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4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志玲也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五十一炮,一百包夜。不过即便是你出的起票子,她若看不上眼的,也是不做的。
  不谈黎志玲的眼光,但是这个价位可就不低,当时乡里干部的工资,也不过只有那么百十来块,若是包上一夜,就要举债度日了。
  即便如此,依然是趋之若鹜,多的是有地位还舍得花钞票的。也正因为如此,虽然风言风语较多,但是真的知情的却没有几个。还是那句话,搞过的不说,说的没搞。
  金波可是向往已久,慕名而来。作为乡里的一把手书记,自然免了面试的,但是还是乖乖的掏了一张,公农兵。不想还未上马,就在黎志玲的花言巧手下,一泄如注了。

  第二天金波做了万全的准备,捧着一张大团结再次找到了黎志玲。不想黎志玲却拍门不入。这下可急坏了金波。金波心想老子大半生都是为波尔奔,今次终于遇见了一朵真正的浪花,若是不能踏浪而行,实在是遗憾终生。
  金波见钱不管用,只得和黎志玲谈起了革命情谊。黎志玲说,谈就谈吧。金波就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我们与其如此互相伤害,还不如愉快的建立革命的友谊。
  黎志玲就问,那要如何才能建立真正的革命友谊呢?
  金波就说,只要成了革命战友,就能产生真正的,诚挚的革命感情。
  黎志玲就说,这个可以有。只要你老金能让我进乡政府,成为一名正式的干部。我就是你老金一个人的私人情谊。
  老金闻言欣喜过望,于是第二天,黎志玲就进了河西乡政府,做起了一办的副主任。
  姚百万的媳妇方淑珍和黎志玲可不一样,虽然人也漂漂亮亮的,却是个本份的富家阔太。因为在家呆的闷了,才出来找份事做。
  姚百万是靠运输起的家,乡里到县城的公交路线,都是他姚百万包下来的。他给金波的办公室添置了一套崭新的办公用品,于是方淑珍也就进了乡里的综合办。

  黎志玲到岗之后,金波就三不五时的叫她办公室汇报工作。黎志玲也聪明的紧,每天只是陪着金波打情骂俏,却再也不让金波得手。
  只是告诉他说,老娘现在洗尽铅华,为你守身如玉了。只要搞定了老娘的编制,就陪你官路逍遥,双宿双飞。
  金波虽然是一把手书记,可是政府也不是他家开的。要想搞定黎志玲的编制,还是要上级同意。更何况方淑珍也眼巴巴的看着呢。人家可是花了钱的,花了钱的可都是硬道理呢。
  黎志玲是拿准了金波的心理,不停的吊着他的胃口,就是不满足他的需求。急的金波抓耳挠腮,坐卧不安。于是就觉得这葡萄越是吃不到,心里越是酸的要命。
  金波若只是调调房间,搞搞女人,还则罢了。最然路爱国不满的是,乡里无论大小事情,他老哥都要插上一竿子。
  不说别的,就说这改建村小的事情,里面可真的没有他老金什么事情。但是人家愣是在每一所小学建成的时候,都去发表激情洋溢的讲话,然后就是合影留念。一通总结下来,愣是没有路爱国什么事情,当然也没有陈九江功劳。总之一句话,都是他金波领导有功。
  若是他只要名声,路爱国也就由他去了。不想他还将村里起的建设费用挪用了一干二净。弄的马二愣子天天来路爱国这里要账。若不是马大丫死活不肯,差点连那弯梁都被马二愣子推走了。

  金波吃完村小,就调转马头,对准了罐头厂。丨党丨委会上他就提了出来,陈九江同志是乡里的副乡长,公务繁忙,不适合担任乡镇企业罐头厂的厂长。提议让罐头厂的后勤主任老姚同志,接任陈九江的厂长职务。
  这一下大家都愣住了,这就是明晃晃的摘桃子了。就连陈九江也没有想到,金波会在私下未沟通的情况下,就公然发难。好在陈九江早有预见,腹稿都打了多遍,这时正好拿了出来。
  陈九江解释道:“金书记,关于罐头厂的事情我要向你认真的汇报一下。这个罐头厂是大刘庄书记老刘带着村里部分人搞的一个私人企业。因为开始没有启动资金,就邀请我投资了两千块,作为入股。”
  “这个项目得到了王文明书记的高度重视,本着拉上马,扶一把的原则,这才让我兼任厂长的职务。在王书记的主持下,我也和罐头厂签订了包干合同。即便如此,这罐头厂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私企,可不是乡里出资的乡镇企业。”
  “当然,若是金书记觉得我这厂长干的不大合适,我也可以辞去罐头厂厂长的职务。不过若是想要老姚同志担任罐头厂的厂长,只怕就有些难度了。毕竟厂子是私人的,人家聘不聘他这个后勤主任,都还两说呢。”
  金波眼珠一瞪说道:“我怎么听说乡里是拿了鸭蛋厂入了股呢?那么一大片地方,连着厂房,可是要占大头的。”
  陈九江闻言就笑了:“这简直是胡扯八道。罐头厂早就将厂房的钱,打到了乡里的账上。对了,一共是五万块钱。这事,路乡长知道的。”
  罐头厂的事情可和路爱国一点关系都没有,路爱国本能的想说不知道,还是忍住了,点了点头道:“这事我知道一些,不过不如王海洋知道的清楚。他在企业办干过,情况最是了解。”
  王海洋就说:“陈乡长说的都是实情。手续都是全的,没毛病。”
  金波哼了一声,说道:“这个事情,我还要继续了解,可不能出现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况。”
  散了会,路爱国就笑呵呵的去了陈九江的办公室。路爱国对陈九江说道:“九江啊,一转眼你到河西乡,有三年多了吧。”
  陈九江道:“是啊,再过几天就四年整了。”
  “时间过的真快,一晃眼就四年了。这四年你可没少给我们河西乡作贡献,不像某些人,除了捞钱,就是搞女人。长此以往,只怕乡里就乱了。”
  陈九江知道他说的是金波,就打着哈哈道:“河西乡有你在呢,乱不了。”

  路爱国说道:“我可只是个二把手,还需要你们的支持。”
  陈九江就说:“路乡长请放心,我可一直都是你的兵呢。”
  路爱国虽然知道陈九江说的不一定是真的,依然很高兴。二人又聊了几句,路爱国就捧着茶杯去了纪朝先的办公室。
  路爱国走了之后,陈九江心想,看样子路爱国是要和金波开战了。大家都说金波是被郑大胆给撵出来的。难免路爱国会动这方面的心思。不过往深层次想,要想把一个个乡里的一把手书记给撵走,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陈九江认为,至少路爱国是做不到的。
  这可不是小说里说的那样,几个人合起伙来,就能让一位一把手成了空架子。陈九江曾经听他的大学教授说过,一个傻子戴上了博士的帽子,那个傻子还是个傻子。但是一个傻子若是戴上了一顶王冠,那他就是国王。原因无他,因为权利可以平衡一切的不足。
  一个傻子尚且如此,更何况是金波这样的聪明人,老江湖呢。陈九江分析,郑大胆之所以能将金波撵走,一是有着坚实的群众基础。第二就是有老顾护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