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0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将带来的坤包和皮箱放在空椅子上,在他对面坐下,“有什么好消息吗。”
  王滨喝了口茶水,困倦无比打哈欠,我有些好笑说,“多吃点补品,好在她皮相很美,也不至于让你太难熬”
  他苦笑,“何小姐,我如果知道常府的女人这么厉害,我真的宁可不接这单生意。三姨太真的很难缠斗,她比 一般女人津明多了,要求也多,我每次见她都要吃两三粒药,否则应付不完全程。至于不戴套做,我更是花费好大 力气,才说通她冒险”

  我明白他的意思,话不多说,将带来的黑皮箱放在桌上推到他面前,他没有假惺惺客套,直接压开箱锁,看了 一眼里面码放整齐的钞票,我说这是三十万,等她怀上了,还有五十万。你把嘴巴闭严实了,连身边人也不要说 ,我保你吃香喝辣,为我做事的人,我绝不亏待。
  他点头,把箱子合拢放在他脚下,“我打着和她密谋挤掉二姨太,母凭子贵夺常府钱财的幌子,她和我一拍即合 ,让我到时带她出国定居,她还真挺不安分的。”
  我没有顺着他的话说,仅仅叮嘱他千万不要谢露认识我。
  我招呼侍者结账,匆忙走出茶楼,正准备跨过十字路口打车时,拐弯处浩浩荡荡驶来三辆髙档轿车,缓缓停泊 在树荫下,十几名保镖护送一名髙大矜贵的男子下车,我透过空气纷飞的尘埃看清了男子是谁,脚下顿时停住。

  阳光铺陈在曹先生身上,将他银灰色西装照射得熠熠生辉,有些令人恍惚。
  他也是一个极其耀眼的男子。
  潇洒,深沉,眉梢眼角溢出优雅的风流气,反倒成了他迷人的装饰,那样玩世不恭,又风度翩翩。
  我站在原地等他过来,他在距离我仅剩十几步时,抬起手止住了身后跟随的保镖,他们全部立定不动,只他一人 走到我面前。

  他专注凝视我许久,“脸怎么了 ”
  我将事情前因后果告诉他,他听后沉默,我急忙解释因祸得福,没有这件事,我也不可能削弱大太太的势力, 有失必有得。
  他解开两粒衬衣纽扣,“很希望你危急时刻,保护你的人是我。”
  我僵滞了一秒钟,笑了笑避开他灼热的目光,“我倒是希望不要牵扯你,可我没有人能依靠。”
  他伸出戴了戒指的食指,压在我唇上,我轻轻颤栗,他指尖淡淡的烟草味,掺透入我鼻息,在雨后清新阳光不 燥的中午,说不出的暖昧。
  “我很愿意。”
  我忍了一口气不敢出,生怕烫了他手指,将气氛变得更不可控制,好在他很快收回,间我要不要一起吃顿饭

  他不顾危险帮我这么大忙,搅入了与常秉尧为敌的阵营,回绝他一顿饭的邀请实在不妥,我笑说也好,我想喝 点粥,常府大鱼大肉也腻了。
  他招手示意车开过来,拉开后座车门,非常自然揽住我肩膀,将我送进去,随后坐在我身侧,吩咐司机去酒家
  我间他那是哪里,他说是一家很有名的素菜馆,八珍粥最美味,你一定喜欢。
  “你很见多识广,学识也很渊博。”
  他按下车窗,唇角似笑非笑,“怎么看出来。”

  我朝他靠过去一些,仔细观察他眼睛,他里面漾着浅浅的细碎的波光,正温柔凝视我,“风流不羁是你的外表 ,可你不是那样的人”
  他挑眉说那你会意错了,我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我是一个看到喜欢女人第一眼,就想要把她带上库的男人。
  我被他逗得闷笑出来。
  半小时后车停在酒家小筑门外,曹先生带我走入,这里环境很舒适,桌与桌之间垂下竹帘遮埯,非常有情调。
  侍者看到他立刻说您预定的位置为您留着。

  他刚要制止,可已经晚了,我一字不落听到,手搭在他肩膀狡黠说,“哦?原来曹先生早就打定主意要把我掳 来,都定好了 ”
  他有些好笑指了指侍者,但没有责怪他,我们坐下不多久,服务生将招牌菜端上桌,他为我盛粥时,我目光不 经意落在橱窗外,我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仔细看,阳光下停泊的似乎是乔苍的私车。
  我正在疑惑,他的车怎么会在这里,身后猛然一阵劲风刮过,卷起我垂在腰间的长发,我下意识回头,隔着一 层纷飞飘荡的薄薄发丝,我看到了一身白衣黑裤打扮的乔苍,他就咱在桌旁,在我刚刚失神之际出现。
  他身旁依偎着一名身材火辣容貌时尚的女子,正娇笑着指我们桌上的食物,似乎很想吃,让他稍后记得点。那 个女子很眼熟,两年前我在髙尔夫球场见过,那个风*争宠的豹纹女郎,我以为他们断了来往,没想到她时隔这么久 ,还能卷土重来。
  我冷笑移开视线,乔苍竟然把吐出来的肉又咽了回去,想必这个女郎库上技术髙超,万里挑一的水准。
  乔苍目光看不出喜怒,还算平静从我脸上掠过,定格在为我夹菜的曹先生脸上,语气波涧不惊,“曹先生在珠 海原来也是一位大人物,我之前都没有仔细留意。”
  “怎么,乔总调查过了 ”

  乔苍掸了禅毫无褶皱的津致袖口,“拿到一点底细。”
  曹先生不畏惧,也不避讳,将我喜欢吃的素菜全部夹进我碗中才放下筷子,拿出方帕擦拭嘴角,“乔总不坐下 同吃吗。”
  乔苍语气荫森,“曹先生佳人有约,何必口是心非邀请我。”
  后者笑了声,“我确实不很真心,不过乔总也有佳人作陪。我们不是一样吗。”
  乔苍手指在曹先生这边的桌角敲击了两下,声音穿透耳朵令人莫名其妙胆颤心惊,“曹先生最近关注贵公司股价 了吗。”
  曹先生想了想,漫不经心,“似乎是跌了一些”
  乔苍耐人寻味说,“往后还会跌得更狠。”

  他们相视而笑,两人脸上都非常平和,似乎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大规模的企业股价跌落,轻则损失数百万 ,重再数千万,我知道一定是乔苍做得手脚,他警告过曹先生,可他并没有听劝,仍旧和我来往,他自然要出手 ,强制他望而却步,权贵名流对钱财和势力那么看重,绝不会为一个女人冒险。
  他们这样站在金字塔顶尖,沾染了江湖势力的男人非常恐怖,无声无息,不动声色,却把对方往死里玩。
  曹先生把方帕丢进竹筐内,他侧过脸笑着间,“乔总上个月接下的港口两艘游轮生意,是不是出了岔头”
  乔苍眼睛微微一眯,“哦?曹先生有耳闻。”

  他笑了笑,“也是一点点,不多。
  曹先生截走了乔苍船厂的生意,能让对方明知乔苍的势力,还另换合作人,只能说他在这个领域相当有地位,珠 海有常秉宪压着官商两路,谁也办不到只手遮天,最起码摆出台面有很多人买曹先生的账。
  我最初见他以为是仕途为官,看气质又过于邪气了,没有拿捏官腔的样子,来这边几番接觖我猜测他是半个江 湖人,做贡赌毒的场子,没想到他竞然是正经生意人,我愈发觉得他深藏不露,神秘得让人捉摸不透。
  日期:2017-10-2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