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9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毫无疑问,新宾七班的新兵蛋子们受到的心灵的震撼是最巨大的。诚然他们当有不少人把从军当成了一条职业的道路,一些人把从军当成了锻炼,各种各样的入伍动机,但经此一事之后,他们意识并且体会到,一身军装蕴含着太多太多厚重的东西。
  这样的思想教育是任何大课大会都不的。
  随着饰演女主的新演员的到位,剧组又花了半个月的时间补拍完毕,随即正式结束了在陆南的拍摄工作。临走之前,自然的基地领导给他们送行。林超再一次和李牧敲定了军事总指导的工作后,才放心离开。
  这也意味着,剧组以后遇到军事方面的难题而吴迪又无法完美解决的时候,李牧是要出面提供帮助的。吴迪自然的跟着剧组走,工作结束之前他是不会返回雪豹突击队的。
  新兵训练走过了半个月。
  这天晚,李牧和往常一样在凌晨三点整起来查岗查铺。晚的岗哨都是老兵来负责,在下连之前,新兵是不允许站岗的,怕出现私自离队的情况。新兵训练期间,新兵们的思想是最不坚定的。
  查铺查到三排七班,李牧打着微光手电,在满是臭味的班房里一个铺位铺位地检查着,有踢了被子的给盖好,伺候小孩子一样关心。
  检查到马启才的铺位时,李牧发现被子在轻微的颤抖,马启才用被子蒙着头睡觉。李牧仔细一听,有压抑着的很轻微的声音,他一下子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拍了拍被子,轻声说,“马启才,你出来。”
  马启才知道自己暴露了,掀开被子抹着眼睛走出去。李牧拿了他的大衣出去,在外面走廊,李牧把大衣给他披。

  “想家了?”李牧说。
  马启才低头哭着,看得出他在竭力的忍着,但还是浑身都在颤抖,话都说不完整了,“我,我想俺娘了,俺,俺娘身体,不好。”
  李牧搂着马启才的肩膀,抱着他的脑袋给他擦眼泪,“不哭了啊,男子汉了嘛,怎么能动不动哭鼻子。”
  马启才平时是最大大咧咧的兵,也是最听话并且不失灵活的兵。高强度的训练下,其他兵的脸基本是没什么笑容,只有他和李少东两个,经常的开玩笑,用欢乐影响了其他人。
  李少东是二次入伍,这点强度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马启才不同,他是个十八岁的大男孩,高毕业参军入伍,在很多干部眼里这个年纪是个孩子。
  李牧这才知道,这个憨厚憨厚的兵,把情感都压抑着,走到了今天居然才控制不住。一般来说,没有不想家的新兵,到了部队三五天,都纷纷的爆发出来,极少有道半个多月后才爆发出来的。
  可见这个兵的忍耐力是非常强的。
  “连,连长,俺不哭的,是,是想到俺娘,不知道她怎么样,俺控制不住。”马启才抽搐着说,一下一下的。
  “那你有没有打电话回家。”李牧问。
  马启才点头,始终低着脑袋不敢看李牧,“打,打了,今晚打回家,俺娘问俺想家没有,俺说想,俺娘哭了。”

  李牧安慰道,“想家正常,谁都想家,连长以前新兵的时候也想家。哭出来好了,不是生离死别,不要搞得那么悲壮嘛。两年时间很快过去,到时候不能回家了。”
  马启才道,“俺,俺娘让俺,让俺努力训练争取,争取留队。”
  “那也能回家探亲啊,所以没什么的,马启才啊,今晚哭了以后可不能流马尿了。当兵的,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你现在是军人知道不,不是老百姓了。”李牧说。
  马启才抹着不断涌出来的眼泪,“连,连长,俺,俺知道,是,俺娘身体不好,她,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李牧一怔,“你父亲呢?”
  “俺爹在俺很小的时候被镇的贪官打死了。他们都欺负俺家,俺没有兄弟姐妹,俺当兵想他们不敢再欺负俺家,俺当兵走,俺娘一个人在家,她身体又不好……”马启才彻底崩溃了,蹲下去双手死死捂着脸泪水哗哗的往下掉,死死咬着牙不让哭出声音的样子,让李牧心里针扎一样难受,鼻子猛然猛然的发酸。
  马启才这个情况,他是不了解的,他为自己的不称职而愧疚,为班排长的关心不到位而生气。
  平时大家眼里的开心果,大家看见都想乐的乐天派,班排长挑不出任何毛病的一个很懂事的兵,谁都会认为他有一个很快乐的家庭,却决然的想不到这个兵身背负了这么多沉重。
  才十八岁的他承担了多少同龄人没有经历过的东西,且他从来不怨天怨地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这些。
  不能兵们在前方奋战还要牵挂着家里,更不能让军属受任何委屈别说是伤害了!
  其他部队李牧管不了,但是他的兵,他得一管到底!
  第二天马启才跟没事人一样了,班里的其他新兵压根不知道什么事情。连邵强和伍国心,也是让李牧叫过去开了会才知道具体情况。
  李牧对连队的几位干部和邵强、伍国心说,“马启才的情况要重点关注,国庆,这个事情你跟进,去一趟马启才家里,摸清楚情况。”

  王国庆却说,“头儿,我不合适,让老陈去如何?”
  他是三排长,理应他去,但是他很清楚,一名士官和一名军官,地方的人会区别对待的。
  李牧一想,也是这个道理,点点头说,“那陈尚武去一趟,一定要详细了解情况,我给你临机处理权限。我不能让我的兵在部队受苦受累家里还要受欺负。”
  陈尚武道,“是!头儿,保证完成任务!”

  李牧指了指邵强和伍国心,“你们配合三排长对全连新兵的家庭情况进行一个深入的摸底,国庆和肖岩,你们负责此事,务必要完全掌握每一名新兵家庭的具体情况。出现这样的漏洞,说明咱们接兵干部履职不充分,说明咱们的班排长对新兵的关心不够。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陈尚武走之后,二排排长暂时由我来兼任。”
  “明白!”
  李牧干脆利落说完,道,“这样,散会,二排长留下来。”
  “是!”
  其他人都离开带部队去,陈尚武留下。
  “走过来。”李牧指了指身边的位置。

  陈尚武坐过来。
  李牧点了根烟,问,“你打算怎么做?”
  陈尚武沉吟了一下,道,“先便装到马启才家里看望马启才的母亲,从她那里了解一下情况,看看家里有什么困难。把这个处理好了,再着军装找到相关部门,要求落实军属待遇。”
  “嗯,可以。”李牧表示认同,作为警卫团培养出来的特殊人才,陈尚武是有一套的,“那么,如何解决马家受某些基层公务员欺压这个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