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1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算了,算了,小孩子的话,计较不了这么多的,大家都是自家兄弟,少说两句。
  老二追过去了,宣少将走过来,对小若安说,“来,奶奶带你去玩。”
  小若安挺乖的,点点头,跟奶奶出去了。

  顾盼就走过来,跟从彤说话,“嫂子,我们到楼上去。”
  顾秋走近从彤,“没事吧?”
  从彤摇头,顾秋说那你和盼盼她们去吧!我陪兄弟们坐一会。
  从彤倒是很老实,跟盼盼她去上楼去了。一帮堂姐妹在说,二嫂这人心眼小,你不要跟她计较。
  大家心里明白,二嫂就是妒忌从彤在顾家受宠。女人嘛,头发长,见识短。见不得怪的。
  二哥回来了,跟顾秋道歉。
  “我家那女人贱,你不要跟她计较,影响兄弟之间的感情。我已经教训她了。”
  顾秋端起杯子,“二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还用说这些?我们顾家的宗旨,大家都铭记在心,不管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动摇不了我们的意志。我们永远是兄弟,一家人!来,我敬你!也敬各位兄弟。”

  几位兄弟也知道,二哥这个女人娶得不怎么理想。姿色平庸不说,还一身的毛病。二嫂这人,很瘦的,一点都不丰满。
  太瘦了,身材就没有了,偏偏又名堂多,真没几个人喜欢她。以前她仗着自己老爸是行长,现在呢,行长退休了。
  不过顾家的兄弟感情,还是比较牢靠的。
  大哥说,“家大了,这点小矛盾在所难免,我们这些男人应该起到维护,调解的作用,而不是站在哪一边。今天这事看似很小,但是若老爷子生气了,老二,等下你去道个歉。”

  二哥点头,“我明白!”
  从彤和几个堂姐妹在房间里说话,顾盼说,“二嫂太过份了,这脾气老是不改,以后要吃亏的。五嫂你也不要生气,没必要跟她计较。”
  从彤当然知道,这个二嫂从小被家里娇生惯养,一身的毛病。平时在学校,在工作单位,都被人宠得象公主似的。
  当然,有个银行长的爸爸,肯定会有很多人过来求他办事,她被人宠惯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公主。

  其实很多家庭条件好的女孩子都有这种公主病,习惯被人捧着,护着。如今在顾秋,她发现自己处处不如意,心里就不平衡了。
  大城市里的人说小城市里的人为乡巴佬,无非是想突出一下他们的自尊,这样往往会适得其反。
  这种问题看似是小问题,其实是心态问题。
  看到这些堂姐妹都安慰自己,从彤说没事,不跟她计较。
  二哥来到房间里,看到自己的女人坐在床边生气,女儿已经出去玩了,他就走过去。“你今天又发什么神经?惹老爷子不高兴了。”

  没想到二嫂一脸不服气的,“我发什么神经?我哪里发神经了?不就是小孩子不懂事,乱说了几句话嘛。她本来就是乡巴佬,有什么不能说的!”
  二哥气死了,这就是自己在大城市里找到的女人。人家乡巴佬?可人家从彤也是处级干部的女儿,在自己家里,哪个不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二哥就骂了她,“你这脾气越来越臭了,这样下去,小孩都要被你教坏。快去给从彤道理,跟老爷子赔个罪。”
  “我为什么要去?凭什么要我去?”

  “你再发神经,我就不客气了!去!”二哥显然脸上挂不住,这么大的家族,就自己讨了一个神经病回来。
  二嫂怒了,“你老说我神经病,我就神经病怎么啦?我神经病还不是你惹的,你在外面拈花惹草,跟人家媚来眼去,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居然这么跟我说话!”
  二哥听到她这么嚷,当时就气懵了,自己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女人?什么德性?
  看到自己的女人,蛮不讲理,他就生气了,“你给我闭上这张臭嘴,不要没事找事。”
  二嫂嗖地站起来,“我偏要说,我还要跟老爷子说去,看他是怎么教训自己晚辈的,我说她一句乡巴佬怎么啦?反而是你跟人家媚来眼去有理?”
  说完,她就气冲冲的朝外面走,要去找老爷子理论,看看他是怎么教育自己下晚辈的。

  二哥看到她这样无理取闹,伸手拉住她,“回来!”
  二嫂把本来就不大的胸一挺,“我就不,有种你打我啊?”
  二哥当然不会轻易动手打女人,可二嫂也太不象话了,她看到自己男人平时对自己宠爱有加,言听计从,根本不可能打自己,这就养成了她这妄自尊大的性格。
  见二哥只是生气地瞪着自己,二嫂来了一句,“孬种——”
  “啪——”
  二哥终于忍不住了,一巴掌扇过来。

  这一声响得很清脆,连隔着几个房间的人都听到了,纷纷出来看发生了什么?
  本来就有些胡搅蛮缠的二嫂,这下被人打了,而且是自己的男人,她哪里肯罢休?
  马上嚎啕大笑,要死要活要跳下去算了。
  她冲出房间,来到走廊里,抓住栏杆,“你有种,居然敢打老婆,我不活了,我不活了,今天我一定要从这里跳下去。”
  这时好多人都出来了,看到他们夫妻闹成这样,都在心里不爽。明天就要过年了,你们这是闹哪一出?
  二嫂呢,抓住栏杆,说要跳,又不跳,在那里大喊大叫。有人要过来劝,二哥指着她,“跳,有种你就跳。只要你敢跳我就敢埋!”
  二嫂瞪着二哥,眼泪哗哗地流,硬是不敢跳下去。
  这时大伯来了,生气地骂了句,“成何体统!进去!”

  太丢人了,怎么就娶回来这么一个活宝。
  看到老爸过来,两人乖乖地回房间。
  大伯当场训了两人,同时说了一句狠话,“再有下次,以后就不要回顾家了!”
  二嫂这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说二哥在外面偷人,跟女同学眉来眼去的。
  大伯一听,马上就瞪着儿子。
  二哥立刻解释,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只是上次参加同学聚会,和几个女同学喝了几杯酒,跳了几曲而已,她就看人家不爽了,回去就闹,现在又旧事重提。

  大伯很生气,狠狠地训了两人一顿,这才走出房间。
  顾秋看到很多人在陪从彤,他就和儿子在院子里玩,做为一个父亲,他很少有时间陪儿子,因此他想跟儿子多呆一会。
  看到儿子,顾秋不由想起了女儿。
  女儿顾若惜比若安只小一岁,这会他就站起来,给陈燕打电话。陈燕也回到家里陪父母,女儿一起过春节。
  接到顾秋的电话,她就站起来走进卧室。

  现在的陈燕,也有钱了,不说多的,几百万倒是有的。所以她和女儿的生活倒是无忧。
  电话里听到顾秋那边有很大的声音,她就和顾秋说:“怎么呢?你那边这么吵?”
  顾秋说没事,人多自然就吵了。然后他说想听听女儿的声音,陈燕道:“爸妈都在呢,还是不要了,万一让他们知道,又说要见你,我怎么交差?老人家一直在抱怨,说连个人影都没见到,这算哪门子的女婿。”
  顾秋道:“说起这事,还真是对不起他们。怎么办?要不我化装一下跟你见见他们?”
  陈燕说算了,我一直说你在国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