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0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缓慢开出码头,沿着一条不平坦的沙路颠簸了几分钟,驶向宽阔的街道。
  我括下车窗,凝望被阳光笼罩的摩天大楼,河桥与湖泊,离开这座城市整整三十五天,却好像离开了漫长的三 十五年。
  我很佩服唐尤拉,她可以那么快适应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应付_群斗战胜佛般的女人,那栋深宅大院的绣楼 ,我熬过了许许多多失眠的深夜,每一块砖石,每一枚瓦片,每一丝月光,每一缕清风,都是我抗拒的,厌恶的, 恨不得立刻打碎的。
  凌晨从绵延不绝的灯火中惊醒,我迫切想要逃,逃离这个无数女人渴望进入的囚牢,逃到我该回去的地方,可 我知道不能,若不是不甘心,不认命,我或许已经投降。

  投降乔苍,投降情爱,投降荣华,投降我向左平淡孤寂的一生,向右风月情长的一生。
  继续战斗,和常锦舟抢夺男人,像打败沈姿那样干脆漂亮。
  唐尤拉爱慕奢华富贵吗,她不像一个贪婪的女人,她葬送了年华,岁月,青春,活在死水般的高墙内,她爱常秉 尧吗,常府除了大太太,哪里有女人真的爱他,即使大太太,也在等待与怨恨里所剩无几了。谁又不知道他仅仅在 宠爱一个玩物,痴迷_副肉体,花枝招展生机勃勃的背后,何来_张真心面孔。
  我为了深仇大恨,唐尤拉又为了什么。
  警车停在市局门口,我跟随两名特警进入办公大楼,穿过_条冗长的审讯厅走廊,几名刑警认出是我,都十分 惊愕,直到我从身边疾如风走过,他们才回味过来,立正朝我背影敬礼,“周太太好。”

  局长办公室两扇门虚掩着,中间露出一道缝隙,特警敲门通报了一声,马局长亲自走到门口,他看清完好无 働我,长舒一口气,侧身迎我进入,“周太太,我真以为这趟龙镡虎x`ue 您有去无回。这一个多月我每天都叮嘱珠 海市局密切留意,尽全力保障您安危。”
  我掸了掸裙摆赶路沾染的风尘,坐在沙发上,“我没打算让公丨安丨的人C`ha 手,常秉尧到底有多少势力,你们知道 吗。”
  马局长一愣,我扬眉伸出三根手指,“我真遇到了危险,珠海市局倾棄出动,搭上半个省厅,也救不了我。我 既然有胆量闯,就有几分自保的底气。”
  他给我沏了一杯花茶,放在我面前桌角,“周太太,您确实是女人里难得一见的狠角色。之前周部长还在世, 女人的光环总会被掩盖一些,直到您独自面对险恶,男人在您面前也有很大的压迫感。”
  我握住他手腕看了眼时间,“长话短说。我带来一个好梢息,常秉尧罪恶的大本营,我已经摸得差不多。常府 即将被我搅得天翻地覆。”
  马局长有些不可思议,常秉尧多疑狠辣道上众人皆知,他把女人当玩物,绝不会失手栽跟头,更不可能有哪个女 人在他眼皮底下兴风作浪,他问我有把握吗。
  “别的男人十成,他我只有五成。”
  马局长眼底的亮光熄灭了一点,我说,“如果真有那一天,珠海市局要借我两百津干警力由我指挥,你打个招 呼,那边到处是常秉尧眼线,我不能亲自去。”

  马局长让我放心,只要到最后关头,两千也可以给。
  我起身走到办公桌后,拿起纸笔,将常秉尧书房里的陈设结构大致画出,标注了其中几个点,“桌下有一块镂 空的砖,里面是保险箱,书架暗藏机关,用步枪打穿后才能进入触碰,这个我没有机会验证,但应该八九不离十, 你等我确切梢息。”
  马局长将画纸接过,仔细看了一遍锁进抽屉,我留了一手,没有把壁画后的地牢说出来,因为那些东西不能 落在他手里,我自己还有用。
  金三角是容深葬身之地,参与暗杀围攻他的赌徒多达数十人,公丨安丨绝不会冒险招惹,我需要军火和人马,市局 不给我,我只能自己夺,我猜铡地牢藏匿的就是枪支弹药。

  我穿好风衣端起有些冷却的茶杯,一边晃动茶水的香味,一边平静问他沈姿和周恪生活得怎样。
  “衣食无优。周部长那笔抚恤金,按照您的吩咐,给了沈女士。”
  我往杯底加了_颗瓜子,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样东西,交融在一起,看上去不算丑,也很和谐。
  我喝了口茶水,将瓜子仁也吃掉,它们仍旧保留各自的原味,没有被沾染,被遮掩。
  我笑了声,容深不曽被我连累,他仍旧光芒万丈,很多年以后,广东省公丨安丨碑上,他依然是永恒琯璨的一笔。
  “我在香港成立了一个基金,你启动后通过融盛律师行的祁律师把其中三分之一交给沈姿,至于其余,我也不会 独吞,但不是现在。”
  马局长听到我仿佛交待后事禁不住蹙眉,我立刻说只是未雨绸缪,我不喜欢起出我掌控的事,所以提前部署好
  我笑着和他碰了碰杯,“你怎么忘了,乔苍是我为所欲为的底线,因为我知道他永远都舍不得不管我。”
  “只要您在他的分寸内,他确实是您最后一根稻萆
  我垂哞喝光茶盏内的水,将杯底最后一滴残余钹在了地上,水滴像一朵云,幻化成不规则的形状,在几秒钟后
  “我即将打破他的分寸,因为我要的阻碍了他。有些路,最初走的时候,以为尽头是那样,而当真的走出一半 ,发现远远比自己预想要更可怕,更不受控制。”
  马局长说,“希望您最后不要走上_条歧路。和这些黑老大打交道,难保不湿鞋。”
  我笑着将杯子还给他,“江湖再见。”
  我行色匆匆离开市局,在无人的路口拦了_辆出租,直奔那栋别墅。
  窗外刮过烈烈风声,将我的裙摆和长发織,我凝视道旁一闪而过的树木,想象中它应该是荒羌的。
  在枯萎了的岁月里,在熬过了漫长冬季的风声里,会无声无息调零,残破。
  久无人烟,断壁残垣。
  我不曽卖掉它,我割舍不了。
  我和容深全部的故事,热烈的过往,都在那栋房子里。
  它静静伫立,历经风霜,也许会褪色,会变了模样,但不会梢亡。
  我起先捂着脸沉默,后来终于克制不住,低低啜泣出来,司机从前面回头看了我一眼,递给我一张纸,告诉 我新拆包的别嫌弃。
  我迟疑接过,他从后视镜说,“富贵人家的女人,那栋别墅区价格很贵的。”
  我一声不吭。
  “有钱有势的,还愁什么,我们天天温饱线挣扎,连哭的资格都没有,家里多少张嘴等着吃饭,社会又不会可怜
  他驶入一条停满豪车拥挤的长街,“越是你们有钱人,越喜欢后悔。尤其是感情,离了老婆娶了二乃,男人都 后悔,二乃有几个好东西啊,都是坑人的。”
  我握着那张纸,捏成一团,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他停在二栋门口,指了指问我是不是这里。
  我回过神将车窗彻底括下,记忆里那一株槐子树,靠着东南方的墙角,此时枝杻有些空,似乎不生长了,底下 的石凳擦得干净,可摆在桌上一本泛黄的书,再也等不来拾起它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