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0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侧过头看我,我本就打算迈步上他的车,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情爱风月我逃不过他的掌心,倒不如让他 痛快些,他误解我是选择曹先生,按住我肩膀的手用了几分力,“你敢跟他走,三日内我不惜一切代价让他公司崩 盘。”
  他撂下这句话,转身鸾腰坐进车里,留出了一人位置等我,曹先生明白我的想法,也看出乔苍无论如何不会让 他得手,他笑说无妨,平安回去就好。
  他掌心护在腹部,维持西装不挤出褶皱,也坐进车里,两车擦身而过的那,我被呑苍拉进怀中,他垂眸荫 恻恻问我,“你本意想怎样。”
  我说我本意想自己走回去。
  他隐约有怒意,我在他注视下扑哧一声笑出来。
  车停在常府朱门外不远的巷子口,几名保镖正在驻守,我机在车窗侦察敌情,他看了我一哏好笑问,“怎么不下 去,舍不得吗。”
  我狠狠踩他脚,踩得后跟沌痛发麻,我低下头看他瘪了的鞋尖,心情大好说,“确实舍不得”
  我转而伏在他胸口,“什么时候再来找我。”
  他滚烫的手干脆利落探入我裙摆,隔着丨内丨裤用力摸了摸,缺摸到一片娇嫩和溋热,他确定我没有来月事,“今
  晚。”
  我挑了挑眉,“我倒是想,可惜我约了唐尤拉游湖,回房要凌晨,阿琴会在屋子里守夜,乔先生没机会了。”
  乔苍知道我在讴他,常秉宪不来睡我,他就会找唐尤拉这个替代品解馋,她哪有功夫陪我疯到凌晨,他眼底闪 过玩味,“如果她根本没有约你,你猜你会怎样”
  我礙视他薄唇,“我会安然无恙,而乔先生会回味上一次半途终止的欢爱,心痒难耐,又无可奈何”

  我留下这句话倾身在他唇角吻了吻,推门下车,他在我身后愣怔了几秒钟,回过神来溢出一阵低沉的笑声。
  我鬼鬼祟崇溜墙根进入常府,确定没有人发现我行踪,也没有谁紧叮我,我长舒一口气,无声穿过回麻还未曽 抵达绣楼,远远看到阿琴匆忙跑过来,她语n焦急对我说,“您可回来了,老爷等您许久,再不回他都要派人去找
  您了。”
  我心里咯噔一跳,难不成他发现我和其他男人来往误会我私通了。

  “等我干什么。”
  阿琴揺头,“只是让您去正厅,其余没说,您当心点”
  阿琴将怀里塞着的薄斗篷递给我,“看天色又有些荫沉,当心赶上雨,您披上,我拿一把伞”
  她跑上绣楼很快回来,路上我间她府里有什么风声吗,她说绣楼不靠在前院,也听不到什么,不过老爷找您 挺急的。
  我心事重重,怕自己和曹先生私会被别有用心的人瞧见,跑到常秉尧面前添油加醋告状,这府里除了唐尤拉都 是我的敌人,她们都恨不得立刻把我扯下马,终结威胁地位的后顾之优,而常秉尧最忌讳的就是妾侍出轨,只要红 杏出墙的帽子扣上了,我很难摘掉,甚至还会连累曹先生。
  我压低声音嘱咐阿琴,“不论稍后谁问起我去了哪里,你就说集市,一口咬死,我还给你捎了糖山楂,记住了 吗。”
  她点头,“您放心,,
  我匆匆迈上回廊,指尖刚触及斗篷要脱下,忽然听见门里女人笑声连天,似乎在嬉闹,常秉尧的声音传出,他 问二姨太苏州是不是有条美人河,两岸居住的美人多。
  沈香禾是苏州小镇上的人,嗓子好能唱曲儿,自小长得妩媚清秀,天生的美人胚子,她爱穿旗袍,我见过的权 贵太太里,只有她的旗袍装扮能和我媲美,说实在的她比三姨太有韵味多了,不过我需要拉拢后者,只能捧三姨太 踩她。沈香禾在苏州生活的时日不长,骨子里没几分江南女子的温婉,很是跋扈犀利。

