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5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陈九江眼中看来,杜娜娜这样乱撅屁股,是对他的背叛,也是对权贵的攀附。但是在杜娜娜的心中却未必如此,这正是她的武器,是作为一个女人,在这崎岖的官路之上辗转腾挪,伺机上位的一种手段。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陈九江就压下了心中的情绪说道:“对不住杜委员,刚才我说错了话。请你别介意。”
  杜娜娜气哼哼的推开陈九江,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本着脸道:“陈乡长,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说错话,也不要再进错屋。”
  陈九江听完这话,立刻明白了杜娜娜的意思。合着这是要和他决断了。看来真是攀上了高枝,要展翅飞翔了。不过即便是她不提,陈九江也有这样的心思,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的搭档,是个见异思迁,攀附权贵的向阳花。尤其在这官场中,见异思迁可不是好事。
  陈九江立刻点点头道:“这话我记下了。”说完,就离开了杜娜娜的办公室。
  陈九江虽然说的淡然,不过心里还是有点不得劲,毕竟是赤诚相见的革命同志,难免日久生情。正是因为日久生情,也就将她想的美好了。其实她还她,一个无情,势利的女人。
  不过在这官场中谁又不是如此呢?毕竟谁都需要阳光雨露,不说别的,就连九大行星都得围着太阳转,更何况是人呢。
  陈九江心里叹息着,就到了办公室门口。刚一抬头,就见方淑珍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呢。
  “陈乡长,您见到路乡长没有,我找他汇报点事情。”
  作为乡里的首富夫人,方淑珍每天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再加上本身就是个美人痞子,越发的诱人注目。

  今天也是一样,方淑珍上身是一件粉红色的短袖衬衫,下身穿着一条百褶的鹅黄裙子,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那鞋跟又高又细,陈九江真担心撑不住她的重量,将那鞋跟压折了。
  最吸引人的,还是她脖子上的那块碧绿的玉佩,即使是陈九江这样不识货的人,都能从那浓浓的绿意里,看出这不是一件凡品。尤其是它躺的位置,白皙细腻,宛若山沟,透着神秘,更是引人入胜。
  陈九江听了方淑珍的问话,陈九江才恋恋不舍的移开了目光,扫了一眼路爱国的房门,只见那门上果然是铁将军把门,装作漫不经心的道:“路乡长刚才还在,这一会的功夫不知道去哪了。不如你到我房里坐坐。”
  方淑珍点了点头,就跟着陈九江的脚步到了陈九江的办公室。
  要说陈九江和方淑珍也是老相识了。孙有才在的时候,就好摸上几圈麻将。陈九江受他熏陶,也喜欢上了这项国粹。而姚百万,就是孙有才的稳定的搭档。故而陈九江也经常随着孙有才到方淑珍家摸上两把。
  近来方淑珍到了乡里上班,陈九江又重拾了这层关系,三不五时的就要去方淑珍家围上一场。
  陈九江到了办公室,瞄了一眼方淑珍怀中抱着的文件。问道:“申请救助的文件还没弄好?老陈那里不是还有我去年做好的材料吗?照着弄一下就是了。”
  方淑珍道:“陈主任再三交代,说是省里今年救济的力度大过以往,要我认真的弄。所以改了几遍,还要路乡长再看一下。”
  陈九江听了这话,就知道陈向阳的老毛病又犯了。不过却也不好在方淑珍的面前说什么,只是点着头道:“既然省里的力度加大了,就要好好下一番功夫,尽可能的多争取点资金。到时候,真的争取到了多余的资金,乡里可都会念着你的好呢。”
  方淑珍听了这话,既高兴,又紧张,就问陈九江该怎么弄。因为这事是路爱国主管的,陈九江可不能乱指点,就让她多和路爱国沟通。
  聊了两句,方淑珍突然问道:“陈乡长,昨天晚上你怎么没有去呢?三缺一,打乡里的电话,也老是占线。说,是不是金屋藏娇去了。”
  关于陈九江和杜娜娜的事,方淑珍也听了那么一耳朵,不过不知是真是假。毕竟杜娜娜是出了名的交际花。关于她的传闻可是多的数不清。
  陈九江笑着说道:“还真叫你猜对了。不过不是金屋藏娇,而是和女朋友通了一晚上的电话。”
  “有一个那么远的女朋友,可真不是件幸福的事情。”说着,方淑珍作势挺了挺胸,打了下哈欠。

  这是方淑珍一贯的手段了,每当买了一件新衣或者是添了一件新首饰,就会装腔作势的凸显出来。陈九江见她挺起了胸,就知道她在卖弄新买的那件玉佩,顺势就将目光肆无忌惮的射到了她胸口两个鼓兜兜的大包上。口中赞道:“真是件好东西,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借我看看。”
  方淑珍也看出陈九江的眼神不对,那根本就不是在欣赏玉佩,而是透过她的那件单薄的衬衫在欣赏她的玉体。于是红着脸说道:“呸,那里可不是你看的。”
  陈九江脸上就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哪里是不能看的?不都露在外面了吗?”
  方淑珍可是个本分的女人,虽然平时也会说些让人脸红的笑话,可是那毕竟是在女人的世界里。她可吃不了陈九江这样*裸的挑逗,那颗心立刻跳的如小鹿撞了一般,咚咚作响。正巧这时候路爱国从门口过去,于是急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逃出了陈九江的色眼。
  方淑珍到了陈九江的门口,却又停了下来,转过身来说道:“陈乡长,晚上可一定要来啊。”说完这话,方淑珍又后悔起来,刚受了他的调戏,现在又邀请他来家打麻将,而且这话还说的不清不楚。若是让他理解成了那个意思可就不好了。
  果然陈九江立刻回道:“好,我一定按时到。”这话虽然说的标标准准,可是其中的意味也只有方淑珍能够明白。
  到了晚上,陈九江如约而至。姚百万早已筑好了城墙,严阵以待。方淑珍出来打了一声招呼,就去了楼上,带孩子看电视去了。
  姚百万身大体圆,虽然只是穿着短裤背心,依然热的不像样子。头上吊扇呼呼的刮着,身后还专门放了一个台扇,只对着他吹。即便如此,那汗水还是顺着他脖子上那条粗大的金链子流到了佛爷一样的肚皮上,浸的背心湿了一片。
  另外两个搭子,一个是财政所的蔡永清,一个是张瘸子的老婆,李秀莲。张瘸子也是这街上的名人,靠着祖上埋下的一坛大洋,开起了一个五金铺。十了年来,不但盘下了街上的两家店铺,据说还存下了万贯家财。
  张瘸子因为小儿麻痹症,自小就瘸了一条腿。再加上饥寒交迫,所以年轻时怎么也找不到老婆。后来发家致富之后,说媒的人差点踏破了他的门槛。张瘸子千挑万选的从诸多佳丽中挑中了李秀莲。
  这李秀莲不但相貌出众,千娇百媚,而且还是个旺夫的命。连续为张瘸子生了两个宝贝儿子,个个壮的如那牛犊子一般。张瘸子喜不自胜,自然是将李秀莲当作了家中最大的功臣,吃喝用度也是任其挥霍。
  于是李秀莲就过上蜜一样的日子,不过在众多的喜好中,李秀莲还是偏爱码长城,并对这项工程如痴如醉。这对张瘸子来说更不是问题了,反正他们家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可不就是由着她摸呗。
  蔡永清不到四十岁,是财政所的副所长,同时还搞了一些投资,所以手里也是有点积蓄的。不过这人做事却婆婆妈妈,尤其是打起麻将来,一张牌在手中翻来覆去,很是犹豫,不是怕下家吃,就是怕对家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