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0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界苍将放置在桌角的手收回,“这么说,我与曹先生志同道合,行事风格都很像”
  “大约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攫长这样的路数。”
  乔苍挑了挑唇角,他带着那名女郎坐在我后方一张桌上,竹帘被侍者垂落,遮挡住我们四人在对方视线里的轮 廓,我不慌不忙转动手里的玻璃杯,凝视上面折射出的影子。
  女郎娇滴滴说想要吃何小姐吃的食物,看上去很香。
  刚才我没有C`ha 话,他们也不曾称呼我,她竟然时隔两年还记得我是谁,我紧盯玻璃,乔苍很纵容女人要求,他 直接合上菜单,吩咐侍者和我们这一桌一模一样,再上一遍。
  曹先生对如此来者不善扫兴的事没什么反应,他吃得很斯文,也很有滋味,时不时为我5了的碟子中再添置一 点热菜,不知他们两人说了什么,女片刻后溢出一阵娇媚的笑声,“真的可以吗* ”
  养苍反问为什么不可以。
  "他那样厉害,万一不成功私,,
  乔苍喝了口茶水,“那就是你不够诱人了。”
  女郎风情万种托腮,朝他吐出红舌舔了舔唇,“我诱人不诱人,苍哥不是很清楚吗。”
  乔苍在这时毫无征兆看向我,以及我手里的杯子,他溢出一丝烧有兴味的笑,“明目张胆看也不犯法,何必看一 个模糊的影子”
  我吓得手一抖,将玻璃杯仓促推远,再不赃碰。
  接下来半个时辰,身后那道火辣辣的注视每隔片刻便落在我背上,恨不得穿透我,在骨骼上凿出一个洞。
  我知道呑苍此时心底的怒意,我与另一个男子谈笑风生毫不避嫌,如果在特区他的地盘上,他一定会强行掳走我 ,把我囚禁到和他断绝往来为止可现在名义上我是他岳父的女人,任何涉及我的事在珠海都有可能传到常秉尧耳 中,他们翁婿已经瀕临反目为仇的边绿,风月事他只能忍一时风平浪静。
  我忽然想起唐尤拉说,这世上能让乔苍失控的女人,只有我。
  一面从不经过风,不经过雨,静谧了数千年的湖镡,终于泛起涟漪,的确是很有趣的事。
  曹先生为我盛了第二碗粥,他笑问是不是味道还可以,你似乎很有胃口。
  “有点饿了。”
  “常府都不管饱饭吗。”
  我有些委屈说是呀,每餐都吃不饱,常常饿肚子,还要做工。
  他笑了几声,“原来这样辛苦.那我每天翻墙给你送一些食物,颐便帮你做工
  “常府墙壁高,如果你挂在上面,我可不负责挑下来”

  他面容更愉悦,“挂不住我,再我也翻得过去,如果你需要”
  我接过粥碗正要吹凉喝,侍者忽然端来一盘水果,正中间的一块西瓜被人取走,其他未动,我疑惑问他我们点
  过吗。
  侍者指了指养苍那一桌,“是那位先生吩咐我送来。”
  曹先生微微偏头,越过我身侧看向那扁揺晃的竹帘,乔苍举了举手中的茶杯,“我料想曹先生是念旧的人,喜 欢接手别人的旧物,既然觊觎我吃过的,不如连食物也尝一尝。”

  曹先生听出他的意思,却没有反驳,而是拿起一块西瓜,放在茶水里沉了沉,他咬了一口若有所思说,“换个 吃法^有滋味,的确比我自己桌上这一盘更甘甜”
  我扭头暗乔苍,他正眉眼含笑饮茶,胜及我的目光平静撂下杯子,不再说什么。
  曹先生闷笑出来,我有些抱歉说,“公司最近惹麻烦了吗。”
  他续了半杯茶水,“有一点起伏,不碍事”
  “是不是他做的。”

  “在珠海,除了常老,也只他有这个本事操纵常人办不到的。”
  我拿起杯子,倒抻冷却的陈茶,等他为我添了一杯热的,“对不住,是我的纟S故”
  “即使没有你,我碍了他的路,以他的性格W会容我,何况我财一定输。”
  他顿了顿,“何笙”
  我抬起头望着他,他沉默了两秒钟,原本要开口说什么,乔苍带来的女郎起身找侍者要了两杯红酒,朝我们这 边走来,打断了他接下来半句,她笑着和曹先生打招呼,将杯子递到他面前,他面无表情不回应。

  “听闻曹先生在珠海很厉害,我平时结交的权贵多,忍不住过来和您打招呼”
  曹先生平静说,“我们认识吗。〃
  女郎摇头,“不,但任何熟悉的人不都是从陌生开始吗。”
  曹先生伸手示意那杯酒,“索斋不饮酒,抱歉。”
  女郎不知是不是故*,她脚下一晃没有站稳,直接扑在曹先生身上,手里那杯酒也倾洒出来,将他西装内洁白 的衬衣染脏,她惊慌失措禅了禅残余的酒请,“呀,对不起曹总,我鞋跟太高没有站稳,脏了您的农,不如您脱 下我为您洗千净,再亲自送到您府上”
  曹先生抽了几张纸,发现根本擦不抻,他微微蹙眉,起身拂开女郎的身体,“我去洗手间A ”

  他始终保持非常疏远的距离,不愿让女郎觫碰,可女郎厚脸皮纠缠男人习悄了,根本不理会,她紧跟在曹先生身 后,追着他去了男士洗手间。
  我知道是乔苍使诈,让那个女郎把曹先生支开,我转过身一把掀起竹帘,语气不悦问,“怎么,乔先生吃醋了 连一顿饭都不让我好好吃完。”
  他不动声色看了看我三度空了的碗,“你还要吃多少,加上我这桌够吗。”
  我悠住笑,“曹先生秀色可餐,吃几桌都不饱,再说吃得多也不用你养,心疼别人的粮食干什么。”
  他拨弄拇指上佩戴的扳指,“我是不是上一次没有警告清楚你”
  我指了指左耳,“听得很清楚”
  他眛哏,知道我还有下一招,果然我又指了指右耳,“不过当时从这边就S出去了。”
  他冷冷浅笑,“还霖要再警告”

  我下巴抵住椅背,“乔先生在1 告我之前,先意识到自己有妇之夫的身份,如果我把今天你私会旧情人的事告
  诉你太太…”
  我没有说完便被他打断,“原来吃醋的人是何小姐。”
  我脸色一变,刚想和他争辩,余光瞥到曹先生和那名女郎回来,只好咽了回去。
  他落座后那名女郎不首跟来,我打量曹先生农服,除了那滩洗不掉的酒溃,幷没有其余痕迹,我们又小坐片刻, 我告诉他吃好了,和他一起离开餐厅。
  为了避免给他招来更大是非,我拒绝他送我回常府的好意,不论他怎么说,我就是不肯上车,在我们互不相让 的时刻,呑苍的黑色奔驰绥绥从后面超越,停在了曹先生车前。
  女郎并不在他车上,只有他自己,保镙拉开车门,恭迎他走下,他极其自然撗住我肩膀,我惊魂未定,一边挣 脱一边朝周边打量,他在我耳畔瞥告我老实点。
  曹先生不着痕迹掠过他的手,“怎么乔总要做护花使者吗”
  “我恰好和她顺路,而且这次目的地在常府,如果被发现,曹先生或许在势力上不如我更有把握周全,对吗”

  保镖递上一盒烟,曹先生推开,他其淡如水的目光定格在我脸上,“我稍后不忙,我送你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