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10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今晚的酒桌上,程一枝特意贡献出两瓶88年的茅台,据说是他父亲收藏了三十多年的宝贝,今儿为了让胡总喝的高兴,他特意带过来了。
  现在,八八年的茅台酒摆在桌上,因为年代较久蒸发了不少,只剩下不到大半瓶的酒,但是一打开瓶盖,立马一股美酒的醇厚香味扑鼻而来,引的曾经喝过不少高档酒的胡文杰也禁不住啧啧称赞。
  “好酒!好酒!这酒的味道闻上去就不一般,果然是陈年老酿。”
  坐在胡文杰身旁的刘流也颇有兴趣的凑过来闻了一下,闭目享受神情:
  “清香扑鼻,果然是三十年的老酒,味道一定错不了!”
  程一枝见两人都对自己贡献出来的美酒很满意,脸上挂满谄媚笑容招呼道:
  “只要胡总和冯总喝的高兴,就不枉小弟我一番心意了。”
  尽管程一枝实际年龄比刘流和胡文杰都大不少,可是跟两人认识至今一直人前人后自称“小弟”,这股子“甘为人下”的厚脸皮也算是练出来了。
  强者为尊,弱者为卑。
  弱肉强林的官场游戏规则中,一向是遵循以权力大小来判断一个人的强弱,程一枝如今有求于人,自降身价极力讨好对方也是官场常态。
  一个官员若是连“孙子”都当不好,日后怎么可能有机会当“爷爷”?

  胡文杰虽然对程一枝贡献出的茅台酒有点兴趣,但是他心里却更关心经济开发区地盘上几个大工程什么时候能到手?
  这年头,有钱什么买不到?别说是三十年的好酒,就算是三百年的美酒佳肴也能拿钱买来,这笔账胡文杰心里门清。
  他一边端着酒杯喝下程一枝敬的酒,一边催促口气对程一枝说:
  “程副主任,我到普安市快半个月了吧?经济开发区的生意半点动静都没有,你这个副主任可得帮我加把油使点力气啊?”
  程一枝见胡文杰旧话重提,神情有些懊丧的放下酒杯解释说:“胡总您放心,咱们贾主任保证过,只要秦书凯前脚滚蛋,后脚他就把经济开发区地盘上的大工程绝对交给您来做,可是现在,秦书凯不是还鸠占鹊巢嘛?”
  说来说去,话题又回到几人聚会时经常聊的重点问题上,酒桌上三人都意识到一点,要想尽早让胡文杰拿下经济开发区的工程,必须尽快把秦书凯踢出开发区,让经济开发区彻彻底底成为贾正春主任控制的地盘!
  2013年7月,媒体曾经报道过,贵阳有这样一位“奇人”他没一官半职,不过是三十来岁的个体老板,但逢年过节,当地不少大小官员拎着厚礼拜望他?

  这位个体小老板,一无文凭二无一技之长,居然在短短几年间暴发成了千万富翁?他被指发展黑社会性质团伙、组织妇女卖应、读博、泛读……但他却一直没受到法律的制裁?
  他就是省委书记刘方仁在位时的“地下组织部长”陈林。
  小老板陈林有一次在人前炫耀:“你们信不信?我打电话叫刘方仁来,他马上就会来。”大家不信,他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省啊委书记刘方仁真的就到了。
  据说,陈林与刘方仁就像自家兄弟一样随便,他要去省委大院见刘方仁能自由出入,连门卫也不敢挡他。
  一个堂堂的省啊委书记怎么会被一个近乎地痞的小混混牵着鼻子团团转?原来,刘方仁的“二啊奶”,贵阳市贵州饭店美发厅的郑姓女子,和陈林早就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小老板陈林以女啊色攀上刘方仁后,接下来,陈林就开始了他短时间内的暴富之旅,凭借与刘方仁的关系,陈林开始结识贵阳银行界的官员,然后也就有了银行的巨额贷款,先后成立了贵州“通海实业”等11家公司,总称“通海集团”,自任集团老总。
  实际上,这些公司除了泰升娱乐公司外,陈林完全是一个光杆司令,富了之后的陈林开始介入政治,他通过和省啊委书记的“特殊关系”,很快成为省城贵阳举足轻重的人物,一些急于升迁的官员甚至在逢年过节时携厚礼拜望陈林。
  一个在社会上广为流传的故事是这样说的:
  一次陈林过生日,宴请贵州各政府部门的官员。席间,贵阳市公丨安丨局的一位副局长有事,想提前离席,陈林当即大发雷霆,而这位副局长则乖乖地赔礼道歉。
  陈林还开了一家名为金太阳的夜总会,据说开业时场面非常大,某著名歌星到场献歌,金太阳甚至被比作贵阳的“红楼”,陈林利用这个场所结交了一些高级官员并把他们拉下水。
  在“金太阳”夜总会里为陈林效劳的,是一些正在服刑却被陈林从监狱里弄出来的劳改犯,或者曾经被劳改劳教的人员。金太阳夜总会主要是组织小姐卖应获取暴利,每晚有百余名小姐在包房内“坐台”,此外,陈林还在“金太阳”的五楼开了个赌场,赌博规格与澳门的一些赌博公司差不多。
  凭与刘方仁的关系,再加上金太阳夜总会所掌握的官员,陈林实际上拥有了左右贵州官场官员升迁的能力,被人称为“地下组织部长”,直到刘方仁2003年案发,陈林的恶行才得以暴露。
  一个没有任何特长,没有一官半职的街头混混居然在极短的时间内从街头流氓变成了政治上的无赖,这一过程让人惊异之余,更多人却从中看懂了一个道理:
  只要手里攥着领导的把柄,还怕他不对自己言听计从有求必应?
  程一枝的心思就在这里。
  他从心底里早已不想卑贱的像一条狗样整天看领导脸色行事,他心里的如意算盘是,一旦从赵婷婷那里拿到证据后,他立马会亲自找秦书凯面谈,他程一枝要的不是经济开发区主任的位置,而是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的位置!
  他才不要什么主任,贾正春也是主任,还不是和狗一样听被人的吆喝,而工委书记那才是说话顶事的主,那才是自己的最终目标。
  秦书凯原本就是副市长下来的,他可以再打道回府把工委书记的位置空出来给自己嘛?只要掌握了对秦书凯不利的证据,还怕他不听话?
  一边配合胡文杰和刘流喝酒,程一枝心里一边已经开始盘算着,“到时候,秦书凯的所有人脉资源便是自己的人脉资源,说不定仗着手里这份证据,自己也能弄个工委书记兼着常委呢?”
  人心隔肚皮。
  胡文杰和刘流自以为程一枝头脑简单着了他们的套,却不料表面上对两人卑躬屈膝的程一枝心眼一点不比两人少。
  三人今晚在酒桌上决定了谋划已久的一件大事,几人心情非常好,酒足饭饱后,刘流提议三人一块去洗浴中心舒服一把,立马得到另外两人应和,三人从酒店出来后,各自乘车又去了邻市的某洗浴中心。
  一般来说,洗浴中心晚上十点左右是生意最红火的时候,刘流进了洗浴中心稍稍休息后,迫不及待进了演艺大厅。
  按照惯例,每晚十点,演艺大厅将会有一场内容丰富的歌舞节目表演,而这些节目的设计主要针对观众都是男人,这里头的道道只有去过的人才能明白,总之,是男人都会喜欢。
  日期:2018-09-11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