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5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最怕做在他的下家,每每听见他嘴中挤咕到毛的瞎扯,就烦躁不已。不过往往事与愿违,越是怕什么,就越会来什么。
  今天晚上,陈九江又坐在了蔡永清的下家。听着他嘴中鬼画符的一通胡诌,陈九江连连放了两炮。陈九江也知道又中了他的诡计,不得小心翼翼,不去听他的话。
  四个人打了两圈,方淑珍就推门进来。她给每个人的杯子里续上了冷好的白开水,就坐在了姚百万的身旁,看他打牌。
  姚百万就坐在陈九江的对面,方淑珍坐下之后,陈九江的眼睛不时瞄上方淑珍那对汹涌的馒头。如有感应一般,每当陈九江的眼睛瞄上了方淑珍的时候,方淑珍的眼睛就会很快的捕捉到陈九江的目光,于是陈九江就急忙闪开。
  二人玩了一会猫捉老鼠的游戏,渐渐的就上了隐。不是陈九江故意去逗方淑珍,就是方淑珍故意挑上陈九江的目光。

  方淑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好好的良家妇女,才干了一个月的乡里干部,就有点耐不住心了。不知道是因为外在的诱惑,还是内心里的一种向往。不过直到现在,她还是觉得,这些只是男女间普通的暧昧,谈不上过分。
  正在陈九江和方淑珍眉目传情的时候,客厅的电话响了。方淑珍就扭着屁股慢慢的走了出去,她知道陈九江一定会盯着她看,所以那屁股扭的滚圆,扭的魅惑。
  方淑珍去了一会就走了回来,对姚百万说道:“找你的,快去接吧。”
  “麻麻的,打个麻将都不得安生。老婆你可看好了,这把牌一定能坐庄的。”姚百万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出去接电话了。方淑珍就接过他的牌继续战斗。
  过了一会,姚百万回来了,对方淑珍说道:“老五在县里,约我过去谈点事情。你们先玩着,晚上就不要等我了。”
  姚百万口中的老五,是他的叔伯兄弟,在市里的交通局上班,是个什么科的科长。姚百万能包下去县里的路线,有他一多半的功劳。
  方淑珍闻言,不疑有他,就让他去了,浑然忘了,刚才打电话来的明明是个女人,怎么到姚百万的口中就成了老五了。不过方淑珍也麻瘾深重,一沾桌子,再也不想其他。
  姚百万骑着踏板,去了县里,四个人接下来继续围城。四将战罢,李秀莲就推说有事,提议散场。陈九江也心不在焉,自然也就同意了。其他两人也就应和着散了。
  其时已是深夜,街上万籁俱寂。陈九江和三人告别,就向着乡政府的宿舍行去。陈九江走了十几步,躲到了墙根底掏出家伙,撒起尿来。方便完了,刚提上裤子。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陈九江穿过巷子悄悄的靠了上去。
  到了近前,只见蔡永清将李秀莲按在墙上,从后面拼命的干着。李秀莲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但是还是忍不住叫出声来。
  别看蔡永清打起牌来犹豫不决,但是办起事来却真抓实干,干净利落。不知是因为太过刺激,还是二人都有点紧张,很快都到了*。二人又抱着温存了一会,才分手离去。
  陈九江本就心中窝着一团邪火,此刻又见了这一幕,更是燥热起来。若是以前,还可以找杜娜娜谈谈心事,消消火气,可是今天下午,杜娜娜的大门就对他彻底关闭了。陈九江不觉就想到了方淑珍。
  陈九江走了两步,就回到了方淑珍的门前,只见门内还闪着灯光,看来方淑珍还没睡下。于是鼓了鼓气,用力的在门上敲了两下。
  方淑珍今天受了陈九江的挑逗,心中难免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悄悄的萌了芽。洗澡的时候,不觉得就动了情,这里掏掏,那里摸摸。正摸的起劲的时候,就听见了敲门声,还以为是姚百万回来了。急忙套上一件睡袍就打开了房门,不想陈九江一闪身就钻了进门。
  方淑珍吃了一惊,暗道这门开的可真是太草率了。自己的这件睡衣可是太薄太透,那无限的春光,只怕要让陈九江大饱眼福了。不过心中却隐隐有了一丝莫名的期待。方淑珍压低嗓音,不知是紧张还是害羞的道:“陈乡长,你怎么回来了。”

  陈九江一下就敲开了门,心中就坦然了一半,见方淑珍问,立刻回道:“嫂子,刚走到半道,才想起来,丢了点东西在你家里,这不就回来找呢。”
  方淑珍闻言就带着他往房内走去,不想刚迈开步,就听陈九江在后面碰的一声将大门关了上,还轻轻将那门栓也给插上了。
  这一下轻响让方淑珍的心里立刻就产生了一股热流,那热流顺着心脏就流到了小腹。方淑珍迈出去的脚就像是凝固了一般,但是最终还是轻轻的落到了地上,默默的向房中行去。
  陈九江等着方淑珍的反映,见方淑珍犹豫了一下,心跳立刻加速起来。但那诱人的脚步还是如愿的踏了出去。陈九江急忙跟着方淑珍进了客厅。
  刚进客厅,陈九江就从后面一把搂住了方淑珍,方淑珍浑身一颤,哑着嗓子说道:“陈乡长,你,你不能这样。求你快放开我吧。”
  到了这个时候,自然没有放手的道理。再者刚才插门的时候,方淑珍已经默许了此事。陈九江再不迟疑,双脚一勾,就将客厅的门关了起来。然后将方淑珍放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方淑珍还想再说些什么,早被陈九江用嘴堵住了香唇。开始方淑珍还是有点抗拒,本能的想要挣扎,可是怎敌陈九江的孔武有力,三下五除二就解除了那似有实无的防备。
  要说这姚百万还真有眼光,娶的老婆也是真材实料,胸前的一对小山如那木瓜一般饱满高挺。陈九江迫不及待就扑了上去。方淑珍被他亲了一会,早就忘记了叫喊,只是急促的喘息着,不一会就动情的抱住陈九江,主动的亲吻起来。
  陈九江深知夜长梦多,于是立刻提枪上马,马踏四方。夏夜炎热,几多春梦,且不细表。只是陈九江却深深的体会到了姚百万家中,不但床软,沙发软,女人,更软。
  纪朝先和郑大胆也是老相识了,早先县里抽调检查的时候,二人在一个工作组厮混过一段时日。两个人一个卖佛,一个信佛,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起,成了知心的朋友。
  郑大胆接了纪朝先的电话,就派乡里的司机,等在了汽车站,将纪朝先直接拉到了乡里的饭店。
  要说这郑大胆真是大胆,这才上任没有几天,就给自己配备了一辆崭新的本田。而且那车还十分的正宗,只是渠道不大正规。

  纪朝先坐在本田车上,舒服的说不出话来。暗暗赞叹,这才是真正的轿车。就连乾坤也说,坐上这车简直和早年间的腾云驾雾一般。那车开的极快,没到中午,二人就到了饭店,郑大胆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三人因是老相识了,郑大胆就没有再叫别人作陪。一时菜就送了上来,乾坤看了看菜,砸吧了一下嘴巴,说道:“郑书记你也太不够意思,官是越做越大,人却越来越小气。”
  纪朝先也说:“是啊,老郑。当了书记就忘了兄弟。三个人只上了三碟凉菜,还个个都是素的。更可恶的是,一瓶酒水都不舍得上。”
  郑大胆嘿嘿一笑,变戏法似得从桌子下面掏出一瓶茅台来:“你俩看看,这是什么。这可是我专门为你们准备的,就是上次于大乱来了,都没舍得开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