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1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掩唇窃笑,保镖将马仔刚才汇报的事附耳对常秉尧说了,他脸色骤然突变,仓促从沙发上起身,我故作不 知,小声间他出什么事了。
  他用两秒钟平复心情,告辞说,“家中有事,我让场子好好招待你,今晚记在我账上,咱们改日再聊。”

  我匆忙挽住他手臂走出夜夜笙歌,他坐上车一言不发,呼吸很急促,常秉尧是喜形不于色的人,江湖里真正的 老鸟,泰山崩于顶也无波无涧,我心里八九不离十,三姨太的胎恐怕完了。
  这时候抚慰男人往往事半功倍,会让他爱极女人的体贴与温柔,刻骨铭心久久回味,我握住他苍老长满斑点的 手,没有多话,仅仅是握着,让自己的香味和温度包裏他,他胸口的起伏果然平静许多。
  车一阵疾驰后平稳停在常府门外,保镖冲过来拉开车门,将我和常秉尧搀下,他小声说,“老爷,您刚走就出事 了,不敢打搅您谈生意,五姨太做主晚了半个时辰才告知。”
  我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唐尤拉果然津明会办事,拖得这点时间,足够让事情无法转圜。
  常秉尧跨过门槛间怎样了,保镖说不知,只留了大夫和女佣在楼上。
  越是往里头走,嚎陶声越是凄厉清晰,从别墅二楼一扇窗传出,白纱在浮荡,像是战鼓雷雷,哭声有三姨太 的,也有佣人的,交缠错乱混作一团。
  常秉尧脸色礙重,我起先还挽着他手臂,穿过回廊后根本追不上他,他虽然上了年纟己,可到底一身功夫,我吃 力在后面小跑,推开门的霎那,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我都没有站稳就觉得眼前一黑,忍不住冲到墙角弯腰一 阵呕吐。

  三姨太的小佣人端着一盆清水正要上楼,她看到常秉尧回来,噗通一声在他面前跪下,哭喊着说,“老爷,您 可算回来了,您要给三太太做主!”
  “到底怎么回事!”
  “三太太流了好多血,不知孩子还能不能保住,大太太闭门不见,四太太没有回来,家里只有二太太和五太太 做主,这事就是二太太做的,只有她有动机害三太太!”
  一旁的保姆大惊失色,“莺儿!不要乱讲。是不是二太太还没有证据。”
  莺儿哭着抹泪,“不是二太太还能是谁,都是怀了孩子,少一个是一个!”
  常秉尧脸色铁青,他一脚踢开挡在身前的莺儿,飞快走上楼,我缓了缓胃里的翻江倒海,用手绢盖住鼻子,一 边往楼梯走一边提点莺儿,“如果认准了是谁,就别改口,不能让三太太白白受委屈。”
  莺儿咬牙说何小姐与我们三太太也算有交情,一定要帮着太太。
  我笑得意味深长,充满了她看不懂的危险,“自然。该助攻时我不会袖手旁观。”

  我仰起头看了一眼人影拂动的房门,摸了摸发上的珍珠钗子,我自导自演的一出金枝欲孽,今晚也该由我收场。
  我招手叫来一名等候的保镖,“去绣楼叫阿琴来,记得带上我妆匣底下压着的方纸包。”
  保镖离开后,我和莺儿一起上楼,从楼梯到卧房蔓延了一地的血,血迹有的千涸凝固,变成了黑紫色,有的是 不久前覆盖上去,或者几滴,或者巴掌大小的一滩,足有十几处,看上去触目惊心。
  唐尤拉倚在门口吃蜜饯,她看到我来笑眯眯分了我一块,我使了个眼色,告诉她莺儿还在,她这才收起掸了掸 手,朝房间里努嘴,我沉默进入,躺在库上嚎哭惨叫的三姨太长发凌乱,衣衫不整,腿下渗出一片血,将白色的 丝绸库单染脏,她死死抓着放下一半的帷幔,两只手青筋暴起,声嘶力竭大吼大夫,救我的孩子!
  常秉尧是混黑道的,很是迷信,讲究见血光必有灾祸,所以没有走到库边,隔着两三米远的距离,从帷幔后钻 出的医生白袍上也有星星点点的血痕,他满头大汗,走过来对常秉尧说,“抱歉老爷,我已经尽力,孩子仍没有保 住,尽快请朱大夫来为三太太实施清宫手术,他是这方面的圣手,三太太子宫内淤血没有排净。”
  常秉尧沉痛闭上眼睛,长长呼出一口气,我心底发笑,脸上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三太太这么谨慎,吃喝行 走都小心翼翼,不会无緣无故流产,莺儿,你怎么一口咬定是二太太?”

  三姨太听到了我的声音,她被激起了战斗的怒火,0丁着库顶篷咬牙说,“是她!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这样容不下 我的孩子!”
  我笑着退后一步,抖了抖手绢埯住唇遮挡腥气,常秉尧脸孔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凝为了黑色,他沉声怒吼,“把 沈香禾叫来!”
  我沉默立在常秉尧身后,对痛得翻来覆去的三姨太一脸漠视,大夫翻飞的白袍时而遮住她的脸,她扭曲的身体, 和那一滩逐渐被风千的血迹,帷幔在她用力下被扯断,覆盖在库笫的一端,朦朦胧胧,模模糊糊。
  莺儿哭哭啼啼,佣人进进出出,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自始至终都那么浓烈,整个常府天下大乱。
  三姨太没有对不住我,可我不得不算计她,因为她是我扳倒二姨太的石头,常秉尧的女人注定要前赴后继迎来 悲剧。
  唐尤拉在我身后咳嗽了一声,我听到动静打量常秉尧,他正专注凝视大夫对三姨太的看护,没有察觉我这边, 我走出门间她怎么了,她拉着我的手避到角落,“是你吗。”
  我撩了撩长发,“不是我”

  “我不是问三姨太孩子死在谁手里,而是幕后主使的人”
  我看了她一会儿,禁不住笑出来,“你怎么猜到。”
  唐尤拉目光落在那群低着头手忙脚乱的佣人身上,“常府里的妾,看上去跋扈习蛮,心狠手辣,其实和你相比 不过小巫见大巫,她们心里最胆小,最畏惧失去荣华富贵,被老爷抛弃,二姨太是疯了才会招惹这样的罪孽,所以 只能是你怂恿,把她骗了。”
  我漫不经心点了下头,“差不多
  她蹙眉你下手这么快,你才住进来_个月,真要是露馅了,老爷一定不容你”
  “你也说了,这些姨太太和我比,连我分毫都不及,怎么可能漏,我不想等。我住在这里每日应付常秉尧,快 要恶心透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唐尤拉意味深长凝视我,“所以你想尽快结束这一切,回到特区和乔先生在一起。”
  我脸色一僵,别开头说不是。
  “那就是你要吞吃掉老爷的势力对付他,对付金三角,他也参与了暗杀周部长的事。”
  我倒吸_口冷气,眼前唐尤拉这张脸孔,令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慌与震撼,她太聪明了,她心思太通透了 ,这份聪明威胁到了我,我做这样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事,最忌讳被人看透,被人摸清。
  她眼神忽然有些凝固,越过我头顶,直勾勾注视楼口,我转过身,二姨太带着一名小佣人从楼下上来,她穿着 华丽,珠宝也没有摘掉,她慌不忙走进房间,气度那样无惧,几秒钟后里面传出三姨太撕心裂肺的哀嚎和质问, 她问为什么,自己从没有打过她孩子的主意,她为什么这样恶毒不给自己留活路。

  日期:2017-10-22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