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0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过去他才看清,那是一个穿着朴素的妇人,而且也认识,正是曾经因为在河滩放羊害的巫飞鸾跳河的狗子的娘,梁玉芝。
  妇人穿着打了许多补丁的棉袄棉裤,头发和身上都湿漉漉的,一手拄着一根木棍,另一只手则拿了一顶四周缝有纱罩的草帽,脚边还放着一个背筐,框里有橡胶手套、手电筒、漏斗和一个约莫三四升左右容量的塑料桶。
  “玉芝嫂子,看你这样子,是连夜进了山?”萧晋惊讶的问。
  梁玉芝腼腆的笑笑,把那个塑料桶拿出来递给他,说:“上次害的小鸾那孩子掉进冰窟窿,我这心里总过意不去,所以就进山采了点野蜂蜜来,也好让孩子补补身子。”
  “蜂蜜?”萧晋接过去打开盖子一闻,果然一股甜腻的香气扑鼻,不由震惊道:“冬天还有蜜蜂产蜜?”
  “山上有热泉,四季都开花的。”梁玉芝说,“那附近的野蜂也不会冻死,所以一年四季都会产蜜,只是它们很容易受到惊吓蜇人,晚上才会比较温顺。”
  说话的时候,她抚了抚耳畔的一缕发丝,萧晋这才注意到,她的那只手已经肿了一大圈,清晨的阳光下,油光发亮的,甚至还能看见小小的刺口处在向外留着淡黄色的液体。
  他眉头一蹙,把塑料桶放回背筐,然后一手拎起来,另一只手则拉住梁玉芝就走。
  “蜂蜜的事情待会儿再说,咱们先赶紧下去,我给你看看手。”
  梁玉芝的丈夫死了快五年了,这五年里一个人拉扯孩子虽然艰难,但也谨守本分,从来都没有跟哪个男人近距离接触过,这猛地一被萧晋拉住,下意识的就用力把手臂缩了回去。
  萧晋一愣,随即便明白过来,赶紧道歉说:“对不住,嫂子,我就是想赶紧下山看看你的中毒情况,没有别的意思。”

  梁玉芝摇摇头,红着脸说:“没……没关系的,我以前采蜜时也没少被蛰,用蜜抹一抹就好了。”
  “嫂子,我不是在吓唬你,蜜蜂也分好多种的,有的毒性温和,有的毒性猛烈,轻则头晕恶心,重则可是有可能要命的。”萧晋表情严厉的看着她说,“这些蜂蜜,你是采给小鸾的,可万一你因此而出了什么事情,岂不是要让那孩子心有愧疚?”
  梁玉芝一听这话就慌了,连连摆手道:“萧老师,我没有那个意思啊!这……这个真的没事,我保证。”
  萧晋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保守,摇摇头,说:“不行,我看你脸色发白,嘴唇泛青,已经是有点轻微的中毒症状了,不给你把一下脉,我是不可能放心的。
  这样吧!干脆你跟我回家,反正药都放在家里,给你用的时候也方便。”
  梁玉芝仍然是一脸的为难:“还……还是不麻烦了吧!我真的没事,再说,狗子也该起来了,我还得回去给他做饭呢。”

  “路上把孩子一块儿叫上,去我家里吃饭,就这么定了,走吧!”
  蛮横的说完,萧晋就扛起背筐,大踏步的向山下走去。梁玉芝无奈,只好跟在后面。
  下山回到村里,一路上梁玉芝都跟萧晋保持一定的距离,只是脑袋一直垂着,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没事儿也被她表现的像是有什么事儿似的。
  对于自己的名声,萧晋一点都不在乎,所以见状只是苦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到梁玉芝家叫上狗子,又马不停蹄的回到自己家,周沛芹见他出去送个人却把梁玉芝娘俩儿给带了回来,心里奇怪,但还是笑着迎上去说:“玉芝来了,还没吃饭吧?!快跟孩子到屋里坐,饭很快就好了。”
  “沛芹姐,我……打扰了……”梁玉芝不知道该说什么,支支吾吾的,满脸都是尴尬。
  “都是乡里乡亲的,这么客气做什么?”揉揉狗子的脑袋,周沛芹笑道,“快进屋吧!”
  萧晋没理会两个女人的客套,把背筐放下,扫了一圈院子,没看见郑云苓,便喊了一声,却没人回应。

  “二丫那孩子大早晨的非要去后山采松露,我不放心,就让云苓跟着去了。”周沛芹解释道。
  萧晋吧嗒一下嘴,转脸无奈的对梁玉芝说:“嫂子,原本我是想让云苓帮你看的,但现在她不在,没办法,还是我来吧。”
  梁玉芝的脸又红了,摇头说:“谢谢你了,萧老师,我真的没事。”
  “咋的?玉芝病了?”周沛芹问。
  萧晋指指梁玉芝的手,说:“她中了蜂毒,我想给她看看,可她不愿意。”

  周沛芹这才发现梁玉芝的右手都快肿成球了,大吃一惊道:“哎呀!好严重,玉芝你快进屋让萧给你看看,你放心,他医术很厉害的。”
  “我知道萧老师医术很厉害,只是……我、我还是等一下云苓好了。”
  梁玉芝满脸的为难,周沛芹眨巴眨巴眼,忽然明白过来,就哭笑不得道:“我当是因为什么呢,玉芝啊!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这样啊?再说了,你这是在看病,就算是放在古代,也没有女病人不准男大夫看的道理呀!”
  “不是,”梁玉芝很用力的摇头,解释道,“我……我的身份不好,怕连累了萧老师的名声。”
  周沛芹守了八年多的活寡,虽然在遇到萧晋之前也很注意不跟男人接触,但从未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自我轻贱过,所以一听梁玉芝的话,就很严肃的说道:“玉芝,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你男人不在了,又不是你的错,关你身份什么事?再说了……”
  说到这里,她看了萧晋一眼,满脸都是自豪的接着道:“萧在村子里的地位,你也不是不清楚,谁敢乱嚼他的舌根?”
  这话说得萧晋既汗颜又感动,很想抱住小寡妇好好的亲几下,但碍于还有外人在,只能干忍着。
  而梁玉芝却是又羡慕又惭愧,犹豫片刻,低头说:“好……好吧!麻烦萧老师了。”
  “那就别废话了,先进屋坐,我去准备东西。”悄悄的对周沛芹竖了下大拇指,萧晋抬步走向了自己的配药室。
  不一会儿,他端着一个小托盘来到堂屋,见梁玉芝和她儿子都规规矩矩的坐在八仙桌边上,跟马上要受刑似的。
  狗子比小月还要小两年,今年才八岁,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所以尽管他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见母亲表情严肃,就也乖乖的绷着脸坐在那里,眼瞅着桌子上的点心直咽口水,却一动不动,懂事的让人心疼。
  “吃吧!”把点心盘子推倒孩子跟前,萧晋笑着说,“但不能吃太多,因为马上要吃早饭了,剩下的让你娘给你带回去。”
  狗子抬头看向梁玉芝,见母亲点头,立刻就开心的去拿,可手伸到一半却又停下,从凳子上跳下去,很认真的冲萧晋鞠了一躬,说:“谢谢老师!”
  日期:2017-09-28 06: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