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0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听从他的警告,手指更加粗鲁急切解开他全部衬衣纽扣,在他津壮结实的胸膛反复抚摸,那些皮肤烙印着 浅浅的白痕,最严重的几处,沟壑又长又弯曲,几乎橫穿了他的心脏。
  我心里默数,大约有十几道,并不是三十多处。
  当我指尖流连到他小應,紧挨着皮带的部位,停在一块块膨胀的表色肌肉上,我头顶如同火烧,每一寸空气都 炙热滚烫起来,我感觉到他剧烈起伏的心跳,以及隐忍和克制。

  “谁在楼顶?”
  下面传出女人的喊叫,我吓得一激灵,飞快离开他怀中,黑狼更加敏捷,合拢衣衫的同时像一道闪电,一阵鹤立 的疾风,从我身侧一晃不见。
  我捂住胸口平复悸动,直到我脸色恢复正常,才探身朝屋檐下看了一眼,一名小佣人挑灯朝我的方向照,试图 看清是谁,她身后不远处的光影里,站着四姨太。
  “是何小姐,您怎么上房了 ”
  我装模做样掸了掸裙摆,“房梁视野好,我赏月。”

  她说我们主子找您。
  四姨太上前几步,站在距离屋檐最近的直角,小佣人低着头退到几米开外,我没有立刻开口,而是等她主动说
  我和四姨太不曽接触过,她生性孤傲冷僻,常秉宪审判大太太那天,四姨太最先发现直接开口戬破她伤痕累累 的手指,给了大太太一个表演的台阶,以她的沉默和缜密,一定是故意的。
  她仰头看了我几秒钟,朝我鞠躬,她一定有事相求,才会漏夜来找我,行这么大的礼,我笑着说,“四姨太还 没有睡,是什么惊了你的梦,如果我能帮忙,我不会推辞。”
  她开门见山说,“我认出了五姨太脖子上的红宝石”
  我脸色一变。
  “那枚宝石成色太好,圆润明亮异常,市面上不会存在,因为只有浸泡过砒霜,杀死了宝石的残质,才会那么 通透而且宝石曽被打开过,上面的斑纹是后刻上去的,为了遮掩裂痕,如果我没有猜错,宝石中也藏了砒霜

  我维持的最后一丝笑容,在她的挑明里彻底不复存在。
  她问我,“五姨太和你关系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面无表情,不言不语,紧盯她的目光里起了杀机。
  常府中大太太毒辣,二太太跋扈,三太太奸诈,唐尤拉深沉,最聪慧的就属这位四太太。

  她看出我哏底愈见加深的残忍,立刻说,“我无心搅入你和常府任何人的勾心斗角里,如果我有意,我早去告 诉五姨太,不会来这里找你。我只求自保,谁的生与死,谁的起与落,和我无关。”
  一阵夹着露水的风刮过,撩起她刚过膝盖的裙摆,“我知道心机城府常府里女人除了大太太都不是何小姐的对 手,所以我不会自掘坟墓,我只是来表明我的态度,我挡不了你的路,也不会告密。”
  我笑了笑,“一个对老爷都没有感情的女人,的确不会挡我的路有时袖手旁观,才能求得安身立命。四太太 明白这个道理就好。”
  她平静冷傲的眉哏被树叶间的罅隙笼罩出斑驳的格子网,“何小姐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红宝石要谁的命吗。
  我不动声色撩了撩长发,“谁和五姨太接触多。”
  她瞳孔猛缩,那样寡淡矜持的脸孔,难得起了波欄,她用了十几秒钟才接受这份震撼,她没有问我,为什么 那个人对我这样疼爱,我还要恩将仇报,她很聪慧在识破我的恶毒后谨守非礼勿言的规则,她再次朝我鞠躬告辞, 叫上等候的小佣人,挑灯离开了绣楼。
  四姨太身影被浓郁的黑暗彻底吞没,我朝濯木丛和回廊喊了几声,都没有得到半点回应,静悄悄的夜色之中, 风声似乎都静止。

  我以为黑狼走了,正想叫阿琴搬梯子,他不知从何处出现,修长的铁臂揽住我的腰,卷起我纵身飞下,平稳坠 在一片月光繁盛的幽光里。
  他等我站稳后沉默要走,我慌不择路握住他的手,我掌心的温热与绵轮令他脊背一僵,我问他还来吗。
  他说不。
  “你今天来和我告别。”
  他无声。
  “是不是有更危险的任务,你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

  他手指动了动。
  我心里一揪,果然是这样。
  金三角的卧底,生还几率不过千分之一,一旦踏入那片战火纷飞没有王法的土地,就是交待了半条命,凯旋而归 也是残破不全。
  我将戴着的红绳解下,系在他手腕,“中缅边境刀光剑影,虽然有些迷信,不过总比没有强。”
  他一声不吭,只有清浅绵长的呼吸传来。
  “这世上的男人,许许多多看过我的妖烧,也有极少见过我的放荡,只有你,遇到我的时候,是最失魂落魄的 我,我这辈子最大的勇气,都交付在你遇到我的那几天里。”
  他没有抗拒挣扎,顺从我的每一个动作,直到我系好最后一粒扣,也没有放开他的手,我很想这一刻停留久一 些黑狼的手腕粗细和容深一样,肤色也一样,就连触摸上去的温度,都没有丝毫不同,我不知是他太像,还是我 着了魔,越是得不到,越是悔不了,越是魂牵梦萦,不肯清酲。
  黑狼的出现激起了我心底沉寂许久的弦,我疯了一般想念容深,想念那栋我们生活了三年的别墅,我已经一年多 不曽踏入,他牺牲后那里成为了我的禁地,我没有颜面,更没有勇气,他音容笑貌,温度味道,他对我的好,对 我的温柔,对我忘乎所以的占有,残留在每一处,像一个巨大的牢笼个被下了蛊咒的地狱,折磨我,撕裂我 ,惊醒我,我不敢触及,更不敢回忆。
  可我不得不回去一趟,我有童要事做,常府的秘密不能只我一人知道,_旦我发生意外,又将不见天日。
  我等了两天,总算等到时机,二姨太去医院产检,恰好常秉尧答应三姨太游湖,二姨太故意给她找不痛快,撒 娇耍泼非要拉着常秉尧一起走,否则就不查,常秉尧对这个孩子很重视,生怕出闪失,自然依着她,这事惹怒了三 姨太,常秉尧和沈香禾离府后,她整个人都气疯了,在屋子里梓碎了所有能捽的东西,还打了几个佣人,搞得上上 下下噤若寒蝉,就怕被她抓去撒火。
  我吩咐阿琴到厨房告诉保姆我雨后染了风寒,熬一锅姜汤祛湿,这个梢息立刻传遍,佣人背地里嘲笑说哪里是 风寒,分明是两个姨太有喜,她觉得自己熬不出头了,急出_身火气,怕三姨太拿她开刀,躲着不敢出来。
  我没有理会风言风语,叮嘱阿琴代替我在绣楼搪塞一天,谁来也不要开门。
  我从九州港出发,乘轮船抵达蛇口港,出舱时不到十一点钟,市局的防弹特警车在甲板下等我,我摘掉墨镜,
  将红色风衣脱下,随手扔给为我拉开车门的特警,“马局长在吗。”

  另一名特警护住我额头在市局等您,刚结束一个会议,不方便来接
  日期:2017-10-21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