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2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笑了下,“叫我名字就好了。这样太别扭。”
  旁边的严淑芳,还是没有变,跟以前一样漂亮,只不过好象有些瘦了。
  顾秋喊了句嫂子,严淑芳笑得很甜,“还是顾书记没架子,平易近人。”
  顾秋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一边敬烟一边喊大家坐。
  从彤从房间里出来跟大家打招呼,发着红包,不论大小,见者有份。这已经是从家的习惯了,有时一些亲戚带着自己所有的小孩一起过来,到从彤家走一趟,就能拿到千把块钱的红包钱。

  当然,这样的亲戚,都是那些没怎么有钱的普通百姓。象仇书亭这样的,他们心里清楚。
  宁可自己多给一点,也不要占这便宜。
  晚上吃饭的人就多了,围起来二桌都坐不下。
  幸好从政军夫妇早有准备,在从彤家里,很多亲戚都喜欢喝酒,那些伯伯什么的,酒量都不错。

  舅舅也喜欢喝,所以他们就一定要拉着顾秋喝酒,觉得跟顾秋喝酒,能沾点官气。
  只有仇书亭,适合而止。
  看到大家这么*着顾秋喝酒,他就帮忙代喝了二杯。顾秋见仇书亭这么心细,心里就在暗道,仇书亭这人还是不错的,值得交往。
  其实这些年,在从彤家这些亲戚中,顾秋只喜欢仇书亭。

  但是从家的这些长辈要喝酒,顾秋还真没办法不跟他们喝。所以这么一来,他就喝得有点高了。
  这顿饭,吃到九点多。
  从彤不喜欢家里这气氛,这些人喝起酒来,没完没了,所以她就要去外面订房。
  家里客人多,反正住不下。
  老妈倒是也不反对,反正都这么大人了,他们心里想什么,自己不必干涉。
  陈燕马上给酒店打电话,订一个房间。
  至于仇书亭他们,从政军会安排的。

  喝完酒,顾秋说我喝高了,你们坐,我出去透透气。朝陈燕和从彤使了个眼色,三个人立刻溜了出来。
  陈燕说,“你们就不要开车了,我送你们到酒店吧!”
  顾秋上了车,就躺在后面的位置上,从彤扶着他,“你没事吧?”
  顾秋不说话,趴在那里。
  陈燕就问,要不紧啊?去医院看看吧?

  顾秋摆了摆手,不要,不要!
  从彤心里埋怨道:这些人也太能喝了,你自己不要喝这么多嘛,弄得自己难受,何苦?
  陈燕道:“没办法的,又不是别人,都是自己家里的亲戚,你不喝,他们会有意见的。”
  顾秋说了句,“去酒店吧,我想躺一会。”

  陈燕这才发动车子,朝酒店去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安平也渐渐发展起来。
  其实当年陈燕在县里当副县长的时候,那时候发展是最快的。可陈燕因为接受上级调查,她一时心灰意冷,放弃了走上仕途的机会。
  这件事,顾秋是知道的,陈燕这么做,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而陈燕呢,刚好借这个机会,把孩子给生了。
  而且现在陈燕过得比当副县长好,当个副县长,如果一身清正廉明,干干净净的,其实是很累,很苦的。
  很多人就是因为受不了这种苦,才一次又一次伸手,结果伸过手之后,再也缩不回来了。

  现在的安平,虽然没有五星级酒店,三星级的,倒也有七八家。
  陈燕把车子开到酒店里,顾秋趴在后座上,从彤怎么扶也扶不起来,她就喊,“帮我拉一下!”
  陈燕干脆把车开到停车场,拉开车门,和从彤一起把顾秋扶出来。
  “顾秋,你怎么样了?”
  顾秋不作声,从彤皱起眉头,“喝这么多酒,害死人了。”
  顾秋这才道:“我没醉!”
  一般醉了的人,都会说自己没醉。

  从彤倒是不怪他,只怪家里那些长辈,尤其舅舅,明知道自己在仕途上没有希望了,他就以长辈自居。
  说什么,娘亲舅大,现在从彤外公外婆不在了,他就是老大。顾秋倒是没办法,喝就喝吧,大不了醉。
  既然拼着这心思,别人也拿他没办法。
  喝到这份上,也不是顾秋的错。
  后来还是丈母娘心疼女婿,不许他喝了,才没有直接趴下。
  地下停车场有电梯直达楼上,这样就可以不经过大厅。
  这酒店其实不错了,但见过外面的大世界,这酒店就显得有些寒碜。两个人把顾秋扶到房间里。

  陈燕本来想走的,可看到顾秋这模样,又担心从彤搞不定。
  就在她为难的时候,顾秋突然站起来,往卫生间里跑。
  从彤追进去,顾秋趴在洗手盆那里,拼命吐。
  陈燕也跟进来,一左一右,扶着顾秋。
  酒喝高了,吐出来就好了。要是不吐出来,闷在肚子里更难受,酒精在肚子里烧,象火一样的。
  有时整个胃都要翻出来了一样,令人那般难受。
  顾秋趴在那里,吐了一阵,晚上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
  肚子里就象有一只手,要把胃给揪出来似的。
  陈燕说,“今天晚上你是别想睡了。看他这样子,太难受了。”
  从彤一脸无奈。
  倒是好久没有人必他喝酒了,今天都碰上这些长辈,从彤劝不住,也不好劝。她就看着陈燕,“陈燕姐,要不你别回去了,留下来陪陪我。”
  陈燕犹豫了下,“好吧!”
  等顾秋吐完,从彤搓了毛巾给他洗脸。
  陈燕在旁边扶着他,从卫生间出来,将顾秋扔在床上,从彤去清理卫生间的东西,陈燕道:“让我来吧,你看着他!”

  要睡觉的,肯定要脱衣服。
  从彤看到陈燕去了卫生间,就把顾秋的外套给脱了,还有他的长裤。冬天肯定要穿两条裤子,从彤倒是不担心他会走光。
  陈燕在卫生间里,花了不少时间才将那些吐出来的东西清理。
  从彤弄完了,走进卫生间,“要不叫服务员过来吧!”
  陈燕说算了,马上就好了。
  换了别人,只怕早就捂着鼻子走人了,陈燕却把这里弄得干干净净。
  打开排气扇,两人出来了。
  顾秋躺在床上,感觉不是太舒服,翻来覆去的。这肯定是有酒在胃里作祟。
  陈燕道:“要不要给他买点药?”
  喝醉了,哪有药?
  要是程暮雪在,估计有办法,从彤和陈燕还真是没折。从彤伸手摸着他的额头。还好,应该是不发烧。
  顾秋喊了句,“我没醉,我要喝水!”
  “还没醉,你看你都吐成什么样了?”

  顾秋说完一句,又趴在那里。陈燕给他打来水,从彤接过来,“帮我一下,把他扶起来吧!”
  陈燕坐到床边,扯着顾秋的手。
  从彤把水凑到他嘴边,“不是要喝水吗?快喝啊!”
  顾秋果然张开嘴,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了水。就在从彤转身去放杯子的时候,听到背后陈燕一声惊叫。
  那一刻,陈燕又羞又急。可她偏偏推不开顾秋,顾秋这家伙力气大,将她压得死死的,那只手在衣服里拼命的乱来。
  要是平时,从彤不在,你抓了就抓了,可现在你老婆在这里,这不是露馅嘛?
  从彤看到陈燕在挣扎,她就上前帮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