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4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欣悦将他拦住,拿了两条烟和两瓶酒,用袋子装了,交到他手里道:“这么晚,空着手可不好。”
  陈九江没有推辞,拎着包裹,骑着田欣悦的自行车去找秋副县长。
  陈九江出了门,吕潇潇就发现田欣悦一直盯着她看,于是问道:“嫂子,我是不是越来越漂亮了,把你也迷住了?”

  田欣悦摇了摇头答非所问的说道:“出去一趟,你不会就喜欢上他了吧?”
  “嫂子,你说什么呢?就他这样的,我能看的上他?真是神经。”吕潇潇说完,摇着头,上楼去了。
  田欣悦说:“看不上就好,人家可是有个青梅竹马,善解人意的小媳妇呢。”
  秋天副县长的家不住在县委家属院里。而是住在县纺织厂的家属院里。因为秋天的丈夫是县纺织厂里的车间主任。
  这位车间主任大人手底下有数十位女兵,而他也最喜欢在女人的裤裆里钻来钻去。这一流连花丛,就忘了家花,冷落了秋副县长。秋天情场失意,在官场上却一帆风顺,一路升到了副县长。
  秋副县长虽然只是一介女流,但是政治敏感性却极其的敏锐。她早已发现无论老顾,还是老钟都难以长久,所以暗中就倒向了吕栋梁。吕栋梁也觉得这女人是个可造之才,正在全力为她谋求组织部长的位子。

  陈九江敲门的时候,秋天还以为是寻花问柳的老公提前回来了。打开门一看,这拎着礼物的小伙子却面生的很。
  陈九江见了秋天的表情,就知道她不记得自己。于是连忙介绍道:“秋县长你好,我是河西乡的副乡长陈九江,昨晚我们在田副台长的家中见过面。”
  秋副县长可不知道河西乡的副乡长,长的什么样子。但是对田欣悦门口的一幕可是印象深刻。闻言立刻想起来,昨晚确是见过这么一位帅哥。于是急忙将陈九江让了进来。
  到了客厅,秋天让陈九江坐,并为他倒了一杯开水。陈九江端起开水,偷眼打量了一番秋天。
  秋天三十四五岁的年纪,正是一个女人最美的时候。饱满的胸膛顺着睡衣的领口呼之欲出,那细腻白皙的双腿向上延伸到了睡衣里面,汇聚成了两瓣弹性十足的丰臀。陈九江看了两眼,不觉身下起了反映。
  夏天衣服穿的本来就少,秋天一眼就看见了陈九江的凸起。立刻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问道:“陈副乡长,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陈九江调整了一下坐姿,斟酌着回道:“秋县长,我们乡的钱勇敢副书记调到了交通局。所以我想向您汇报一下工作。”
  秋天穿着睡衣,见陈九江一双贼眼一直在她身上打晃就想早点结束谈话,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组织人事上的事情,目前还不归我管。你还是先回去吧,等我了解清楚,再给你答复。”
  “那就不打扰秋县长了。”陈九江说完掏出一个信封放到了茶几上,起身就要离开。
  秋天一见,急忙将那信封拿了起来,递给陈九江:“陈副乡长,你的事情,我一定会上心的。这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
  送出去的钱,自然是不能再拿回来的,否则那可就昭示着出师不利。陈九江急忙伸出双手,就要推辞。不想却阴差阳错的将秋天的一双小手握在了手中。
  也活该要出事情,正在此时,秋天家的灯泡居然突然闪了。秋天向前一推,就倒在了陈九江的怀中。
  刚沐浴过的秋天,浑身充满了香皂香喷喷的味道混合着女人特有的香气,让陈九江一激动就顶到了秋天的小腹上。
  陈九江这些天干守着两个绝色美人,但是看的见,却吃不得。本就兴致高昂,受这刺激,立刻情不自己的将秋天揽在了怀中。
  秋天也是个久旷的身子,被陈九江一抱,本想反抗,却不由自主的应和了起来。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反正两个人都赤诚相见,刀兵相向了。这其中的细节,却也不足为外人道也。
  事完收兵,陈九江攥着信封出了秋天的家,还暗自责怪自己,今晚明明是送礼跑帽子的,怎么就将领导搞到了床上去了。
  那信封秋天是死活不收的,不是秋天不爱,而是时机不对。秋天说,今天让你睡了,还拿了你的钱,那我岂不是干那什么的了吗?

  至于谁睡谁,倒也难说。不想这温温柔柔的秋副县长真是个无底洞,一遍遍的将陈九江榨了个精光。他哪知道秋天整日守着活寡,看得吃不得。这好不容易放开了嘴,自然要尽情的吃个够。
  陈九江骑着自行车到了县委家属院,见吕栋梁的小院早已熄灯灭蜡,没敢打扰,就在附近找了家宾馆住了一晚。
  第二天见了温莹莹,温莹莹吵着要布置自家的房子。这正合陈九江的意思,两个人请了吕潇潇当起了司机,在县城里转来转去。到了晚上二人还真的住上了自家的房子。
  在那崭新的大床上,一对新人难免摩擦起火。虽然陈九江激情万丈,努力的穿越高山河流。但当探索至那幽幽碧草覆盖着的小溪时,陈九江还是生生的忍了下来。看来,这自己的媳妇和别人的老婆就是不一样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天亮,吕潇潇就来找温莹莹。吕潇潇的假期到了,想要和温莹莹结伴返回省城。温莹莹正好也要去学校办理手续,二人当下一拍即合,舍了陈九江,带上吕小宝,登上了前往省城的火车。
  陈九江孤身一人,返回了河西乡。到了乡里,陈九江先去了王文明的办公室,不想书记和乡长的办公室都是铁将军把门。陈九江就给综合办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刚挂,陈向阳就喘着粗气跑了进来。

  “陈乡长,您回来了。”老陈到了门口,轻轻的敲了一下门框,就走了进来。
  “老陈啊,我今天回来上班。叫你过来是给我销个假。顺便问一下,书记和乡长都去哪了。”
  老陈认真的回道:“书记一早没有来,不知道去哪里了。路乡长去村里考察村小建设的事,至于去了哪个庄就不大知道了。”
  陈九江对老陈的回答是不满意的,什么叫做不知道书记哪里去了,这就是扯淡。这龟儿子就知道对一把手忠诚,对其他人,就是没有一句实话。
  陈九江点了点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老陈出去了,陈九江看着他的背影不由想道,看来乡里出了缺,老陈又活了过来。只是这小子却不知道,无论他怎么忙活都是狗咬猪尿泡,白费力。
  哪个领导都喜欢听话忠诚的属下,但却极少有人喜欢专打小报告的。因为这样的人是靠不住的。说不准哪一天,就会把你的事情绘声绘色的描述给了别人。所以这样的人,只会被用着,却绝不会被提拔。
  日期:2018-03-03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