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6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卡的头层石头,它的皮壳、松花、翻砂和蟒带都很典型,做手环抛光出来水会增加几分,带色的地方色根增加几分,糯化变糯冰。
  所以这块料子,只要赌赢了,就是大赚,这种料子,是公盘料子,外面市场上你根本就见不到,就是小块的都喊难找。
  我站起来,看着梁斌,我问:“梁先生,这么好的料子,你为什么想到要出手?而且,看样子,你还很缺钱的样子。”
  梁斌尴尬的笑了一下,说:“家大业大,需要资金周转,缅甸最近的局势不是很好,税收又加重,选举在即,民盟改革的决心很大,所以,对于未来,我也不确定,需要多留一些资金在手里。”
  我听着就笑了,我低下头,他这么说,分明就是在敷衍我,缅甸的局势什么时候好过?民盟要改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不是最近才下决心的。
  我抬起头,我说:“梁先生是看中了泰国的市场吧?所以选择要从原石开采到加工一条龙吧,所以,需要大笔的资金,在泰国投资,开辟一条道路,而我,刚好可以做你的提款机。”
  听到我的话,梁斌楞了一下,很快尴尬的笑了一下,但是没有说话。

  我抬头看着天,我说:“梁先生,要不,我们合作怎么样?我已经购买了泰国最大的珠宝交易大楼,我是翡翠皇帝,你是开采大王,我们合作,是最有利的。”
  我说着,就看着梁斌,他皱起了眉头,我很希望他能说好,这样,就不用费那么大的劲了。
  但是,当我看到他摇头的时候,就知道,我的算盘落空了……
  第1143章:染血
  他根本不在车里,是的,他不在车里,我被苏芮骗了,但是,苏芮的震惊于迷茫,同时也告诉我,他被冷超骗了。
  我下车,朝着混乱的人群跑,身后跟着很多人,张奇拉着我,我推开张奇,赵奎给我开道,他最懂我,我跑到李吉的身边,我跪在地上,看着李吉,他的胸口中弹,虽然在右胸口,但是很危险,鲜血染了一身。
  我脱掉衣服,盖在李吉的身上,我双手颤抖的想要给他止血,但是根本没用,我很后悔,懊恼,我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接班人,不能就这么死了,我所有的事情,现在都在他手里忙碌。
  他不能死。

  警车的声音在响,疯狂的响,我知道很多丨警丨察来了。
  “走,师父,走……”李吉虚弱的说着。
  我咬着牙,想要把李吉给抬起来,但是我的胳膊有伤,抱一个女人都吃力,何况是男人,赵奎跟着我,把李吉抬起来,我们快速的朝着车子走,我看到警车,一辆辆的从小镇里面开过来,我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来枪,朝着小镇的木质的拱形大门疯狂的扫射过去。
  警车停止了前行,我看着不少丨警丨察都趴在地上,那根巨大的顶梁柱,因为子丨弹丨的穿梭,将根基打断,轰隆一下倒塌下来。
  小镇是极度发达的旅游地,里面的丨警丨察很多,所以,治安很好,而我们,也只能选择在外面动手,但是,失败了,我的计划不是不周全,但是,苏芮上演了一次双面间谍失败的案例。
  我把枪丢进车子里,上车关门,赵奎开车就走,张奇指挥后面的兄弟,开车去拦着警车,车子一路飙飞,朝着医院开。
  我看着李吉,他嘴里不断的发出“咔咔”的声音,是的,不断的发出来,我捂着他的胸口,心中的痛苦与内疚不停的折磨着我,我干嘛非要让他去带苏芮回来?让他死在哪里算了。
  “不争气的东西,真是不争气。”我嫉妒愤怒的说着。
  苏芮的命是我给的,他的一切,都是我给的,但是,现在我让他为我做最后一件事,却被他做成这样,如果不是他最后走漏风声给冷超的话,冷超绝对跑不了。
  “不要,不要怪她,她也受到,受到了惊吓,她的眼神,我看的懂,她,也不想,我,我出事……”

  李吉虚弱的说着,我咬着牙,眼睛猩红,我没有说话,李吉跟我一样,是个重情义的人,出了这种事,他不会去怪苏芮。
  车子开到了一家大医院,芭提雅是大型的旅游城市,医院很多,赵奎抱着李吉下车,我也要下去,但是赵奎说:“飞哥,你赶紧走,这件事,你不能被牵扯进来,医院会通知丨警丨察的,我们去就行了。”
  张奇也下车,把车门关上,派了一个司机给我们,车子开走了,我没有强硬的留下来,我捏着佛牌,手上都是血,李吉,你一定要挺住,你是我的接班人,你的人生才刚开始,你千万不能死,千万。
  车子朝着白玉楼开,当达到白玉楼之后,我下了车,快速的回到我的客房,到了房间,陈辉跟黄广两个人跟着我,两个人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我在洗手间,擦掉自己的血,然后换下来衣服,站在镜子前,我看着里面的自己,已经愤怒的不像是我了。
  我走出去,看着陈辉跟黄广,两个人脸色惨淡,我说:“害怕啊?抖什么?挨枪的是你们吗?”
  两个人都害怕的摇头,黄广说:“你从来,都没有说……”
  “说什么?说挨枪子?这他妈是出来讨生活必须要准备的,别说他,就是我,也得挨枪子,你以为一单子几亿十几亿的生意怎么来的?那命换来的。”我狠狠的说。
  我一边说,一边擦着手,我的电话响了,我拿着电话,我看着是周瑶的电话,我就咬着牙,朝着沙发踢了一脚,把桌子上的酒瓶都给推到在地上。
  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李吉呢……”周瑶冷冰冰的问我。
  我从他的语气听出来,她可能知道了,突然,电话里传来周瑶的吼声:“我问你李吉呢?他给我打最后一个电话是什么意思?他说他不行了是什么意思?你告诉我……”
  周瑶的吼声,震动我的耳膜,我深吸一口气,我说:“你快来泰国吧,他中枪了,右胸口,可能,不行了……”
  听到我的话,周瑶冷冰冰的说:“你别跟我说胡话,你最好让他活着,要不然,师父……”
  我挂了电话,捏着手指上的戒指,推撵着戒指圆环里的血迹,李吉打电话给周瑶,可能不行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他活着。
  我拿着电话,给苏芮打电话,电话一直在响,他不接,我一直打,打了十分钟,打了几十个电话,我一直打。
  突然,电话接了,电话那头没有人说话,安静,安静的像是空气凝结了一样,我擦着脸,我感觉我的胡子有点乱了,我说:“怎么,不说话?妈的,你知不知道李吉怎么了?你知道吗?他就在你面前倒下去了,你知不知道李吉对你有多好啊,你他妈的……”
  “师父,欲杀人,必被人杀,你想杀我,就要做好,被我杀的准备。”
  我听到冷超的话,牙齿咬的咯咯响,他冷笑着说:“最后一刻,爱情还是战胜了师徒的感情,苏芮告诉我,你在前面等我,我就知道,你要杀我,哼,他让我下车,然后伪装在车里,让你杀了我,只要你以为我死了,就不会在为难我了,是不是?”
  我听着,就深吸气,被苏芮气的都快脑出血了,我吼道:“天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