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9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尚武沉声说,“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想法,我打算先了解清楚情况。从马启才的父亲被打死这件事情着手调查。这里面如果没有一个公平的处理结果,我把这个当做突破口。”
  “很好。”李牧很满意,陈尚武办事是稳妥的,他道,“总而言之一句话,依法办事,但是一些小瘪三,该给点教训给点教训。我们要达到的目的是,马家不会再受到一些威胁,军属能够依法享受地方的优抚政策。”
  “明白。”陈尚武点头道。
  李牧说,“去之前,你和大陆控股集团的刘书东联系一下,我会交代他。他们搞了一个拥军基金会,退伍老兵业以及现役军人军属生活补助等方面都涉及。让他们出面,最低的要求,马启才服役期间,军属要衣食无忧。”
  “是。”陈尚武道。
  看了看时间,李牧道,“必要的时候可以请求当地军分区的帮助,马启才的家乡是湖州,需要驻军出面,你和他们取得联系。”
  陈尚武知道湖州的驻军是海航部队,李牧和海军的关系很密切,现在又是办的是他们海军陆战队新兵的事情,请驻扎那里的海航部队协助是理所应当的。
  犹豫了一下,陈尚武请示,“如果出现其他情况,能否协调当地安全部门的帮助?”

  李牧想了想,道,“这一点看具体情况,你和我保持联系。”
  “明白。”
  “事不宜迟,你现在出发,坐最快的一班飞机走。”李牧道。
  陈尚武起立敬礼大步离去。
  警卫团的官兵相对来说与地方的联系是较多一些,对社会的变化也相对了解一些。像一些陆军全训机动部队以及特种部队,兵们长年接触不到地方,因此很多人服完兵役回家,都会发现与社会产生了脱节,从而需要一定的时间来适应。
  早六点醒来发现不是在营房里,过年听到炮声下意识的蹲下去,和朋友说话带着“你妈了个巴子”、“搞起来啊”、“猛搞怕个吊”之类的口头禅,厕所想掏烟抽烟想往厕所里猫,看见穿制服的猛盯着看,到民政局报到看见个公务员喊首长,参加体检护士点到名字一声惊雷般的“到”吓坏人,参加工作后每次进领导办公室都立正喊“报告”……
  什么时候学会了微笑什么时候学会了恭维,这才彻底的从那个铁骨铮铮的角色里走出来,融入社会重新开始生活。

  倘若是在一线作战部队猛搞了七八年的,回到地方是个悲剧,几乎等同于穿越。
  陈尚武很熟悉地方的那一套的,他在二十四岁到二十八岁之间经常出警卫任务,经常和地方的公丨安丨警卫部门打交道,前面两年,但凡首长要去哪个地方视察,他们这些外围警卫人员都会提前几天时间抵达目的地,对既定的区域进行必要的侦察工作,一直到后来进入了核心警卫圈才陆续出现在镜头面前。
  基地小车队派了一辆车把陈尚武送到机场,由警备区协调航空公司插队买了一张最快起飞的机票,哪怕如此也造成了该航班延误半个小时。
  两个半小时后,陈尚武在海下了飞机,第二舰队海基地早派了一辆车和司机在等着,根据要求,提供了一辆普拉多,并且挂了地方拍照,同时军用牌照也准备好。司机是个士汽车兵,根据命令换了便装同时携带了军装以及必要的物品。
  普拉多在高速狂奔着,陈尚武和司机说话,“小周,你是哪儿人?”
  士汽车兵名唤周亚明,十八岁入伍,开了七八年的车,妥妥的老司机,却是个挺年轻的小伙子,有些拘束地笑了笑,说,“首长,我是湖州人,是您要去的B县。”
  “是吗,这太好了。”陈尚武很意外。
  显然,这是第二舰队海基地特意安排的,找个籍贯是当地的兵来协助陈尚武,至少不会两眼一抹黑。不过具体做什么,海基地是不知道的,因此周亚明也不知道是什么任务。
  有必要告知周亚明具体情况,他既然是当地人,那是能够发挥很大作用的。
  陈尚武整理了一下,沉声说,“小周,我这次到湖州,是处理一个兵家里的事情。他家在B县马家村,父母曾是肥料厂的职工,下岗后回到马家村务农,据兵说,他父亲三年前是被打死的,因为宅基地的事,宅基地的纠纷至今也没处理好,现在只有母亲在家,且体弱多病。”

  周亚明吃惊道,“这可有些难办。”
  “怎么说?”陈尚武问。
  周亚明说,“首长,肥料厂是国营工厂,他父母既然是职工,那么户口肯定不在村里了。按照政策,村里没他们家的自留地宅基地什么的。不过肥料厂倒闭了十多年,很多在城里无法谋生的回到农村里,生活都是下没个着落。农村人对这个地看得最重,已经分到手的地很难再吐出来。涉及到宅基地的事情,都很麻烦。不知道那个兵家里的具体情况。”
  陈尚武也感觉到了棘手,不管是农民工人商人还是什么人,地都是最大的,更何况宅基地。
  “先到地方了解清楚情况。”陈尚武道。

  周亚明说,“首长,既然要隐蔽侦察,我建议借用一下地方相关部门的身份较好,不然我担心有很多情况了解不到。”
  陈尚武摇头说,“不需要,先见到马启才的母亲,我会表明身份说明来意。面对地方行政执法人员,她不一定会说实话。”
  “明白,那咱们等会走国道过去,高速要近一个小时的路程。”
  几分钟之后,陈尚武接到了刘书东电话。

  “陈参谋,我大约一个小时后抵达湖州,咱们在哪里碰面?”刘书东恰好在周边出差谈一个基建工程项目,接到陈尚武的电话后立马扔下所有工作,叫司机开了车往湖州B县赶。
  陈尚武道,“刘总请等等,我问一问。”
  随即,他问周亚明,“找个交通方便视野开阔距离马家村相对较近的酒店。”
  周亚明想了想,说,“武装部招待所,在城西,交通很方便,一条县道直接到马家村,十几分钟的车程。”
  陈尚武点点头,对着手机说,“刘总,B县武装部招待所。”
  “收到,见面谈。”刘书东挂了电话,让司机再快一些。
  刘华强正式从大陆控股集团撤出,标志着大陆控股集团四大金刚分离,而刘华强和陈明基合伙搞的海工程公司被挡在了YS工程之外,损失惨重。刘书东从这件事情里得到最大的感触是,做人要知恩图报,要有严格坚定的处事原则,否则一切都会很快的失去。
  对他来说,牧哥再小的事都是大事。李牧本来几乎没有找他们帮过忙,这次为了新兵的家里的事情给他打电话,他不可能不当成头等大事来办。

  为了一个新兵蛋子的事情,李牧是用了心。几百万的部队,有多少类似的情况,有多少兵家里有这样那样的困难,李牧管不过来。但管不过来也要管,能管多少管多少,最起码自己的兵要踏踏实实的在部队搞。
  日期:2017-09-28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