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0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姨太斜哏睥睨她,煽风点火说,“二太太得到过这样的待遇吗。”
  她没好气反驳我又不是小姑娘,哪有这情怀,真给我还受不了呢。
  我默不作声找到自己座位,屁股才稳住,三姨太笑眯眯放下刚拿起还没来得及吃的蜜饯,走到常秉尧身侧挽住 他手臂,“老爷,把大家都找来,是我有件喜事要宣布。”
  我抬起哏眸,心里咯噔一跳,隐约猜到什么,她目光瞥向一侧还对即将到来的噩耗浑然无觉的二姨太,春风得意 说,“我怀了一个月身孕”
  听到她说怀孕,厅内所有人不论主仆都齐刷刷看向她,四姨太仍旧寡淡,最先反应过来,起身说恭喜三太太。
  唐尤拉红唇微张,脸色有些诧异,她对着2气,实则对我说,“老爷这个月在我房里住了十多天,其余都陪 着二太太,她总共才分走两三晚,七八年肚子都没这样争气过了 ”

  她说完意味深长观察我,“她和你最近来往频繁了点,其中门道和你有关吗”
  我不动声色扫了一哏三姨太尚且平坦的菔部,紧握茶盏的手指悄无声息松开,整个人长舒一口气,这才发觉自 己身上衣衫湿透了。
  在常府的日子简直如履薄冰,每一秒钟都不得安生,不是我算计别人,就是别人来搞死我,无时无刻不提着 —颗心。
  三姨太怀孕对我来说是喜事,我千方百计下套,她如果怀不上我才要急死不得不说王滨果然有两把刷子,男欢 女爱上他很能搞女人,胯下家伙猛,给三姨太爽得服服帖帖,怀了野种还敢这样嚣张跋扈争宠昭告天下,她是真以 为永远不会真相大白了。
  常秉尧最初还很镇定,他端着茶盏的手微微一顿,平静哦了声,间她是哪天。
  三姨太挥手示意,小佣人早有准备,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喜悦说,“这个月二号您留宿三姨太房中,喝了参汤 就睡下了 ”

  参汤安神,搭配几味药材也壮阳,用过参汤的男人津子活跃,再加上常秉宪本来也很强壮,怀上不稀竒。他听 后眯哏估算了下日子,终于放声大笑,“好,碧华祠祷告果然有用处,不只小二胎很稳,小三也有了”
  我和唐尤拉端起茶杯向他道贺,对面二姨太脸色白了红,红了又青,始终僵硬着没动作,三姨太故意问她是不是 见妹妹有喜了,心里不痛快。
  二姨太强颜欢笑,“怎么会,都是老爷的种,常府兴旺了,我们才有更长久的好日子过,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心 胸狭隘吗。”
  三姨太拨弄着卷发,漫不经心说,“香禾姐姐原本就是没度量的女人呀”
  二姨太咬牙切齿说你不要恃宠而骄,故意找茬,我可没得罪你。
  —个穿着黑色布衣的手下无声无息从后门帘子进入,他飞快走到常秉売身后,“常老,阿處暴费”
  我克制住唇角汹涌而出的笑意,阿彪暴毙,我立了头号功劳,这就是让乔苍更加相信我的筹码,我解决了试图 暗杀他的人,还不足以证明我对他的情意和忠诚吗。

  常秉尧面色流露出一丝厌弃,“送回老家,拿笔钱堵住他家人的嘴记得出境前和条子打个招呼”
  男人点头,“林哥有消息”
  常秉尧没吭声,他握住三姨太的手,叮嘱她好好休息,晚点去看她。
  他带着男人先走,三姨太装模做样搀扶起二姨太,她叮着她肚子颇为感慨,“香禾姐姐,我也沾了你的喜气, 妹妹先向你道歉,今日后老爷怕是不能只顾着你了,我要分点你的殊荣了 ”
  二姨太冷笑拂开她的手,“各凭本事,我孩子先出生,你怎么都越不过我去。”
  “那不一定,万一你是女儿我是儿子呢”
  二姨太脸色一沉,“你咒我?,,

  我打了个哈欠收回视线,唐尤拉随后起身掸了掸臀部压出的褶皱,“府里又有好戏看了,你有什么计划记得提 前支会我一声,有时措手不及发生,我来不及帮你”
  我侧过脸看她,“我送你的红宝石顶链,你怎么不戴”
  她从颈口摸出来,正是我那一条,直戴着,这条很合我眼绿”
  我笑了笑,“喜欢就好,我在特区找大师开过光,夜晚佩戴不做噩梦。”
  四姨太恰好从这里经过,她不动声色看了一哏,眉头微蹙,一言不发离开。
  屋子里女人都散了时,天上云彩灰蒙蒙挤作一团,斜斜飘洒下细雨,几房姨太都没有带伞,趁雨水还不算汹涌往 自己院落赶路,我朝三姨太追上去,她很是小心,每迈出一步都要佣人搀扶,生怕遭了闪失,我接过阿琴手里的 伞,撑在她头顶,她正数落佣人没长眼,还不如何笙身边倒泔水的细致。
  她话音未落察觉到雨水停了,狐疑仰起头看了一眼,当目光触及到伞,她立刻转身,我笑眯眯说,“三太太 ,您身子金贵,琳不得雨,幸好我瞧见了,否则这一趟您不是要伤寒了吗。”
  我和她早就示好,有一起去过赌场打牌的情谊,她对我防备没那么深,只是肚子里揣了货腰板硬气,更加心髙 气傲,哼哼唧唧翻白眼,“你可真有心机,你当初就瞧出来我有后福了吧,比小四小五哏界开阔多了。”
  我笑说看您面相就是大富大贵,怎会止步于三姨太,还能往上熬呢,这不契机就来了吗。
  她上下打量我,半信半疑,“嚯,你还会看相呢”
  “有福的人我看得准,福薄的人我根本不给看”
  她喜滋滋拨弄有些巢湿的头发,“算你会来事儿”
  阿琴扯了扯我袖绾,指着角落常秉尧的保镖,“何小姐,老爷请您去书房说话。”
  我心口一滞,声音禁不住发抖,“哪里的书房。”

  阿琴说,“别墅那一间”
  三姨太杏眼圆睁,“书房是老爷禁地,谁都不能进”
  阿琴笑着说,“那是从前,现在何小姐可以。”
  三姨太脸色难看,刀片似的哏珠子在我脸上狠狠剜,“狐媚”
  她伸手丢掉我举在她头上的雨伞,股子骚味”
  佣人搀扶她离开回廊,她走出多远还没好气扭着身子嘟囔,我并不计较这些,我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在反复回荡, 常秉尧允许我去书房见他。我蛰伏了一个多月,总算熬到黎明将至的时日。
  那间书房藏匿了常秉尧整个帮派最不见天日的东西,号令马仔的私印,仓库地牢的钥匙,走私贩毒的账薄,想 要扳倒他报仇,掠夺他的势力,这些东西我都要拿到手。
  他现在对我的防备已经所剌无几,我这辈子最铤而走险的一出离间计,为我铺了一条颠覆常家的光明之路。
  我走上别墅二楼,书房门虚掩,有微弱的灯光樓出,我装作毛毛躁躁忘了敲门冲进去,他听到声音立刻合上 保险箱,塞进桌下一块翻开的砖石中,不着痕迹踩住扣拢,我眯了下哏睛,仓促停下。
  日期:2017-10-21 07: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