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480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丫“横楞(东北俗语-斜眼看)”了琪琪格一眼,转身去厨房拎来正在炉子上烧着的热水,把洗衣盆里的水兑好,又接上水坐到炉子上。回到客厅坐到洗衣盆前,“吭哧”、“吭哧”的用力搓洗起成功的被罩。对屋里的琪琪格说道:“也怪,在家里的灰比这大,被褥都变色了,就没觉得该擦该洗该收拾。在城里刚才看着他被头上沾灰就碍眼,包括咱这身穿戴,在鹤城也能说得过去了,咋到江城就都觉又别扭又窝囊。真他妈的怪事了!”

  “这有啥怪的!你在鹤城是陪矮叔,就是拿肚皮捏褶—糊弄傻狍子。不过是嫌乎自己老爷们的完犊子的揍性,又憋的没处跑骚,矮叔总比胡萝卜舒服。这一到了江城,就看人家成局长穿着洋服,眼睛一下子就直溜了,恨不得扒了人家。我倒是琢磨,你剃头挑子一头热乎是肯定了,成局长没那心思也是肯定了,就怕嫌弃你没明说,没准都以为你身上的虱子虮子都聚堆,你还拿着人家的笑脸当成了有情有义。”琪琪格撇撇嘴,侧侧身斜眼看着搓洗成功床罩的三丫:“成局长的床单洗起来,就能想到人家成局长的细皮嫩肉,比那洋胰子都滑溜是吧,越洗越舒服吧?!不像在家里,碱水还烧手…。”

  “不搬块豆饼照照自己那德行,你也好意思说人家?!我还没离地呢,抢着就先奔成局长被窝掏过去了,是想看人家跑没‘跑马(东北俗语:遗精)’吧?!”三丫闷头搓洗着被罩:“你还真别说,这洋胰子洗起来,还就是麻溜,下灰又省事,也是都不太脏。”
  “都恨不能趴在洗衣盆上喝一口了吧?!你喝一小口尝尝,保证‘鲜亮(音:xuānliang。东北俗语-鲜美)’,咱们姐妹啥关系,我还能笑话你?!不过还是洗完了这个再喝,那汤水才更有味。”琪琪格又把拆下来的褥单扔了过来:“你说的一点都不咧悬,这外面拆下来的,看着都比咱家洗完的还干净。布太白了也不抗抹糊,沾了点灰你在那‘撅头挖腚(东北俗语-低头哈腰)’的就给人家洗,回家的被褥都快看不出原色了,你还能盖了吗?!那还不整天价的看着被褥就浑身刺挠,觉都没法睡了。这洋布也‘细粉(东北俗语-柔软/娇嫩)’,挨着身子也舒服,咱还得特意‘浆(用米汤将衣物沾匀拧干后再晾晒)’一下,倒‘抗染(东北俗语-不显脏)’省事了,可肉也遭罪了。有个爷们搂着还好点,自己轱辘…。”

  日期:2017-09-27 22:42:51
  “那你就盖着给成局长洗好的睡呗,先尝尝啥滋味。回家看不顺眼,再给矮叔的都洗了,没洋胰子碱水把你的手烧烂了,也好让矮叔心疼你?!”三丫从和琪琪格一起上炕陪金植睡了以后,在炕上被金植骑在下面,逼着随琪琪格改口叫“爹”了。俩人又像是难为情,都想表现出是出于无奈,从那以后又背后把“二叔”,都改成“矮叔”了:“矮叔一高兴,没准就能运气使出真劲,给你种上个大猪羔子,省得我一个人大肚子生孩子扎眼了。老二心里能顺点气,给老**蹬也来个双喜临门,成年累月都有绿帽子戴。”

  “人家成局长马上就得回温林了。我就是睡了他的被窝,也不过就能睡个三五天,我就是赖在这,也是托你的福,还能陪着你在江城多住几天?!等我回去了,你成年累月的留在江城,你个小妖精勾引野汉子,我能想象得到,矮叔都看不明白。把你给留在江城,睡起成局长来可就方便了。成局长不在家,就溜进来睡他的被窝。睡不着大活人,睡睡他的被窝也心里舒坦了?”琪琪格被三丫刺儿的难受,恶狠狠的回敬道:“没准就赶上成局长回家,迷迷糊糊把你给睡大肚子了。城里人不能像咱农村,净是趴墙头的吧?”

