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10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坎桶村居住的是俅人,内部分为50多个父系氏族,每个父系氏族中又划分成若干个兄弟民族。传统生活方式是以家族公社为中心的原始共*产制,共同生产,共同占有生产生活资料。
  家族长负责处理协调,族人共耕,儿媳轮流煮饭,吃饭时由主妇按人头平均分配,族人之间亲善友受,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俅人的生产和生活主要集中在河谷和山麓平台上,房屋的四壁仅以竹篾巴围起上覆茅草,整个建筑结构简单,也有的在石基上垒垛整段的圆木,盖成结实的小木屋……
  直到次日下午,二人才风尘仆仆的看到了一个半岛似的高山村落,而想要进入这个村落,又必须走过独木桥似的横江长桥。
  这个时候已经日落西山了,走在摇摇晃晃的长桥上,感觉下面怒江奔腾,风景到是独好,但有恐高症的人却绝不敢踏上此桥。
  “不愧是怒江第一湾景观。”江小满一面惊叹一面分析道,“上了这个半岛,就可以翻山越岭进入洪沙国境内了,原本,这是没有出境道路的,但以天眼的能耐,肯定会选择走这条路,也就是说,他必须经过此桥,甚至在半岛上偷抢食物。事实上,这桥上是最佳的截杀地点,但我们要是这样做的话,很可能会毁了这条长桥,甚至与他同归于尽。”
  张大雕点了点头:“那就还是按照原计划,要么在村中伏击他,要么等他出境后再动手。”
  江小满道:“现在能锁定天眼的动向吗?”
  张大雕道:“不是不能锁定,而是距离太远,愣要锁定的话需要耗费太多的精气神,反正他要来这里,等他来了再锁定也是一样,难道你还怕我把他追丢吗?”
  江小满玩笑道:“俅人女孩可是热情奔放的很哦,要不要勾搭两个来补充一下精气神?”

  张大雕聪明的不接这个话题。
  须臾,二人上了半岛,因为之前他们就打算伪装成情侣,所以去掉了脸上的纱布,露出还有些黑麻麻的“俊俏”面孔,比山民还要山民。
  “咦,你们是哪儿来的客人啊?”一个满头珠花的少数民族女孩从一座岩石上露出头来,好奇的打量张大雕二人,不过,张大雕听不懂她的话,只从她眼神里读懂了话的意思。
  “小妹妹,我们是来这里收购羊脂玉的汉人,你会说普通话吗?”江小满先用普通话和她打招呼。
  “会呀,你们要收羊脂玉吗,那去我家看看吧,我阿姑可好客了。”那女孩站起身来,清纯灵秀的脸上写满了兴奋。

  原来这里盛产羊脂玉大理石,而在这种大理石中,偶尔也会出现真正的羊脂玉,就这么祖祖辈辈积累下来,几乎家家户户都收藏有羊脂玉,甚至不乏价值连城的宝物,只是当地人对羊脂玉认识也不够,有时候把不值钱的羊脂玉当传家宝,有时候又把价值连城的羊脂玉当不值钱的玩意卖掉,所以,他们对于收购羊脂玉的客人非常欢迎,并抱着奇货可居,一夜暴富的梦想。
  这时候二人终于看清了女孩的模样,大约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肌肤白皙,身材曼妙,不过她的打扮很特别,以竹筒穿在耳垂上,颈上用菖蒲根一类的草茎圈成项圈,还用藤篾做成圈箍带在腰、大腿或手腕上,圈箍又被染成黑色或者红色。
  刚开始,张大雕还以为她头上戴的珠花,现在才知道,原来她头上戴的是大花毛巾,只是这毛巾上编制了许多彩色的纺织球,活像珠花般好看,眉梢边还刺了一只彩色的蝴蝶,色彩谐调,厚重质朴,极具民族特色。
  此外,她左手臂弯里托着一张画板,右手拿着画笔,敢情,她刚才正趴在岩石上作画,发现张大雕二人后才探头打招呼。
  “好哇好哇。”江小满急忙道,“原来你家也有羊脂玉啊,那我们先去你家看看吧,不过我们旅途劳顿,要洗个澡,换身衣服,顺便吃顿饭,嘻嘻,你放心,我们会付钱的。”
  “那还等什么,快上来呀!”这妹纸热情得有些过头,而且,张大雕有种预感,她好像对自己特别感兴趣,老拿火辣辣的眼睛打量自己。
  张大雕还没有自恋到以为自己是个大帅哥的地步,关键是,就算自己是个大帅哥,现在这模样也黑麻麻的,那就和帅字完全不沾边了——难道,少数名族的女孩阴盛阳衰,是个男人都感兴趣吗?
  思忖间,二人饶过岩石上了石梯,抬眼一看,在一个怪石嶙峋的石坡上,建造着一栋竹木结构的竹楼,估计,这就是女孩的家了。
  “阿姑,有客人来了!”女孩兴奋的大叫着。
  “什么客人啊?”一个打扮稍微简单一些,也是极具名族特色的成熟少丨妇丨闻声走了出来,站在竹楼的走廊边好奇的打量张大雕二人,她说的也是少数名族方言,音调很是深奥生涩。
  女孩急忙解释道:“他们说要收羊脂玉,还说要买我们的食物和衣服。”
  “那快快请进吧!”少丨妇丨紧忙把张大雕二人迎进竹楼,还忙着端出自己酿制的酒水来待客,就像汉人用茶水招待客人一样。
  张大雕游目一看,首先跃入眼帘的是摆在床上或是铺在柜子上面作为装饰品的俅人毯,这种毯子以棉麻为原料,用五彩线手工织成质地柔软、古朴典雅,是俅人引以自豪的民族工艺品,其次就是一些古朴精致的竹制品家具了,整个竹楼空间狭小,但去有一种名族特色十分厚重,还充满了家的温馨。
  “哥哥姐姐,我叫,你们呢?”女孩一边给二人舔酒,一边亲切交谈着,看样子,她不但读过书,还带有手机那种现代玩意,应该上过网,有些见识。
  江小满胡编乱造道:“我叫黑妹,他叫红哥,我们是情侣,从城里来的呢。”
  阿姑不会说普通话,只好交代好好招待客人,就忙着烧水去了,顺便准备酥油粘粑款待贵客。
  张大雕猜测天眼可能要下半夜才会赶到这里来,闲着没事,也乐得和东拉西扯。最后得知,原来还是个高中生,这在偏僻贫瘠的当地来说那可是极其罕见的,而且,她酷爱作画,功底还十分深厚。
  “你们看,这就是我刚才画的。”她献宝似的拿起画板。

  二人一看,上面画的居然就是自己二人,虽说寥寥几笔,但却栩栩如生,把自己二人行走在桥上的姿态和表情都抽象的描绘了出来,一看这画面,嫣然就是一对游山玩水的恩爱情侣。
  “好厉害啊!”江小满惊叹道,“就一会功夫,你就把我们画下来了?”
  “嘻嘻,这有什么,我现在可是专业画师,和网站签了约的哦。”一脸得意。
  江小满好奇道:“这个怎么签约的呢,难道网站还要买你的画吗?”
  “是网站让我给他们画一些卡通人物,好像用来制作游戏的,反正我也不懂,只管画就是,通过验收后,他们就把稿费汇到我的账号上。”兴致勃勃道,“我告诉你们哦,我现在就靠这个吃饭呢,都不用出去打工了,不过,我一直梦想着画一幅惊世巨作,只是……”
  说到这儿她忽然瞄了眼张大雕,便岔开话题道:“对了,你们不是要买羊脂玉吗,我拿给你们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