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30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若兰说,“我在想,什么时候女人当家,女人当权,女人是不是也可以象她这样,坐拥三夫四夫的。”
  顾秋说,“那成什么事了?象样吗?”
  “为什么就不象样了呢?你们男人不也三妻四妾。以前那些皇帝,都什么三宫六院,还七十二妃。”
  顾秋说,“那是以前。帝王之尊嘛,这是他的特权。”
  白若兰望着顾秋,“哎,你有没有想过做皇帝?”

  顾秋望着她,“你扯哪里去了?”
  白若兰说,“我就想问问,看看你有没有这想法?”
  顾秋捏着她的手,“你觉得呢?”
  “我觉得有。”
  “为什么?”

  “没为什么,直觉。”
  顾秋伸手捏着她的脸,“胡思乱想。”
  白若兰道:“我是说真的,如果有一天,女人当权了,我要找十个八个老公。”
  顾秋捏了她一下,“疯了你!会死的。”
  白若兰道,“你就是男权主义,不尊重女性。为什么男人可以,女人就不行?”
  顾秋看到她,看来不跟她解释一下,她是想不通了。
  刚好这里有一张办公室,桌上有十二色的墨水。
  顾秋说,“你等一下,我给你做个实验。”
  于是他拿来了好几只小瓶子,一支滴管。
  顾秋说,“你现在看。我把滴管里的墨水,滴在每个瓶子里,你看到了什么?”
  顾秋选了一种颜色的墨水,每个瓶子里各滴一滴。
  问白若兰,“是不是很纯,只有一种颜色?”
  白若兰点头。
  顾秋道,“那你再看。”
  他又拿来了数支滴管,选了其中一只瓶子。
  “这个瓶子好比女人,现在我用多支滴管把颜料滴进去,你再看效果。”
  于是他用五六支滴管,各选一种颜色,“每一支滴管,好比一个男人。现在你看,这只瓶子里是不是花里胡哨的,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什么颜色了,对不对?”
  白若兰瞪着他,“你什么意思?”

  顾秋道,“这还需要我说吗?答案已经在这里了。男人就好比滴管,不管他给多少只瓶子滴墨水,每只瓶子里的颜色,始终一致,很纯,很单一的一种色彩。女人好比瓶子,如果滴进去的颜色多了,她就变得杂乱无章,乱七八糟了。”
  白若兰气死了,“你这是狡辩,怎么可以这样比喻?男女平等嘛。”
  顾秋说,“男女平等,那是安慰女同胞的话,骗你们的。自从世界上有了男女,他就注定无法平等。否则何来的女士优先?”
  白若兰说:“不说了,我说不过你。”

  这时有些冷了,外面下起了雪。雪花好大,白茫茫的一片,天空中,也是一片苍白。好大的雪,飘飘洒洒,倒是另一番美景
  白若兰走到窗口,“下雪了,好冷。”
  顾秋走过去,白若兰就让他抱着自己的腰,“冷吗?”
  顾秋说,“不冷啊?你要是冷的话,运动一下!”
  白若兰转过身来,“我们***吧!”

  顾秋望着她,“合适吗?”
  “这里又没人,怕什么?”
  顾秋还真有些蠢蠢欲动,于是他就去碰白若兰,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碰她了,白若兰的胸,在这几个女人中间,应该是最小的。
  她是最苗条的,体重不过九十斤。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每次顾秋想这样,她都反应激励,不允许自己从背后进入。
  夏芳菲在隔壁房间,越睡越冷。于是她又爬起来,看到窗外已经下起了雪沙,声音很大,很响。
  原来是下雪了,难怪越睡越冷。
  白若兰这家伙怎么也不过来?夏芳菲披上衣服,想叫白若兰过来睡觉。
  刚刚出门,外面的风好大,砰地一声,晕死!
  门被关上了。
  来到隔壁,本来想敲门,可想到晚上敲门声音太响,这样也不好。她就凑到窗口喊,“若兰,快开门,冻——”
  喊到这里,夏芳菲的声音,一下中断,她把接下来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顾秋和白若兰在沙发上,刚刚进去,白若兰是躺着的,双腿弯曲,顾秋背对着窗户……。
  。
  白若兰突然很着急的拍打着他,“要死的,窗帘没拉。”
  顾秋猛一回头,夏芳菲刚刚闪过去,看到刚才的一幕,她呼吸急喘,老不好意思了。
  更何况,夏芳菲哪里会想到白若兰和顾秋在这地方做那事?
  做了就做了,窗帘你得拉上啊!
  夏芳菲又往自己那边跑,可门被风吹上了,进不去。
  外面的风很大,雪沙落下来,悉悉索索的。
  白若兰看到了夏芳菲,急死了,推开顾秋。“被芳菲姐看到了。丢死人了!”
  顾秋道:“她来了吗?”
  “她就在外面。”

  白若兰一张脸尴尬。
  顾秋走过去打开门,探出头来,果然看到夏芳菲冻得哆嗦着身子站在外面。他就喊,“怎么站外面不进去呢?你不是睡了吗?”
  夏芳菲不说话,顾秋见情况不对,走过去。当然,他没有看到夏芳菲,但是夏芳菲看到他和白若兰刚才的举动了。
  顾秋走过来,她都有些不好意思。
  “门被风吹上了。”
  顾秋用力推了推门,“那快过去吧,别在这里冻坏了。”
  夏芳菲看了他一眼,脸色极不自然。
  顾秋扯着她,“快来吧,下雪了。”
  夏芳菲和顾秋进来的时候,白若兰坐在火旁边,房间的气氛很怪异。刚才白若兰也看到了夏芳菲,所以她就坐在那里,脸上火辣辣的。
  顾秋拉上窗帘,“怎么下雪了,看来明天——”
  白若兰说,“明天就不要去了,回去吧!”
  夏芳菲说,“不行,下雪了就不去检查,影响不好。”
  白若兰本来也只是想找个话题,打破这种尴尬局面,顾秋呢,也是如此。
  “芳菲姐,你不是睡了吗?怎么——”
  夏芳菲说,“冻死了,我睡不着。没想到一出来,风把门吹上了。”
  顾秋道,“这里有火,烤火吧!”
  他又给两人倒上热水,三个人,三杯水,围在火旁边。这下该怎么睡?可不能光这样坐一夜。

  他就建议,“你们两个去睡吧!”
  夏芳菲说,“你们去睡吧,我坐着就行了。”
  白若兰在桌子下去推了推顾秋,朝夏芳菲呶了呶嘴。顾秋握着她的手,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下面的雪沙已经停了,下起了飘雪。
  房间里越来越冷,这火也烤不住。面前热了,背后凉嗖嗖的。白若兰说,“芳菲姐,我们去睡吧,让他在这里得了。”

  夏芳菲看了顾秋一眼,顾秋说,“去吧,我坐这里就行了。”
  白若兰站起来,拉着夏芳菲的手,“走吧走吧,别管他了。”
  第1181章 交心
  顾秋很奇怪的看着白若兰,你还真是的,这么好奇。世界上什么事情没有?
  白若兰就凑过来,“唉,你说,如果一个女人找几个男人,结果会怎么样?”
  顾秋哪知道?他说了句,“胡扯嘛。哪有这种事。”
  白若兰道,“人家那个不就是吗?三兄弟娶了一个女人,生了两孩子。”

  顾秋说,“人家那是落后,没办法的。”
  象这种情况,还真是没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