豪。
  在如此闭塞的农村,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躲男人还来不及,周沛芹居然像是在说一种荣耀一般介绍自己的非婚男人,足以可见,助手冯洋对于萧晋的评价有一点是没有说错的——他绝对是一个很有个人魅力的男人。
  能轻易的结交名流,也有点石成金的本事,虽称不上玉树临风,但也算是风流倜傥,这样一位精英公子哥儿式的人物,为什么会屈居于一个小山村里当老师呢?

  另外,他的档案不管怎么查,都普普通通,毫无特别之处,明明出身寒门,行事却一派贵子作风,且施展如意,没有一点违和之感。
  这个萧晋简直太不符合常理了,他的身上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与一位特别的嫌疑人交锋,裴子衿心里就抑制不住的期待起来。
  “哦?”她做出一副八卦的样子,笑着说:“看您满面红光,跟萧老师的感情一定很好,我还真有点好奇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周沛芹自然是看不出裴子衿别有用心的,闻言脸色一红,刚要羞赧地开口,忽然想起什么,就道:“对了,我灶上还熬着粥呢!实在不好意思,田警官,你是萧和小柔的朋友,就别把自己当外人了,先替我招待一下裴同志,我去去就来。”
  周沛芹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田新桐拿起茶壶为裴子衿和自己倒茶。裴子衿深深看她一眼,意有所指的说:“穷山沟沟里居然还有周女士这样韵味儿十足、我见犹怜的女人,那位萧老师艳福不浅啊!”
  田新桐目光黯淡了一下,接着就很严肃的说:“裴同志,在级别上,你是我的上级,不管做什么事,我都无权干涉,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用这种莫名其妙的口气来说沛芹姐,她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没人有资格无端的评价她。”
  裴子衿挑了下剑眉,郑重的点了下头,说:“抱歉!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她比大多数的城里女人都漂亮,有点意外罢了。”

  “城里女人和农村女人都是人,就长相而言,本就不应该有什么差别,只不过城里人生活优渥,体力活不多,女人更擅长保养和打扮,这才显得乡下女人普遍不如城里女人好看。”
  田新桐喝了口茶水,解释道,“但是,囚龙村的水土很好,女人普遍皮肤都不错,再加上萧晋有一手很厉害的驻颜医术,沛芹姐会这么漂亮,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日期:2017-09-29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