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3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瑞全也凑了上来,笑呵呵的道:“莹莹说的对,哪有让人家将聘礼拿回去的道理。等下叫你几个侄子,拿回去开开荤。”
  陈九江和温瑞全原本是一个村的,自然是认识的,上前上了烟,叫了一声二叔。温莹莹不乐意了,说道:“你怎么叫的?这是我二舅。”陈九江这才跟着温莹莹叫了二舅。
  温瑞全笑着应了,然后问道:“九江,现在还在大河县吗?还是回来吧,舅帮你安排。”
  温瑞安正好走了过来,闻言笑骂道:“你安排个屁,镇长你安排的了吗?”温瑞安是住在村里的,昨晚早就听陈母说过陈九江做了副乡长。

  温瑞全道:“镇长是安排不了的,不过别的不在话下。”
  不待温瑞安说,温莹莹就抢着道:“二舅,人家九江现在就是副乡长呢。”
  “吆,这家伙,真叫我刮目相看了。年纪轻轻的就做了副乡长,今后前途不可限量。一小我就看你小子机灵,果不其然。”
  大舅点了点头道:“那是,要不然我们家莹莹能一小就相中了他。”
  “大舅,说什么呢,丢死人了。”
  “这有啥丢人的,用你们文化人的话说,这叫慧眼识金。”
  “这小子一路鬼吹灯,妹,你可别被他哄了。”温向前是温瑞全的二小子,和陈九江是小学的同学。到了初中不学好,早早的辍学了。现在被他爸托了关系,送进了县里的银行。天天在那里数着别人的票子,自己乐呵。
  温莹莹瞪了他一眼:“四哥,你要是再乱讲话,小心九江哥揍你。”
  温向前一小没少挨陈九江的揍,被妹妹提起,此刻却不恼,笑着道:“哪有女婿下聘的第一天,就打大舅哥的道理。这媳妇他还想要不想要了?九江,快上烟叫哥。”
  陈九江就从包里掏出了一包阿诗玛,恭恭敬敬的递给了温向前,叫了一声哥。温向前高兴的屁颠屁颠的,直说这半辈子的欺负没白挨,终于有了找补的机会。
  众人上了饭桌,酒过三巡,陈九江就站了起来,对温柔道:“姨,我和莹莹商量了下,想年底就把婚事给办了。不知您的意思是?”
  温柔是同意的,不想温瑞全却说:“今天刚刚下聘,就谈婚事,太早了吧?”
  “早什么?小妹都做了人家十几年的媳妇了,我看一点都不早。还是早点结婚的好,生个娃娃给小姑带着,比什么都好。”温向前边啃着鸡腿边说道。
  温莹莹见温向前又提这茬,娇羞道:“四哥,可不许再提了啊。”说着还给温向前夹了一条鸡腿。

  一个鸡腿让温瑞全品出了味来,感情这是外甥女的心思。怪不得人家都说女生外向,眼前可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于是急忙改口道:“我看年底这日子就不错。就年底办了吧。你俩都上了大学,年龄也不小了,再拖着也不好。”
  温柔就说:“既然这样,那就定在年底,你俩早结了婚,我也就少了一件心事。”
  婚事既然都定了下来,接下来自然是开怀痛饮。陈九江虽久经考验,但也过不了娘家人的关,最后是被抬着送回了家里。
  第二天陈九江尚未睁开眼睛,温莹莹就坐在了床前。接下来自然是你侬我侬,聊不完的情话,诉不完的真心。这样如胶似漆的又过了两天,陈九江这才想起乡里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只得辞了温莹莹,踏上归程。不想温莹莹却恋恋不舍,也和他一起买了火车票,共同去了大河县。
  二人出了大河车站,走了几步正好经过一家金店。陈九江就牵着温莹莹的手,走了进去,为温莹莹买了一枚戒指。
  温莹莹先是不舍得陈九江花钱,陈九江就说,这么美丽的媳妇天下可就一个,若是不打上一点标志,只怕日夜都睡不着觉的。温莹莹听了,这才美美的戴上了戒指。

  出了金店,天已放黑,陈九江想到温莹莹工作的问题,心想不如趁此机会,去一趟田欣悦的家。央她将温莹莹的工作安排在大河县里,顺便还能混顿饭吃。
  陈九江将想法和温莹莹说了,温莹莹就说,这么晚了,打搅别人,只怕不太好吧。陈九江就说,没事,这姐姐待我像亲弟弟一般,见了你只会喜欢的。
  二人打了个三轮,就到了县委家属院。陈九江熟门熟路的敲响了吕栋梁的大门。这让树荫里的一群人暗骂陈九江不懂规矩,连个先来后到都不晓得,进了门只怕就要挨骂。
  陈九江咚咚的敲着门,只听门内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应门声。那女子的声音有点耳熟,只是绝不会是田欣悦,陈九江心说不妙,可不要走错了门。这在县委家属院里,走错了门,可算的上是政治事件了。
  正当陈九江忐忑之时,突然眼前一亮,灯光就顺着门缝射了出来。刺得陈九江睁不开眼。陈九江一手拎包一手遮挡眼睛。顺着指缝,就看见了一道妙曼的身姿挡在了门口。虽然这女人看不清面孔,但是绝不会是田欣悦。
  陈九江心说坏了,居然真的走错了门,那挡在脸上的手掌更不肯放下来了。口中尴尬的道:“不好意思,我走错了门。”说完,拉着温莹莹就想离开。不想步子还没移开,就被那堵门的女人一把抓住了。
  “好啊小贼,叫我一通好找。今天居然自投罗网。不过你胆子也是够肥的,居然偷到了县委家属院来了。”
  听了那女人的话,陈九江脑中立刻想起一个人来。这女人不就是火车站那带着孩子的漂亮“大姐”吗?怎么会进了县委家属院呢?看来自己当时猜的没错,刘一手还真的从这女人身上顺了东西。
  陈九江张嘴方欲申辩,不想身后的温莹莹却叫了出来:“潇潇姐,你怎么在这里?”
  那女人这才看见陈九江身后还跟着一人,正是自己大学里的师妹温莹莹。于是急忙问道:“莹莹,你怎么在这。好啊,我明白了,感情你小子不但会偷东西,还会拐卖人口。现在我就报警,送你去和刘一手团聚。”
  陈九江压着嗓子对那女子说道:“大姐你误会了,我和刘一手可不是一伙的。你快放开我吧,在这里拉拉扯扯的让人看见,就不好了。”

  “你当我傻子吗?我若放开了手,你不就跑了吗?”
  陈九江想不到这女人如此刁蛮无理,不过好在温莹莹居然和她相识,急忙给温莹莹递了眼色。
  温莹莹也被这一幕搞的糊涂了起来,不过心中却是坚信,陈九江是不会做小偷的。急忙上前拉住了吕潇潇的手,说道:“潇潇姐,这是我未婚夫陈九江,现在是河西乡的副乡长。你是不是搞错了。”
  “莹莹,你可不要被他骗了,这小子就是个骗子。”吕潇潇闻言一楞,心说这小子还真是个副乡长,莫非我真的搞错了不成。
  正在这时,田欣悦自房中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女副县长秋天。秋天跟田欣悦道过别,就匆匆离开了,临去时,倒是看了陈九江一眼。
  陈九江一见田欣悦现身,急忙道:“姐,你可来了,这位大姐不知道哪里来的,硬说我是小偷。”
  田欣悦瞪了他一眼,说道:“还不赶紧进来,站在门口吵吵闹闹的,丢死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