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4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走两步,就遇见了邢振。邢振见陈九江带着两个大美女,立刻将他拉到了一边:“老弟,厉害啊,这才几天,就找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这风格还截然不同,一个小家碧玉,一个大家闺秀。啧啧,齐人之福啊。那孩子,不会是饶的吧?”
  陈九江就将温莹莹介绍给他道:“这是我媳妇,你弟妹温莹莹,这是我大哥,县公丨安丨局副局长邢振。至于那位大姐和孩子,还真是饶的。”
  邢振和温莹莹打了招呼,就问他们大清早的,要去哪里。陈九江说要去汽车站,赶车回乡里。邢振就说,正好顺道,捎你们一程。
  几个人上了邢振的车,邢振就从车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本本交给了陈九江,说道,这是你的驾照。要是你会开车,开着我这吉普,来去可就方便的多了。
  吕潇潇在后面插嘴道:“他不会开,我可会开。你要信得过他,就将这车借给我开上两天。”
  不用说,邢振是信得过陈九江的,只是对吕潇潇却一点都不了解。而且刚才介绍的时候,陈九江就故意避开了她,看样子关系不是很好。此刻听了她的话,就扭头看向陈九江。
  陈九江一想,有辆车开,也方便了很多,反正也不怕她借了不还。于是点头对邢振道:“就听她的吧,借你的车子开上两天。”
  邢振下了车,还没来得及交代,吕潇潇就开着吉普飞一般的离开了。邢振在吃了一口尾气后,暗想这娘们真是够劲,也不知道陈九江在哪找的,一般人可是降不住的。

  吕潇潇扫了一眼陈九江手中的驾照说道:“连车都没摸过,就敢办驾照,你们县里这些人还真敢做。”
  陈九江道:“这有什么好学的,一脚油门一脚离合。这一路上你只要指点我两下,我就能学的会。”
  “吹牛吧你。哦,对了。你刚才和那个丨警丨察说什么‘饶的’,是个什么意思?”
  这话一出口,后座的温莹莹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吕潇潇就知道这指定不是什么好话了。再三追问,温莹莹才告诉她“饶”的意思,就是买东西送的赠品。
  这下吕潇潇立刻暴怒了起来,若是不开着吉普,早就下来暴打陈九江一顿了。不过这一路吵吵闹闹,好不热闹。就连温莹莹都说他二人是一对生死冤家。
  到了大刘庄,就算进了山区,陈九江让吕潇潇把车停在了老刘家的门口,就领着三人,沿着小路,向山里进发。

  刘家庄后的这座大山名叫长寿山,乃是高山省大梁山的一条分支。山里有一眼灵泉,不分季节,无论旱涝,都向外喷涌着甘泉。那泉水凌冽甘甜,喝了提神醒脑,被人称作是长寿泉。
  不但如此,在那大山的顶上,还有一块人形的巨石。那巨石远看如一女子,怀抱小孩。像极了庙里的送子观音,故而被本地人称作送子石。常有村民甚至是外地人,前来此处烧香祈子,据说十分的灵验。
  后来就有道人在那石头旁边修了一座道观,既赚些香火,又供人落脚留宿。现在这庙里就有一位道人,自称乾坤大道。乾坤道人说自己活了数百年月,见过康熙大帝,打过八国联军,甚至还为伟人看过面相。
  不管这道人如何吹嘘,当地的人,多是不信的。因为这道人就是一个花心萝卜。整天想着勾搭山下的妇人。据说他睡过的女人真不在少数,只是没被人拿住痛脚。即便如此,他那观里常有妇人却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陈九江却觉得这乾坤也是有点道行的。上次陈九江陪着吕栋梁夫妇,来爬长寿山。乾坤就一口道出了吕栋梁的来历。并为吕栋梁赋诗一首。直到现在陈九江还记得那首诗:“吕氏有栋梁,起步大河间。一日振翅飞,飞入九重天。”
  这诗可没多大的水品,但是其中的含义却让陈九江震惊,让吕氏夫妇惊喜。那时候陈九江可不知道吕氏是个啥家族,但却知道九重天是个啥地方。乾坤老杂毛说出了这么一首诗,自然让吕栋梁将他视作了神仙。
  自那之后,陈九江经常来会乾坤。渐渐的也成了能上桌的朋友,陈九江也在乾坤的桌上发现了一件宝贝,那就是乾坤的酒。一次陈九江喝了一小杯,害的他一夜都没有成眠,还险些将床凿出个洞来。那时才知道,乾坤老道为啥那么招女人待见。
  天云省和高山省不一样,多的是平原,稀少有山。尤其是省城,更是一马平川。吕潇潇还真没有见过大山,以前见到一个土疙瘩就能兴奋半天。此刻真的见了山石,立刻狂吼着冲了上去。吕小宝初生牛犊,自然不畏坎坷,也随之而去。
  四人边走边闹,一会采采鲜花,一会追追蝴蝶。不知不觉,就到了长寿泉。
  也不知道陈九江是心怀龌龊,还是那泉生的逼真。陈九江第一次见到长寿泉的时候,就觉得凸出在半山腰间长寿泉,像极了一个男人,伸出伟岸的家伙,一刻不停的将琼浆喷射而出。也许正因为如此,才有了那山上的送子娘娘吧。

