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9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启才妈止住泪水,调整了一下情绪,当然明白部队的干部这个时候匆匆忙忙过来明显的是为纠纷来的,因此整理了一下思绪,从头到尾的娓娓道来……
  武装部招待所好的房间基本都被订了,律师团全部入住,加其他人员,二十多号人,是个很强大的团队。

  晚十点多的时候,陈尚武、刘书东在律师团一到位,不顾他们车马疲劳,把首席大律师和他的助手叫过来开会。
  刘书东说,“陈参谋,麻烦你把具体情况介绍介绍。”
  陈尚武也是从马家回来不久,和马启才的母亲足足聊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是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首席大律师推了推眼镜,说,“陈参谋,从事情的起因开始说,明天我还要见一见当事人,不过在此之前,我得知道部队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有明确的目的我们才能针对性的进行动作。”
  专业人士说话不带一点人情味,也许这样才显得专业。
  陈尚武道,“三年前马家村对土地进行调整确权,包括宅基地。当事人夫妇是马东权和罗秋霞,也是我们部队战士马启才的父母。因为罗秋霞身患重病,卖了在县城的住房用于治病,从县城搬回马家村祖屋。马东权和罗秋霞原是化肥厂职工,他们的户口属于非农,已经从马家村迁出来。马家村干部以此作为依据,在重新调整土地确权的时候,没有把马东权家列入在内。”
  顿了顿,他喝了点水,继续说,“但是,我们查过马启才的档案,马启才当时是在马家村出生的,落户口的时候马东权的还没有迁出去,因此马启才还是马家村的人,按照政策,至少自留地和宅基地是有马启才的一份的。于是马东权和村干部理论,这里面发生了冲突,马东权和对方动起了手,随即马东权被打死。当时的判决是自卫过当,依据是马东权先动的手,对方被迫自卫下手过重致死。最后的结果是马家没有得到自留地,新的宅基地也没有。目前罗秋霞一个人居住在祖屋,那块宅基地是马东权的父亲留下来的。”

  首席大律师微微点头,思维非常的敏捷,“大致了解了。我的意见是,先把宅基地放到一边,以当时的案件为突破口。从你描述的情况来看,既然是自卫过当,那么马家是得不到什么赔偿的。当时的情况下,毫无疑问马东权是属于弱势一方,到底是不是自卫过当也暂且不管,我的意思是,想办法对该案提起重审,只要得到过失杀人的结果,后面的事情很好处理了。”
  刘书东佩服得差点要竖起大拇指来,大律师的思维果然是不同,选择的角度更是刁钻,并且都是选的对方最敏感的位置下手。毫无疑问,这个突破口避开了当前大家关注的焦点,是一个迂回的战术,但却更加的有效。
  陈尚武不难想明白,他问,“有多少把握?”
  首席大律师笑了笑,轻松地说,“一切正常的话,百分之百。”
  他还真不是跨海口,打架斗殴致死这样的案例,本身的责任划分非常复杂。换句话说,如果当时马家有一个强大的律师团支持,会是这样的结果吗,绝对不是。况且现在部队也在关注这件事,哪怕部队关注只是军属的生活待遇等,不会涉及地方的行政执法,但这对地方也是一种压力。
  “如此说来,这个事情并非三五天能处理完的。”陈尚武说。
  首席大律师看向刘书东,道,“采取这样的办法成功率最高,但耗时也最长,主要看刘总的意思。”
  显然,法务部投入多少精力来办正事,集团新任董事长刘书东说了算。

  刘书东挥了挥手,道,“不管用多少钱多少人多长时间,一定要还马启才战士一个公道。”
  “那我明白了。”首席大律师微微点头。
  他早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否则怎么会这么急拉队伍过来,而且还是法务部的精英,因此他才提出这样一种方案。
  陈尚武道,“既然如此,这方面的事情拜托你们了,其他事情我来处理,随后我要归队,我不能无限期的待在这里。”
  刘书东说,“陈参谋,你放心,这个事情我亲自盯着。马家生活的事情,明天基金会的人到,我带他们门办理,保证完成任务。”

  “拜托了。”陈尚武起身,给他们敬了个礼。
  马启才也是他的兵,刘书东这些哪怕再把李牧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对陈尚武来说也是外人。外人这么帮忙,他自然是感激不尽。
  尽管与预想三五天处理完或者长则半个月相差许多,但这样一种方式是最有效也是最贴近李牧“依法办事”的指示精神的。
  陈尚武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开始整理除此之外的一些琐事。罗秋霞提到,村干部经常授意村里的几户人家时不常的捣乱一下子马家,往屋顶投掷石头,故意毁坏罗秋霞开荒出来的菜地等等。
  他必须得想办法解决这些事情,而且不能和老百姓发生冲突。思索了三根烟的时间,他有了主意,马给李牧打电话请示。

  听了陈尚武的汇报之后,李牧沉吟着说,“律师的建议是稳妥的,依法办事嘛。那交给他们来办,记得请马启才的母亲和律师代表团签署委托协议,手续要办全,经得起推敲,嗯,象征性收取一块钱的律师费。”
  “是,明天我落实。”
  沉思片刻,李牧道,“震慑村里的宵小,还马家一个安宁,你的办法可行,但力度还不够。你别小看村干部,他有些人胆子大起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咱们只能隐晦的威慑,那要把力度搞起来。”
  陈尚武请示道,“头儿,那您的意思是?”
  “把阵势搞起来,无非是多点车多点人,找个好名目,嗯……马启才被评为本月度的训练标兵,这是个很好的理由,我明天把喜报发到B县武装部,剩下的事情你知道怎么做了吧。”李牧道。
  月度训练标兵……实际意义不大,年度训练标兵那才厉害。不过这主要看领导,领导重视,你是恰好的在领导面前打了一枪正靶心,领导表扬一句,你也连队一等一的厉害的兵。
  毫无疑问,李牧肯定会以陆南特战训练基地的名义发的喜报,这个名头看着吓人。
  陈尚武了然,笑道,“头儿,我明白了,保证完成任务。”
  “行,这,处理好了回来吧,不过后续的情况你要跟进,一直到这个事情完全解决。”李牧道。
  “明白!”
  陈尚武想的什么办法,无非是以部队的名义对马启才的母亲进行探望,并且要拉一支队伍过去,包括军分区武装部甚至驻军的领导,能叫多少人叫多少人,浩浩荡荡的到村里去探望。
  这么一来,别说村干部,是乡镇县府也得重点关照这一家军属!
  海航在湖州驻扎一支航空兵部队,不是海南航空,是海军航空兵第二舰队的一个飞行X。
  日期:2017-09-29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