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4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道:“你莫管我如何用,只需给我一壶便了。”
  老道就说好吧,转身吩咐那道姑打酒去了。那道姑也是知味的人,打量了一番二女,笑着去了。
  吕潇潇见他们模样,心知陈九江又憋着什么坏水。只是看不懂他们的暗语,眼珠一转又问乾坤道:“老道,刚才的事情我不追究了。现在帮我算一算陈九江的官路如何。”
  老道摇了摇头,说道:“姑娘就放过我吧,等下我若再说出什么不中意的话,只怕你真的烧了我的道观。”
  吕潇潇道:“不行,必须得算。不过我保证不会烧你的道观。”
  乾坤这才说好,然后装模作样的掐了掐手指,作起诗来:“官路本崎岖,步履亦蹒跚。若得温柔女,平步青云间。”
  “老道,你这诗作得不好。到底是官路崎岖,还是平步青云?”吕潇潇还听的一头雾水,温莹莹却喜出望外。温柔是她妈,她自然就是诗中的温柔女了。看来这缘分早就是天定的了。

  陈九江满不在乎的道:“管他崎岖还是坦途,只要能为老百姓做点实事,不负所学,这就够了。”
  乾坤道:“陈乡长说的好,只要一心为民,必然民心所向。”
  吕潇潇撇了撇嘴,说道:“听你两人说话,只怕康熙大帝看的多了。”
  这话一出,几个人就都笑了起来。小宝连忙问康熙大帝是谁,吕潇潇只得为他解释了一番。
  四人吃过斋饭,就下山去了。上山时个个兴高采烈,下山时却有一人闷闷不乐,那自然就是吕潇潇了。没想到吃了一顿素斋,就由天之娇女变成了人家的小三,换做是谁,都不开心。不过这些不愉快,很快就消失在山野美景中了。
  四个人下了山,刚到村后,老刘就带着刘大,老姚和金小凤迎了过来。老刘在家中备下了家宴,上的都是山里的野味。
  酒过三巡,老刘问道“陈乡长,你可回来了,县里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陈九江闻言一愣说道:“县里出了什么事,我怎么没有听说。”
  “我就说你不知道呢。顾书记和钟县长都调走了,原来的吕副书记做了老大。于大乱调了过来,当上了县长。”
  老刘的消息一下就震惊住了陈九江,他可没想到,就请了这么几天假的时间,县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陈九江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吕潇潇问道:“吕书记扶正了?怎么不早说?”

  吕潇潇没好气的道:“关我什么事,你又没问过我。”
  陈九江暗道,坏了坏了。人家吕书记刚刚扶正,自己不但没有去贺喜,还上人家去蹭吃蹭喝,这可大大的不妙。
  老刘见陈九江六神无主的样子,误以为他在为老顾的事情烦心,急忙说道:“倒是有一个好消息。据说河东镇的孙有才书记,进了市里,给秦副书记当起了秘书。”
  这倒的确是个好消息。看来是老顾走的时候,使劲的拉了孙有才一把。只要孙有才能在市里熬上一段时间,一旦外放少不了一个县里主要领导。陈九江暗暗为孙有才高兴,也为自己庆幸。

  谁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悄无声息的搭上了大河县老大的关系。不说远的,就这酒桌上,就坐着吕栋梁的两个至亲。
  想了一会,陈九江问老刘道:“乡里有什么变化没有?”
  “钱副书记出院了,但是没有回来,说是到县里的交通局做了局长。他那副书记的位子暂时空了出来。陈乡长,你要不要找找孙书记,让他想想办法。”
  陈九江笑着说道:“我副乡长的位子都还没焐热呢,想那个有点远。还是不聊这些了,来喝酒吃菜。”
  其实陈九江对这副书记的位子也是有些意动的。若是老顾在,自然会找孙有才帮他运动一下。但是吕栋梁那里是万万去不得的。毕竟这人情一旦用起来,只怕就会淡了几分。不过凭着他和吕栋梁的关系,真的有了好处,他也吃不了亏。
  饭后老刘将陈九江拉到了一边,将一个信封交到了他的手中。陈九江拿到手中,没有打开,放在手中颠了一下,就知道里面装的都是大团结。看样子估计得有十张。
  老刘道:“陈乡长,我觉得你还是要进城跑一下,成与不成倒在其次,孬好也要让领导知道你的想法。最不济,也应该混个脸熟。”
  老刘这话提醒了陈九江。这世上没有不种就长出粮食的田,更没有不跑就掉下来的官帽子。
  陈九江不再迟疑,点了点头,问老刘道:“老刘,这山货,还有没有?”
  老刘一听就知道他的意思。急忙吩咐金小风和刘大挨家挨户的去收。还真收到了三只野兔,一只穿山甲。陈九江用袋子将它们装了起来,放在了车子的后面。
  一上车,吕潇潇就问他道:“怎么样,看你和老刘嘀咕了那么久,下定决心了没有?”
  陈九江没好气的说道:“什么决心不决心的,开你的车吧。”
  一路上陈九江想着心事,就连吕潇潇主动挑起的战争,都没有听见。至于说学开车的事,更是忘到了九天云外。
  到了吕栋梁家,天已大黑,吕栋梁依然没有回来。陈九江就将野兔和穿山甲放在了厨房。吕小宝拉着吕潇潇要她辅导作业,吕潇潇不耐其烦,让温莹莹陪他上楼去了。
  田欣悦熬了米粥,自顾自的喝着。陈九江和吕潇潇都默不作声的坐在她的身边。
  田欣悦喝了一碗,才发现氛围不对,放下碗问道:“你们俩是怎么了?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陈九江犹犹豫豫的说道:“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

  吕潇潇见他只是了半天没有下文,就嘲笑他道:“他们乡里副书记出了缺,想请你吹吹枕边风。”
  田欣悦闻言就笑了:“唉,我说什么事情呢,吓了我一大跳。你这副乡长才做几天,就得陇望蜀了?”
  陈九江道:“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正巧就赶上了这次的机会。姐,你也知道,这次要是错过了,只怕就要再等个三五年。三五年后,又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呢。”
  田欣悦一想也是这个事情,人生可没有多少个三五年可等啊。于是对陈九江说道:“你说的也对。但是你这事情说起来也不好办。不过你也不要担心,我虽然没有问你姐夫,想来他心里是有数的,不会亏了你的。不过你却也不能就这样干等着,什么也不做。这样吧,你现在就去一趟秋副县长的家。和她谈谈你的想法。”
  “找她有什么用呢?”陈九江一下没有拐过来弯,心想吕栋梁一句话的事情,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去找一个说话不管用的副县长呢?

  吕潇潇道:“唉,都说你陈九江聪明,我算是见识了。就你这脑子,还是窝在长寿山里放羊的好。免得出来丢人现世。既然嫂子叫你去找她,自然有找她的道理,你只管去就是了。”
  吕潇潇一点拨,陈九江立刻明白过来。昨天晚上陈九江就在田欣悦的家中遇见了秋天,这分明意味着秋天已经投入了吕栋梁的麾下。
  虽然秋天现在是排名最后的副县长,可是不代表她之后依然还会原地踏步,县里的几个重要位子,就比如说组织部长,可都还缺着呢。那么田欣悦的话里意思不是明摆着的吗。怪就怪自己关心则乱。
  “姐,我这就去。”陈九江感激的看了吕潇潇一眼,起身就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