  “那你就在这直接先把成局长给睡了,正好他回温林,你不就整天的睡他了吗?”三丫停下手,看着屋里停下手若有所思的琪琪格:“你想怎么睡我帮你,鼓着肚子回去!”
  “矮叔不是说了嘛,人家成局长在江城的后台硬着呢,不过是没娘们孩子扯后腿,才去的温林。说是不长回来,哪年不得回来个五七八趟的?!那还得说是江城没念想。就你个骚狐狸那么会勾人,成局长怕是就要倒个了,没准温林都不呆了。”琪琪格像是赌气,把拆下的底层褥单扔了出去,心里很是犯堵:“即便是在温林,这都二年多了,‘见天价儿(东北俗语-整天。引申为经常)’在一块喝酒,他搭理过咱俩谁了?我一直就在琢磨,是不是人家成局长在温林就有人了。他那个房东的大花猪我没见过,听说窝窝头的媳妇小杰子,也经常往贺家客栈钻,人家在贺家客栈这不也有俩娘们黏糊着了?!”

  琪琪格倒是在想:回到温林和成功再见面,就都要在金植在跟前了,最多还是自己自作多情的挤眉弄眼。别说成功没啥想法,就是想干点啥,也没机会下手,干着急没辙。
  “骚的你净想美事!你咋知道人家成局长在江城没牵没挂?人家有啥还得告诉你?你当你是谁?成局长的水深着呢,别看和矮叔好像是不分彼此,以人家的身价可能吗?人家就不知道矮叔和老二自己偷摸挣黑钱?矮叔和老二还都以为人家成局长也就知道个大荒,心里没数呢,矮叔都是在那捂着耳朵偷铃铛…。酒桌上折那么一句,人家就真不计较了?看年底老二和那老**蹬咋出血吧。当人家都傻呀?!不在中间打横,这就是道行,矮叔和老二红眼的,人家愣是没打眼,都不稀得理你。就是玩黑的,那都假装别人干的,自己啥都不知道。哪把一不高兴就按老二个现行,矮叔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不好意思狠敲矮叔和老二一把,总能立个大功吧?!这一把晋衔还给扔到花圃镇去了,玩的就是高,还是彭正夫的主意,老袁家加矮叔还得感恩戴德。再想回到卡子当所长,就是去三姓屯,不拿出五条大黄鱼,他想都别想了。”三丫叹了口气,又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也在提醒着琪琪格。“你还惦记着人家成局长,总忘不了好像有过几天对你有情有义是吧?!算了吧,进到这屋,我才彻底想明白:都是咱在那往自己身上揽美事呢!人家能看上咱这屯迷糊老娘们吗?小杰子倒没准,大花猪我也没见过,但指定比成局长大好几岁,哪有袁老二那样就愿找妈的?!再说听说和老二连桥,成局长还不得吐了?!”

  “那咋地?凭什么好黄瓜都被三瓣嘴的兔子给啃了?!他就不是男人?见到咱姐俩光不出溜的,他就不硬?那他是有病。咱比哪个娘们少个眼了…?”琪琪格有些愤怒,话又软了下来:“那个小杰子,岁数倒是比咱俩大点,但该咋地是咋地,模样确实不‘赖呆(东北俗语-差劲)’,腰段好又洋气,两个大**晃晃荡荡的,在街上比大翠都打眼。”
  日期:2017-09-27 22:46:10
  “小杰子屁股那么大,那是啥腰段呀?!也生过两窝了,你咋就那么不如她?她的咂能和你比?!”三丫很不服气的反驳着琪琪格,也是在为自己树立信心:“我听老二没少嘟囔泛酸,我估计他都惦记过人家小杰子。那是窝窝头让媳妇往贺家客栈送好吃的,客栈人来人往的,大白天的咋往被窝里钻?再说了,有几个老袁家这么不是揍的,非得把自家媳妇往别的男人被窝里塞。窝窝头的爹妈都是老江湖,这点腥臊还能闻不出来?!”

  琪琪格被三丫鼓励的信心倍增,转而又泄了气:“我再大也得轮到扒光给人家看呀,就把大棉袄掫开一半,露出这俩油瓶子就行了?那一会我洗完澡光不出溜的等他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