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0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以为自己很迅速,没有被我发现,他抬头问我怎么不进来。
  我小声说不敢,这是您的重地。
  “既然都让你来了,我还会I1不疑你吗”
  我咧开嘴笑得千娇百媚,犹如一只欢快的蝴蝶扑入他怀中,脚后跟在那块砖石上轻轻试探,果然是空心,里头 藏了东西。
  我嘴上撒娇,“老爷,您书房真气派,难怪不让别人进,是您要偷偷独享”
  他哈哈大笑,“这里就是我的镇国玉玺,失了它,失了我的天下”

  我捂住嘴瞪圆眼睛,惊慌娇悄的样子逗得他更愉悦,他指了指砚台让我磨墨,他铺开一张泛黄的厚纸,用玉虎 压住,拿起毛笔蘸了一点墨汁,趁他写落款时我哏珠灵巧转动着,搜寻到挂在墙上的西洋壁画,和一扇摆放有些刻意 零散的书架,傅太太无意透露书房有机关,一旦踩中,就会警铃大作暗镖齐发,让擅入者有来无回。
  可我进来时他并没有提酲我,要么是故意放出的烟雰弹迷惑人不要靠近,要么就是设置在了最紧要的地方。
  我正专注留意陈设和方位时,他忽然在我旁边问,“阿苍去过金三角,当时你也在”
  我说是,老K绑了我,他去救我。
  他在宣纸上写下一个弑字。
  “他打听过我的事吗。”
  “他是金三角老大,您在金三角招兵买马他都清楚。”
  他笔下一顿,“他和省里髙官往来也很密切。”
  “乔先生在特区势力很大,谁也不愿得罪他,都谄媚他。”
  “你跟了他一年,他急于扩充地盘,结交党羽,为了什么。”

  我如实说,“为了在南省只手遮天,成为龙头老大,吞并所有江湖同僚的势力,他野心勃勃,您不也看出来 了吗。”
  他笑了笑,“你觉得他有这个本事吗。”
  “老爷允许,他就有,老爷挡路,他就没有。”
  常秉尧爱极了我这张小嘴,他将写好的字挂在一面墙壁上,等窗口灌入进来的风吹千,他凝视那个弑字,“这 世上总有_些事,不在我们预料,也不该发生,诗人说的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有些人注定不能任由他成 长。”
  我一脸冷意看他侧脸,他在这时转过头,我立刻笑靥如花,缠住他手臂,“老爷,您老来得子,而且一年内要 得两个,这是大喜事,怎么不髙兴。”
  他微微俯身,挨着我额头,“这一年我最大的喜事,不是她们有孕,而是得到你”
  我手抵住他胸膛,将他朝角落一推,“男人口是心非,说得好像我多重要似的,让您把二姨太的位置给我,您肯
  他笑得讳莫如深,“二姨太就满足了吗。何笙,只要你好好跟着我,我会给你更尊贵的身份。”
  我脸色微变,他显然不打算深入再说,我也不想他继续说,因为我根本不稀罕这些,我只稀罕他的命。
  我偎在常秉尧身边看他写了几幅字,若无其事提起,“髙龄产妇的头胎最危险,三太太才一个月,她性子毛躁 ,又爱动气,可是很危险呢。二太太已经满三个月,她最懂怎么谨慎小心保胎,她们一同怀孕,前后差不了多久一 同生产,不如吩咐厨房以后她们的食物一起做,另外,让二太太照料三太太。”
  常秉尧想了想,“她会愿意吗。”
  “您让二姨太照办,她还能不依吗。两位姨太太平日为了争宠勾心斗角,真要是通过这次握手言和,以后府里 也少鸡飞狗跳了。再者,她们互相牵制,孩子才能跟稳妥些。”
  常秉尧听出我的深意,他立刻说也好,就这么办。
  不出我所料,我提议后的次日傍晚,他向二姨太说了这事,她不好驳回,勉为其难答应,等常秉尧去了四姨太 房里,她怒气冲冲到绣楼找我兴师问罪。
  我洗了澡正换睡衣,她破门而入,一身戾气指着我怒骂,“何笙,你这个贱人,我就知道是你在背后搞鬼。”
  她出现的霎那我就知道她为什么而来,我不慌不忙系上束带,慢条斯理斟了杯茶水,水流从壶口缓缓流出,我 看着说,“二太太,您可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连我是为您打算都不知道,真要是害您,我敢去老爷面前瞎出主意 吗?只是美差。”
  二姨太被我气得脸色铁青,“狗屁美事!你以为这是幼儿园看孩子?你也太天真了,她快四十岁了,从未生养 过,一个月左右最危险,我当初为了保胎成天抱着药罐子,库都不敢下,她能像我这么安分吗?真出了差池我要遭殃 的。我还自顾不暇,哪有功夫担她那份风险。”

  我喝了口水,问她渴不渴,她别开头不理我,我放下杯子,悄无声息靠近她,站在二姨太面前说,“这孩子 会不会出差池,不都在于看顾她的您吗?您想让她好,她就好,不想让她好,她就不好。”
  我笑眯眯伸出手,在二姨太非常警惕的抗拒中,千脆利落按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她挣扎了几下,要拂掉 我的手,可我没有给她机会,我牢牢固定在上面。
  “您先有的,老爷很髙兴,您比三姨太入府早,您生出的子嗣不论男女,都一定更尊贵更得宠,三姨太的子嗣 平安降生,您立一功,她若是出了差池,您这就是唯一的根苗了,老爷舍得责怪您吗?只怕更要小心翼翼,甚至为 了保住您,不让三姨太报复,还得把您提到半个妻子的位置上,彻底压着她。”
  她囂张怒意的气焰弱了许多,蹙眉凝视我。

  “咋天在正厅,三姨太说了自己有孕,老爷可比您有的时候淡定多了,还估算日子呢,生怕三姨太骗他,老 来得子都这么冷静,他心里看重哪一边,您还没数吗。”
  二姨太面容松动,她舔了舔嘴唇,语气也温柔下来,“老爷确实更疼我,我没把她放在眼里。”
  我理了理滑落的肩带,“骨肉福薄,对女人打击最深了,轻则抑郁,重则厌生,就像一张纸,都不用使劲儿, 它自己就破了 ”
  她急促喘息了几下,“你什么意思。”
  我笑而不语,反正我是不会从自己口中说出什么来,她也不是傻子,自然品味得出其中深意。

  她咽了口唾沬,对我刚才那番话又冲动又畏惧,“你别想引诱我伤天害理。”
  我不屑一顾笑,“什么是伤天害理,一群女人争一个男人,争同一个未来,争孩子的前途,不伤天不害理, 就要竹篮打水再说,我也没讲什么呀。我是让您和三太太和平共处,互相扶持,我是良苦用心。”
  二姨太垂在身侧的手忽然紧握住,她胸脯剧烈起伏,颤动,迟迟都没有平息。
  我倚住墙壁等她,她下了多大决心似的,转身匆忙离开了绣楼。
  我跟上几步,站在回廊上目送她,她走出一半,在楼口处又停下,转身说,“我刚才来过吗。”

  我摇头,“我从未私下见过二太太”
  她扯了扯唇角,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仰头看了眼天色,深蓝如墨,不晴不荫,像极了这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的常府。这一次我要玩出深宅 大院里最漂亮的一石二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