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9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些事情一个人做不完,但不做永远不会有做完的那天。
  B县武装部招待所,七八十年代的部队装修风格,但卫生搞得很好,武装部开个什么会都使用这里。
  下午三点的时候,院子里进来了两台车,一台埃尔法商务车和一台普拉多前后脚停在了那里,两拨人见了面聊了两句,刘书东的秘书开好了房间,于是转移到屋里继续商量。
  坐定之后,刘书东拿出烟分了陈尚武,陈尚武摇手,他不抽烟。
  沉吟了一下,刘书东说,“陈参谋,老大既然明确要求依法办事,我看这样,我让集团法务部派几个律师过来。你这边了解情况之后,告诉我怎么做。”
  陈尚武说,“这样最好不过。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按照政策,马家是每一自留地和宅基地的,但真实情况是怎么一回事,得了解。事不宜迟,我马动身去马家村,先和马启才的母亲见面了解了解。”
  刘书东马道,“好,我马通知集团法务部派人过来。”
  两人当即分头行动。

  陈尚武叫周亚明驱车前往马家村,马不停蹄的。
  刘书东想了想,给黄锐打了电话,把事情说了一下,道,“锐,让小辉看家,你带队过来,今天出发,这边的事情要紧。”
  黄锐说,“好,我马召集人手出发。”
  黄锐马让秘书部联系航空公司协调航线,法务部也接到了指示,首席律师挑选了十几人组成的强大律师队伍集合起来,跟着黄锐直奔机场。他们集团是有公务专机的,托管在某航空公司下面。

  而大陆控股集团的法务部的力量之强大简直令人发指,编制一百二十人,是集团直属部门的大部之一,而且里面有二十多人是具有最高行业资格,好几个人是业内著名律师,成功了处理过多次外贸方面的官司。
  以至于大陆控股集团的法务部也变成了一个能够创造利润的部分——为其他企业提供法律方面的服务。
  这么强大的法律队伍出动,为了处理一起农村宅基地纠纷。
  他们直接穿了统一的制服,全黑色职业套装,外面穿着黑色的阿玛尼大衣,男的雷厉风行黑色皮鞋哒哒的,女的干脆利落小高跟踩得咔咔的,鱼贯了商务车,一溜烟的打着双闪直奔机场。
  通过快速通道安检登机,在繁忙的起降排班表硬生生挤出三分钟的时间让大陆控股集团的商务专机起飞。
  按照正常的程序,大陆控股集团和某航空公司的关系再密切,也要至少提前十二个小时的时间提交申请表,其他要使用商务专机的,得提前两三天的时间申请,有私人专机不是说用用的。民航管理局批准了还要空军那边报备飞行路线和计划,空军确定了才允许进行飞行活动。
  毫无疑问,李牧又打电话了。
  他直接给2师师长通话说明了情况,实际这个对空军那边来说算不了什么大事,因为本来这段时间是正常的飞行训练,空域都是早早确定好了的,民航那边过了,空军这边马批了。接着航空公司协调机场,把这三分钟给挤了出来。

  商务专机一口气直接飞到了海,在海的分公司的车队早在那里候着,拉人直接往湖州B县赶,晚饭都是在车使用饭盒来解决。
  他们抵达两个小时前。
  陈尚武来到了马家村,把车停在村口,周亚明操着方言一路问过去,顺利来到了马启才家。
  马家村大致布局是两块,老村场还算有条理的一律的坐北朝南的破旧房子,那些拱顶瓦房最年轻的也有二十年的岁月了。新村场是以公路为基准线形成的,村民们纷纷的在路两边建了新楼房,再不济的也是一层的混凝土平顶房,大多是两三层的楼房。
  马启才家在老村场,居的位置,是一个很大的宅子,看得出马启才家的老一辈搞得不错,这个宅子在老村场里算是较大的。

  刚下过雨,踩着泥泞的路往马启才家走去,都还住在老村场的人家都好地打量着气势昂轩的两人。而新村场那边则有好几个等着吃晚饭聚在一起聊天的村民远远的看着普拉多讨论着什么。尽管不认识车,但他们都觉得这种霸气的车意味着来人不是一般人。
  马家宅子破败得很,经年不修,墙壁斑驳开裂,甚至屋顶一角是用不透水的篷布盖着的。大概是某次台风过后那里的瓦片被掀掉,因为没钱修葺,用篷布来遮盖。
  屋前的院子里,一名农妇在吃力的用砍刀慢慢的一下一下的劈材,她甚至站着的力气都没有,坐在小板凳慢慢的一下下的劈,尽管如此还是显得很吃力。客厅的门开着,那门是对开的木质板门,里面除了一张饭桌和几把塑胶沙滩椅和两把圆凳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完全看得出,这是一个贫如洗的家。
  “大姐。”陈尚武站在院子门口那里唤了一声,“请问您是马启才的母亲吗?”
  启才妈听到声音转头看过来,警惕地打量着陈尚武和周亚明。
  周亚明看向陈尚武,陈尚武点点头,他连忙用方言说,“阿姐,我们是部队的,看你来了。”
  “部队的啊!快请进来。”启才妈惊喜起来,连忙的站起来,激动得两手在衣摆那里不断的擦拭着。

  从她站起来的动作能看得出来她的身体并不好。
  陈尚武连忙进去,说,“大姐,您快坐着。”
  周亚明去搬了两把凳子过来,然后撸起袖子拿起砍刀咔咔的劈材。
  这边,启才妈差不多也明白怎么回事了,为难的叹口气说,“领导,谢谢你们来看我,我这个身体不太好,招待不周了。”
  “大姐你别这么说,请坐。”
  两人小板凳坐下来,陈尚武不客套,直接说,“大姐,我们领导了解到你家里有些困难,因此派我过来看望你。大致的情况,马启才已经向组织汇报过。大姐,我过来除了探望之外,还奉命解决一些困难,主要是关于宅基地以及马启才的父亲意外去世这两个事情。”
  启才妈抹着眼睛哭了起来,这么些年总算是看到了希望。
  “我咬牙把启才送到部队,想着让他走远点,远远的走,因为我怕他出什么事。我这把年纪这个身体,被打死打死了,他是马家唯一的根,他不能出事。领导,我万万想不到部队会这么关心我们……”启才妈泣不成声。
  陈尚武心里很难受,说,“大姐,马启才是我们部队的兵,他家里有困难部队不会坐视不管。大姐,你缓缓情绪。我知道这里面的情况较复杂,所以现在麻烦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跟我说一遍。请您放心,我奉命处理此事,一定会把事情处理好才会离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