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0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的结婚证上,是老二的名字,但事实上,他们三兄弟公用的。顾秋说,“我国目前的生活水平,都不平衡,国家太大了,人口众多,不可能象你们那样,说改变就能改变。”
  白若兰说,“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人家的生活态度。人家一妻三夫,过得很和谐振。而且是女人当家,三个男的心甘情愿出动劳作。”
  “你在想什么?”
  白若兰说,“我在想,什么时候女人当家,女人当权,女人是不是也可以象她这样,坐拥三夫四夫的。”
  顾秋说,“那成什么事了?象样吗?”

  “为什么就不象样了呢?你们男人不也三妻四妾。以前那些皇帝,都什么三宫六院,还七十二妃。”
  顾秋说,“那是以前。帝王之尊嘛,这是他的特权。”
  白若兰望着顾秋,“哎,你有没有想过做皇帝?”
  顾秋望着她,“你扯哪里去了?”
  白若兰说,“我就想问问,看看你有没有这想法?”
  顾秋捏着她的手,“你觉得呢?”
  “我觉得有。”
  “为什么?”
  “没为什么,直觉。”
  顾秋伸手捏着她的脸,“胡思乱想。”
  白若兰道:“我是说真的,如果有一天,女人当权了,我要找十个八个老公。”
  顾秋捏了她一下,“疯了你!会死的。”
  白若兰道,“你就是男权主义,不尊重女性。为什么男人可以,女人就不行?”
  顾秋看到她,看来不跟她解释一下,她是想不通了。
  刚好这里有一张办公室,桌上有十二色的墨水。
  顾秋说,“你等一下,我给你做个实验。”

  于是他拿来了好几只小瓶子,一支滴管。
  顾秋说,“你现在看。我把滴管里的墨水,滴在每个瓶子里,你看到了什么?”
  顾秋选了一种颜色的墨水,每个瓶子里各滴一滴。
  问白若兰,“是不是很纯,只有一种颜色?”
  白若兰点头。

  顾秋道,“那你再看。”
  他又拿来了数支滴管,选了其中一只瓶子。
  “这个瓶子好比女人,现在我用多支滴管把颜料滴进去,你再看效果。”
  于是他用五六支滴管,各选一种颜色,“每一支滴管,好比一个男人。现在你看,这只瓶子里是不是花里胡哨的,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什么颜色了,对不对?”

  白若兰瞪着他,“你什么意思?”
  顾秋道,“这还需要我说吗?答案已经在这里了。男人就好比滴管,不管他给多少只瓶子滴墨水,每只瓶子里的颜色,始终一致,很纯,很单一的一种色彩。女人好比瓶子,如果滴进去的颜色多了,她就变得杂乱无章,乱七八糟了。”
  白若兰气死了,“你这是狡辩,怎么可以这样比喻?男女平等嘛。”
  顾秋说,“男女平等,那是安慰女同胞的话,骗你们的。自从世界上有了男女,他就注定无法平等。否则何来的女士优先?”
  白若兰说:“不说了,我说不过你。”
  这时有些冷了,外面下起了雪。

  白若兰走到窗口,“下雪了,好冷。”
  顾秋走过去,白若兰就让他抱着自己的腰,“冷吗?”
  顾秋说,“不冷啊?你要是冷的话,运动一下!”
  “睡吧,明天要早点起来!”
  天亮了,顾秋早早出去,在雪地里散步。
  他得为两个女人留下空间,也为了避嫌,万一有人清早过来撞见什么,岂不是难堪?
  果然不久就有人过来了,薛利民和乡长他们走在雪地里,“顾书记,这么早啊?”
  “没想到下雪了。”
  顾秋应道:“她们还在睡,就不要吵醒她们了,我们先过去。”

  夏芳菲和白若兰很快也起床了,那种气氛,感觉有些怪异。
  两个人并排着慢慢地走地雪地里,夏芳菲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白若兰穿着一件白色羽绒服,一黑一白的两大美女走在在这雪地上,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两个人都把手插在衣服口袋,走过一段距离,白若兰突然笑嘻嘻的挽着夏芳菲的胳膊:“芳菲姐,昨晚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夏芳菲突地一下,脸又红了。
  这丫头还真是开放!
  虽说国外的女孩从小接受到的环境和教育不一样,新加坡更是一个很开放的大城市,据说当时的陈冠希,就因为长的帅,出了那档子事情在新加坡居然还被大多数人接受,而大陆这边虽然现在也开放了很多,如果和国外某些地方比,在这方面还是比较保守的。
  但白若兰她了解,并不是那种开放性的女孩。所以对她昨晚的举动,夏芳菲自己都是郁闷着呢。
  难道她发现了什么吗?如果真发现了自己与顾秋的事,按照她的性格,能一直容忍到现在?
  而且昨晚还费尽心思玩这种游戏,这还是当初那个高傲、冷艳的若兰吗?她怎么会这么胆大呢?就不怕我生气吗?

  夏芳菲的心思很乱,想生气又生不出来,昨天晚上的事,一直在她脑海里浮现,从人性的某种角度讲,倒是真有些刺激,在体制里混过的她,也并不是不知道,男人们的那些花样,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以前那些人开这种玩笑,说荤段子,夏芳菲是知道的,可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总觉得有些荒唐。
  “芳菲姐。”
  “嗯?”
  夏芳菲停住脚步,扭过头,看着白若兰的一脸微笑,这个白若兰,没有了平时的冷艳,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眨啊眨的,眨下就算了,居然还从她那性感的小嘴中,吐出一小截舌头,卷成一个圈,冲着夏芳菲,做了一个古怪的表情。
  夏芳菲白了她一眼,“干嘛?”
  白若兰露出一丝邪恶的笑,看在夏芳菲眼里,恨不得掐死她才好。
  “你不会生我气吧?”

  夏芳菲无语,目光瞟着白若兰,似乎想看透她的心思。
  白若兰则一脸坏笑,“别这样看着我,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喜欢他。”
  夏芳菲皱了皱眉,“你想说什么?”
  “没有啊,我只是想告诉你,芳菲姐,再不疯狂就老啦!”她斜看着夏芳菲,“昨天晚上你不也挺享受的嘛?”
  “你……看我不打死你!”
  “啊——不要——”
  白若兰尖叫着,笑着,象头小鹿一样跑开了。
  白若兰穿着一件白色羽绒服,齐小腿的羽绒服,如同一只白天鹅,在冬天的的雪地里,翩翩起舞。
  夏芳菲看着边跑边回头扮鬼脸的白若兰,心情突然间开朗了很多,其实她们的工作压力也很大,商场如战场,更可况是两个女人呢。此时此刻,突然间感觉自己都年轻了好多,多日积压在心中的怨气,此刻一扫而空。
  “来啊,芳菲姐,你来追我啊!”白若兰在那里大喊,扬起一串串雪花。
  “看我今天饶不了你!”夏芳菲追上去。
  “啊哟——”
  跑了还不到十步,白若兰哎呦一声,不小心摔倒了地上。
  “若兰”,看着白若兰摔倒了,夏芳菲赶紧跟上前。
  “怎么啦?”
  “我的脚崴了!”
  “芳菲姐,好痛哦”
  夏芳菲赶紧蹲下来,心疼的说道:“快让我看看!”
  什么也顾不上了,一屁股坐在雪地里,抱把白若兰受伤的脚,“叫你闹,出事了吧?”

  看到夏芳菲这么关切的表情,白若兰心里一阵感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