  这鬼斧神工的天地造化,渺小的人类自然弄不明白的。故而只能望景感叹,无限遐想。
  四人都饮了那长寿谭的水,立刻就觉得,洗尽了一路的疲劳,精神饱满的冲向那送子峰。
  四人到了峰上,乾坤老道早已领着一名道姑,在道观前相迎。乾坤道:“昨夜夜观天象,测得今日必有贵客降临,故扫榻相迎。原来是四位贵人到了,快请入观。”
  吕潇潇这时早换了笑脸,抱着陈九江的胳膊,一副小媳妇的模样,随着老道进了道观。乾坤早在厢房备下了斋饭,众人方一落座。吕潇潇就问乾坤道:“老道,我早就听说你铁口神算。那就请你帮我俩测测姻缘。”

  乾坤捋了捋胡须笑呵呵的道:“既然如此,那老道就为你们作诗一首。凤凰欲落梧桐枝,早有莹莹把指缠。若是愿效娥皇志,逍遥一世也缠绵。”
  吕潇潇听了开头,高兴不已。待听到最后,不由怒了:“嘿,你这老杂毛,居然说我是小三不成?看我不砸了你的庙门。”
  吕小宝正在吃菜,听了姑姑的话,立刻纠正道:“姑姑,这是道观,哪有庙门?”
  “好,那我就砸他的道观。”吕潇潇作势就要起身。
  陈九江一把拉住了她,说道:“是你要测的,准不准人家可没说。再者说了,这样也没委屈了你呀。”
  “好啊,陈九江,你还在这偷着乐呢?想的美。”吕潇潇说完就挠起了陈九江。
  他们的话,可吓坏了温莹莹,急忙站到了陈九江的身边认真的对吕潇潇说道:“潇潇姐,你可不能和我抢九江哥啊。”
  这下更是让吕潇潇生气了,她大声对温莹莹道:“莹莹,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就是看上猪,看上狗,我也不会看上你家陈九江的。”
  这下说的陈九江可不乐意了,怎么把我说的猪狗不如了呢?温莹莹可不管吕潇潇是不是骂人,只要吕潇潇不来夺她的九江哥,那就够了。
  三个人闹了一会,陈九江就说:“老道,你这可不厚道,刚一上山,就被你搞了这么一出,险些要了我的老命。这你得赔我损失。”
  乾坤笑着道:“陈乡长,这可就冤枉我了。是这位姑娘求我看的,我也只是按卦说的。何罪之有。不过看你的样子,是看上我观里的东西了。你就直说吧,只要不是我身后的道姑,其他的都好商量。”
  陈九江眼珠一转,说道:“你酿的好酒,要给我一壶。”
  老道闻言看了看面前的两位美女说道:“酒倒有的是,只不过你要了没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