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4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陈乡长你尽管放心,我这点能力还是有的。再说,只要多给他们点钱,他们也就没有意见了。”
  二人吃过饭,马二愣子赶紧去结了账,骑着摩托将陈九江送去了宿舍之后,就急吼吼的去了路爱国的家。
  “二弟,你姐夫不在家,你还是改天再来吧。”马大丫知道马二愣子最近一直和路爱国闹着意见,一见马二愣子急吼吼的来了,不由一阵脑门疼。
  马二愣子扎好摩托,一把将他姐拽进了院子,说道:“姐,我就是来找你的。”
  二人进了屋,马二愣子好不容易将陈九江对他说的话,向马大丫介绍清楚。马大丫兀自不信,疑惑的问道:“二弟,真有这样的好事?你不要被陈九江骗了,我听你姐夫说,他可最会绕人,你不要被他迷惑了。”
  马二愣子最容不得别人说陈九江的不是,一听大姐的话,就急了:“姐,我可跟你说,陈乡长对我好着呢,你可不能说他的坏话。要不,我就跟你急。”
  马大丫就怕这个弟弟,急忙说道:“不说就不说,只是按你说的,能不能挣到钱呢?”
  马二愣子就说:“这事要是办成了,你弟我分分钟就能成为万元户。到时候,外甥上大学的费用我全包了。不但如此,我还给你买个弯梁。”
  马大丫一听这话,立刻来了兴致,拍着胸脯保证做好路爱国的工作。
  路爱国晚上回到家,就被这姐弟俩堵在了家中。虽然路爱国挡得住弯梁的诱惑,但是挡不住老婆的那张嘴,只得同意了马二愣子的提议。
  第二天路爱国就召集乡里建筑队的几个头头开会,责令他们组建河西乡建筑队。马二愣子总经理的位子自然是无人敢挑战的。其他几人心想,只要有钱挣,多了个头头也不错的。
  当天下午,朱有道就在路爱国的逼迫下将账上的钱,尽数划到了马二愣子的名下。马二愣子拿着存折,跟在陈九江的屁股后面去了县里,找到了钱勇敢。
  钱勇敢正在为修路的事情犯愁。不是找不到建筑队,而是因为找不到靠得住的建筑队。陈九江和马二愣子一出现,三人立刻一拍即合。钱勇敢几个电话打过,马二愣子的草台班子就变成了合理合法,资质雄厚,技术超群的天马建筑公司。

  不但如此,钱勇敢还交给了马二愣子一项工程,就连付款都是预付的。马二愣子这才发现,挣钱原来如此的简单。心里更加佩服陈九江,怨不得都说要有知识有文化,原来知识就是金钱,文化就是效益。
  自此马二愣子就算插上了翅膀,成了真正的飞马。招兵买马,扩大地盘自然不在话下。
  马二愣子不是不知道感恩的人,相反,还是一个相当懂规矩的人。当天晚上,不但请钱勇敢狠狠的搓了一顿,还带他去了火车站边的理发店,美美的理了一回头发。
  吃饭的时候,钱勇敢就跟陈九江谈起了张晓月。钱勇敢对陈九江满含愧疚的说道:“老弟啊,你救了我的命,没想到晓月却干出了那样的事情。是我对不住你,今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和我说。”
  陈九江跟他干了满满的一杯酒,舌头打着绕的说道:“感情的事,谁也勉强不了谁。张晓月也没有错,谁都想要过好日子不是。只要今后老领导您能多关照我们,让我们共同进步,共同发财就好了。”

  钱勇敢就说:“在河西的时候,整天就知道斗啊斗。出来之后才念着乡里人的好。今天我也不说外话,只要有我老钱在,交通这块,你们放心大胆的做。”
  马二愣子就举起了酒杯,先自己干了一杯,对钱勇敢和陈九江道:“钱局长,陈乡长,我知道,要不是你们,我马二愣子可就什么都不是呢。这样吧,我今天表个态,我这飞马公司,今后就是三分天下。”
  钱勇敢听了笑而不语,陈九江道:“我可没出什么力,还是你们平分秋色的好。只要没事的时候,多请我喝上两顿,那就成了。”
  马二愣子自然是不愿意的,两人扯了一会皮,最后还是听了钱勇敢的话,马二愣子占五,钱勇敢占三,陈九江拿二。

  喝完酒,马二愣子就陪着钱勇敢去了火车站。陈九江嫌那里脏,借着醉酒,半路就下了车。钱勇敢知道他是文化人,有点小情节,就随他去了。
  大河县毕竟是个小县城,不如市里,那里都流行休闲会所了。吃饭唱歌捏脚一条龙服务,伺候的你如神仙一般。若是在大河建上那么一处休闲会所也是不错,之上局里有邢振罩着,估计出不了什么差错。不过这事毕竟风险太大,还是不要沾的好。
  其实和陈九江一样想法的大有人在,而且有人还真的付诸了行动,没过半年,县里的休闲,洗浴,捏脚中心就如春笋一般,纷纷冒了出来。让人应接不暇,也直接导致火车站的生意,一落千丈。
  陈九江走了两步,就到了纺织厂的宿舍区,立刻就想到了秋副县长,也想到了她那黑暗中的汹涌。

  毕竟是陈九江的领导,那各种的滋味还是让陈九江回味无穷。陈九江借着夜色就敲开了秋副县长的家门。
  秋天这些天也在为自己的出轨感到内疚。虽然丈夫在外花天酒地,但是作为妻子,却不应该随波逐流,放任自我。于是暗下决心,若是陈九江下次再来敲门,一定要坚决拒绝。不想这决心才下,陈九江就敲开了她的大门。
  陈九江闪身进了秋天的房中,看着满面通红的秋天,依然穿着那天的睡衣。面前的两个圆球上已经凸出了两个硬硬的疙瘩,想要冲出睡衣的束缚一般。
  秋天站在那里,如新媳妇一般紧张的喘着气,心里想的话,却说不出口。陈九江可不知道秋天的那些心思,立刻就扑了上去,封住了她的嘴巴。

  秋天被他一亲,立刻激动的伸出了双手,不知道是拒绝还是拥抱,两个人就此纠缠在了一起。
  依然是久旷的怨女,依然是无尽的索求,只不过今晚是在灯光下,陈九江也主管了战斗。陈九江愈战愈勇,从客厅,到卧室,再到浴室。都留下了二人激烈战斗过的痕迹。
  待战斗平息,娇羞不已的秋天将她和车间主任的故事一点一滴都告诉了陈九江。陈九江立刻用自己的热情,再度回应了她的悲伤。
  至于陈九江之前所求副书记的位子,或者是秋天组织部长的事情,陈九江一点都没有提起,今夜注定是谈感情的夜晚,也是巩固感情的夜晚。

  第二天陈九江精神抖擞的进了办公室,刚泡好茶,就接到了温莹莹的电话。温莹莹在电话中说,她要在省城逗留几天。要开同学会,还要组织联谊,告别会什么的。至于档案现在还不能拿,也要等上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她就住在吕潇潇的家中。
  吕潇潇在省财政厅上班,分了一套房子,两居室。正好让温莹莹和她搭伴。下班之后两个女人还可以一起逛逛街,散散步。
  陈九江听了她的安排,就放下心来。隔着电话线,说了一些肉麻的相思之语。让温莹莹恨不得立刻就顺着电话线穿越了回来。
  挂了电话,陈九江就去了一趟罐头厂。罐头厂依然是一副热闹的景象,车来车往,不是拉罐头,就是送桃子。还有一些拿着白条的人,欢天喜地的换了钱,离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