  而常秉尧年轻时就喜欢有英气的女人,这也是二姨太十余年盛宠不衰的绿故。
  她娇滴滴抱怨您这是什么意思呀,还嫌常府不够热闹,再续几个更娇嫩的姨太进来吗。
  常秉尧笑说我只是问一问,你怎么这样爱吃醋,你们几个已经让我很头疼了。
  二姨太_脸不满揺头晃脑,“得了吧,老爷每次问,过不了多久就要纳新欢,西水路二十四号那栋房子里,住 了多少您的心头好呀。”
  常秉尧被她逗得哈哈大笑,唐尤拉说心头好已经是过去时了,5见在老爷心里只惦记着两个,一个是二太太腹中子 嗣,一个是绣楼的何小姐。
  二姨太表情才痛快些,抚摸着肚子说以后我就靠他在老爷面前撒娇了,我是拿不出手了,不烦我就不锴。
  三姨太不知被哪句话激怒,她没好气哼了声,“香禾姐姐定论别下得太早,你怎知你肚子里就拿得出手了,上 面有长女在呢”
  她掸了掸耳垂上摇晃的修长耳坠,“不过你有手艺,真在老爷面前不吃香了,弹琵琶唱曲儿也能混饭吃秦淮 河畔的**不都是这么谋生的吗也是天赋异稟,我还学不来呢”
  把二姨太说成是娼妓,沈香禾回味过来刚想拍桌子发火,三姨太装作没看见,走出来两步尖着嗓子问,“怎 么何茔还不来,这是去哪疯了?越来越没规矩派几个家丁去傕傕”
  似乎所有人都在等我来,我身体不由自主一僵,莫非我露了什么马脚,我踌躇徘徊在台阶上不敢进,正琢磨怎 么办,侍奉的佣人往树根底茶水时不经意瞧见我,她转身喊了句何小姐来了!她迈下台阶帮着阿琴一起搀扶我,“ 您怎么还藏着。”
  我小声说,“在园子里转悠半天,有些迷路了,到门口愣是没认出来。”

  她扑哧笑,您这迷迷糊糊刚、性子可真稀罕人。,,
  她将我扶过门槛儿,拿走了我的斗篷,放在鼎炉上烤湿气,我缓步向里走时哏珠子机灵转了转,东西两排四房 姨太太都在,穿得花枝招展,脸上还有意犹未尽的笑容,不像是出了大事跑来义偾填膺告状的,她们见我进来嬉闹 声戛然而止,目光落在我水蓝色的丝绸裙,仿佛下一秒会凿出一个洞死盯我。
  这么多双哏睛看得我心里隐约发毛,我故作镇定,扫了大太太的空位,她不在。
  真要是有打压我的机会,我和她牵扯着桂姨_条人命,她绝不会放过,更不可能不现身,我不动声色停在正中 间的毯子,娇滴滴说老爷好,我贪玩来晚了,您责骂我吧。
  常秉尧看多了我妖娆明艳的模样,忽然这般清爽纯情,他有些恍惚,朝我伸出一只手,柔声让我过去。
  我撩起裙摆,脚下风姿绰约,露出一截白皙纤细的腿,随着我跨过台阶而散发出浅浅的香气,我将手搭在他掌 心,他毫无征兆一拉,我直接跌到他身上,绵轮的胸脯压在他肩头。

  他十分纵容凝视我,“到哪里贪玩了 ”
  我舔了舔艳红的唇,小声呵气说,“去集市买零嘴吃了,撑得肚皮都快破了。”
  他忍住笑,目光在我婀娜的身段上流连,“为什么世上的颜色,不论多浓艳,多清淡,穿在你身上都这么有味 道淡妆浓抹总相宜,这句诗不是写给西子,写给你对不对”
  底下几房姨太就这么瞅着我,是吉是凶还没着落,说心里不慌是假的,可脸上不得不配合他笑,“老爷就会哄 我高兴,能有什么味道呀”
  他揑住我葱白的指尖,爱不释手摸了摸,“让我总是忍不住想你的味道。”

  二姨太拿手绢堵住鼻子,“老爷一辈子都不爱调情,这岁数却肉麻起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