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5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乾坤老道一把抢了过来,拧开瓶盖,闻了一下,那浓浓的酱香很是纯正。于是就冲着郑大胆竖起了大拇指,说道:“这酒正宗,和当初我进京为伟人看相的时候,他赐的那瓶一个味,只是没有那么香醇。”
  郑大胆笑着骂道:“你个老杂毛满嘴胡诌,伟人也是你见的?就是见过,这酒也没有好比性。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就别整天瞎扯淡了。”
  乾坤眼睛一瞪,回敬道:“郑大胆,你***莫要不想信。伟人我还真是见过。不但如此,康熙乾隆哪一个对我不是扫榻相迎。”

  纪朝先趁他们撕逼的时候,先是美美的自斟自饮了一杯,这才说道:“乾坤说的对。若不是他,你的那堆木雕泥塑能卖出那么高的价格?”
  郑大胆听了这话,就将炮口对准了纪朝先:“你狗日好歹也是干纪委的,不知道凡事都要讲证据的?他满嘴跑火箭,再让他扯淡,美国卫星都能射下一筐头来。”
  纪朝先又喝了一盅,慢慢的品了一会味,才道:“纪委怎么了?啥时候不讲证据了?要不烦劳你郑大书记走一趟,去问问康熙乾隆,然后回来汇报给我。”
  郑大胆将那瓶酒自纪朝先的手中夺了过来,给自己和乾坤都满上,口中还不忘骂道:“和你们两个***,是讲不了道理的。还是应该将你们送到牛棚里关上两天。”
  纪朝先闻言就呵呵的笑道:“这个事情,老杂毛有经验,你问问他吧。我听说你还被吊在牛棚里过。老杂毛,给我们分享一下吧。”
  乾坤喝了一口酒,悠悠的说道:“往事不堪回首啊,不提也罢。”
  这个情况郑大胆还是第一次听说,立刻来了兴趣,端起酒杯就催促乾坤快快道来。乾坤指了指桌上的三碟素菜,说道:“清清淡淡的,哪有什么好说的呢?”
  郑大胆大笑道:“早给你们备着呢。”说完喊了一声,一个小姑娘就端着托盘,上了一盘硬菜。
  这道菜是草庙乡的特产,鱼头汤。用的是,草庙乡湖里特有的,大头鲢鱼的鱼头做的一道美味。那鱼汤被熬的如牛奶一般颜色,吃起来更是鲜嫩爽口。这道菜一直都是乾坤的挚爱,每次来草庙都是必不可少的。
  见了这菜,乾坤的筷子如失火了一般,而纪朝先就皱起了眉头。要说纪朝先,孬的好的也吃了无数了,就是怕吃这鱼。因为他总是分不清鱼肉和鱼刺,每次吃上两口都会被卡住嗓子。
  乾坤连吃带喝,就讲起了牛棚趣事。当年闹*,红卫兵小将们要除四旧破迷信。就将乾坤押回了乡里批斗。乾坤虽然能吹会侃,但是小将们意志坚决,根本不吃他那一套。硬是将他塞到了牛棚里面,和牛鬼蛇神们做伴去了。
  当时牛棚里面住的可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和一群老干部。乾坤也没想到自己的地位一下就被小将们拔高了那么多。适应过来的时候,立刻感到,这就是一次非凡的机遇啊。于是牛棚里的活,他抢着干,有吃的就学那孔融让梨。这样一来,患难之中,也着实让“牛鬼蛇神”们对乾坤另眼相看。
  那个年代,艰苦是能够忍受的,但是饥饿可是扛不住的。乾坤为了帮老干部们弄点吃的,改善一下生活,于是就趁着夜色,钻进了革委会主任的家。
  那革委会主任纯碎是个打砸抢的货,利用人民的无知和热情,狠狠的发了一把。而且还将乡里的书记乡长都推下了马,做起了乡里的土皇帝。
  乾坤潜进去的时候,那革委会主任,正在家里骑着一名红卫兵女将,教育她如何体验生活,提高觉悟。乾坤看了一会,暗骂这***人前一套,人后却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即便心中再是不齿,乾坤也不敢当面揭穿。否则的话,他乾坤长寿的记录就要被提早终结了。
  乾坤趁着黑色,潜进了厨房,不想馒头没有摸到,却摸到了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人。这女人正是革委会主任的老婆,正躲在厨房里偷看他老公的好事。她和乾坤一样,都是识得厉害的,故而不敢言语。
  乾坤开始吓了一跳,后来见那女人和他一样,不敢大声嚷嚷。还以为那女人和他一样,都是同道中人。心中暗想,这他麻麻的真叫自己抄着了。于是就在厨房中将那女人办了个结实。
  那女人也是愚昧,先是吓着了不敢叫喊。后来被乾坤脱了裤子,更是不知如何是好。生怕出声让自己老公怀疑她在偷人,于是就忍着痛苦——当然,乾坤说那女人是享受着快乐,在老公的面前被乾坤扎扎实实的办了一回。
  乾坤自此之后,晚上一有时间,就会去革委会主任家溜达一趟。那女人不知是害怕奸情暴露,还是真的喜欢上了那种刺激,自然予取予夺,任其施为。
  当然好景不长,革委会主任发现家中的馒头消失的迅速,于是就蹲点守候。这才发现了这惊天的奸情。革委会主任怒发冲冠,将瘦猴一般的乾坤暴打了一顿,就又将他送回了牛棚。

  痛定思痛,革委会主任心想,老子在这乡里是神一样的人物,绝可不让人知道他戴了绿帽子的事。于是只是定了乾坤一个盗窃罪,将他吊在牛棚里,想要将他打骂折磨致死。
  也是乾坤命大,那革委会主任在随后的一次武斗中被人打碎了脑壳,不治而亡。老干部们就趁这机会,将乾坤保了下来。毕竟那馒头多半都落到了他们的肚子里。
  听完这话,郑大胆一阵唏嘘,不知说什么是好。纪朝先却追问道:“那女人呢?后来你有没有找过她?”
  乾坤道:“那女人也是可怜,丈夫在世的时候,惹了无数的仇怨,后来都落在了她的身上。若不是老干部中有人感念她的好,早就被迫害死了。后来又嫁了人,那男人对他还算可以。我倒是也去见过她几次,叙了叙旧。见她小日子过的还算舒心,也就放下心来。再后来,渐渐的就断了来往。”
  “还是这样的好。人家本本分分的过日子,你可不能再去烦她。”说完郑大胆又问道:“乾坤,都说你眼神好,帮我看看,我这官路如何?”

  老纪也附和着道:“是咧,帮他瞧瞧。看他***什么时候能当县长。”
  乾坤说道:“朋友我是不看的,看透了没有意思。不过今天看在你这酒的份上,我就帮你瞧瞧。”
  乾坤言罢,掐着手指,口中念念有词的说了些两人都听不懂的话。完了之后却并不说话。郑大胆一见,心里就有点急躁。催问道:“怎么,看出不好来了?”
  乾坤轻笑道:“你这命,也是富贵命了。按我们大河县的说法,就是典型的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郑大胆再问,乾坤只是闭口不语,再也不说一句。郑大胆心想,前几年是过的不大顺利,好在老顾来了,这才翻了身。按乾坤的说法自己还是有十年的好日子过的。即便是进市里无望,但是两任草庙乡书记干下来也是不错的了。想到此处,也就放开了心,心里但愿这老杂毛可不要看走了眼。
  日期:2018-03-04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