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9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于是大致清楚了,可能在剧组眼里一点庄稼地算不得什么的,但是在群众眼里,尤其是世代务农的老百姓,庄稼地是一切,神圣不可侵犯。
  “剧组是怎么回事,说具体点。”李牧问,他没有急着过去,站在边了解情况。
  陈尚武说,“那个叫白晶晶的演员说话不太好听,言里言外语气不太好,差不多这样,嗯……可能说了几句侮辱的话吧。”
  又是这个白晶晶!
  李牧心头火气,真是个惹祸精,他现在深刻地认为,郭翰威给他们家一个教训是非常正确的!
  挨了打还不长记性,一把嘴不饶人。
  沉着脸,李牧大步走过去,那边林超正在和村民协商,村民情绪很激动。李牧一边走一边对王国庆和陈尚武说,“带人去把闲杂人等隔开,尤其不能让他们使用手机拍摄现场的情况。”

  “是。”两人飞快的去了。
  当地的老百姓对部队对军人是抱有善意的,王国庆和陈尚武带着兵过去说明了情况,围观的老百姓都很理解的后退并且收起了手机。现场大范围的混乱场面总算是得到了控制。
  但是最里面的现场,庄稼地边,当时村民情绪很激动。白晶晶抱着胳膊站在那里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林超和其他几位主演轮番阵赔笑道歉,但似乎收效甚微。
  根子还是在白晶晶身。
  这周边的老百姓早不靠庄稼地过活了,但是自留地是极少会荒废的,一直耕作着,当时群众的衣着也说明她不是差那点钱的人,他不依不挠,显然是为了一口气。
  “别以为你们大导演大演员了不起,你挖了我的地,人家部队都答应赔钱了,你凭什么在那说风凉话,讽刺谁呢,瞧不起农民,你吃什么长大的?”当时村民是个年妇女。
  这更加难办了。

  事情闹成这样仅仅是因为白晶晶的一句“不是几个坑吗,还讹部队的钱,穷疯了”,这句话让当事妇女炸了毛。
  这会儿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身边还有两三名妇女在助阵。
  本来挺小挺容易处理的一个误会,因为白晶晶的一句话闹成这样,李牧心头憋了一股火。之前他没把白晶晶的烂嘴巴放在心,这会儿涉及到部队的纪律和信誉问题,他是真生气了。
  总给部队惹来一身屎,忍无可忍了已经。
  那边王国庆和陈尚武把老乡们都疏散到几十米开外去,老乡们非常的配合散开了去。然后他们赶紧的回到李牧身边。
  这边李牧走到了跟前,林超瞧见,暗暗松了口气,总算来了个能压得住阵脚的了,赶紧的过来说,“李教官,你看这事闹得,唉。”
  李牧说道,“嗯,我来处理。”
  再好不过了,林超彻底放下了心来。他是不敢要求白晶晶道歉的,他管不住白晶晶,那让管得住他的人来搞,这不人来了。
  李牧走到年妇女面前,笑得很灿烂,道,“大姐你好,我是这个部队的负责人。”

  年妇女初看李牧这么年轻,俗话说得好,嘴没毛办事不牢,一开始她是不怎么瞧在眼里的,此时听到李牧这么说,顿时怀疑地看着李牧,然后看见刚才跟她理论的几个人都乖乖的闭了嘴站到后面去,才相信李牧的话。
  她是搞不懂军衔的,不过她认为李牧领章有三个星星,官儿肯定只有一个星星的陈尚武大。可惜她不知道一个是一条杠一个是两条杠。
  年妇女对当兵的还是很客气的,她们整条村住在边,平时部队的兵出来训练,经常打交道,逢年过节的部队也会搞搞慰问什么的。主要是之前那边的水库崩了,当兵的不要命的扛沙包组人墙抗洪。这些事情别说她,整个村子的人都看在眼里,于是这个村子成了非常拥护部队官兵的村庄。
  之前还发生过一起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一名在基地受训的兵家里亲人生病,那兵等不及批假私自跑了出来,身一分钱没有,饭也没吃。结果这个村子的老乡不但做一大桌好吃的还凑了好几千的路费,无意之帮助了那个兵顺利跑回了家。

  后来部队搞清楚情况之后,那叫一个无可奈何。
  不过这也体现出了老乡们对部队的感情,那是真的真真切切的。
  后来那个兵当然的受到了处分,不过也获得了探亲假,一码归一码,丝毫的混杂都没有。
  年妇女的语气缓和了很多,说,“官长,我不是要讹部队钱,我黎晓凤不是那个人的啊!讹谁也不能讹部队的钱。再说了,我不缺这点钱。”

  说着,她斜眼看了看白晶晶,语气激动而发冷,“我是要说话不干净的道歉!我要她赔钱!赔我精神损失!凭什么侮辱我!欺负我乡下人不懂法律是不!我儿子在政法大学读法律我告诉你!”
  白晶晶忍不住要还嘴,但李牧在这,她是不太敢说话了。
  李牧对年妇女说,“大姐,你看这样行不行。这个拍戏的女孩子不是我们部队的人,按理来说,我是没办法处理她的。”
  年妇女摆着手说,“不关部队的事,我刚才问过了,部队是帮他们拍戏的,冤有头债有主,我找她!”
  说着指着白晶晶。
  白晶晶忍不住了,“你别指指点点的!不是为了多讹点钱吗!姑奶奶我有!你要多少钱我赔给你!”

  李牧冷眼扫过去提高了声音:“你闭嘴!”
  冷冷的声音让白晶晶打了个冷颤,连年妇女都微微吓了一跳,这个年轻的官长威严很甚啊!
  李牧又笑着对年妇女说,“大姐,虽然部队无权要求她,但我还是决定还老乡们一个公道。”
  说完,他看向白晶晶,“过来道歉。”
  白晶晶怎么可能敢不从,尽管万般的不情愿向一介农妇道歉,但还是走了过来,不咸不淡的说,“对不起咯。”
  年妇女冷哼着。

  李牧沉声说道,“白晶晶,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白晶晶这下知道害怕了,老老实实的鞠了鞠躬,道,“对不起,是我说错了话。”
  年妇女看都没看她,对李牧说,“官长,我也不是故意为难人。你说她说的都是什么话,骂我们农民,没有农民哪来的粮食,你说对吧。”
  李牧笑道,“是的,大姐,您没有错。”
  年妇女摆了摆手,说,“官长,我不追究了,这个地也不用赔,我找点花生种子补一补行。”

  “赔偿是一定要的。”李牧回头看了看王国庆和陈尚武二人,“带钱了吗?”
  王国庆和陈尚武翻了翻口袋,空空如也,尴尬地摇头,谁带钱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